全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儿童文学创作大赛发掘新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09 12:41:28

今天上午,北京市文联北京作协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在京成立。这是北京作协成立的第八个创作委员会,北京作协也成为全国省级文联系统中成立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最早的单位之一。据介绍,北京作协从2008年便开始吸收网络文学作家入会,现在已经有以唐家三少等人为代表的一批主要从事网络文学的作家、编辑、组织和研究者。北京作协将积极为在北京的网络作家搭建平台,如举办沙龙、利用北京作家网和《北京作家》杂志宣传网络作家作品等,今后还要在评奖、重点作品扶持、作品研讨等工作中把网络文学纳入进来。(记者余荣华)。

作家阎连科、蒋方舟亮相2013“南国书香节”,两人畅谈各自对文学经典、人生追求等话题的理解,虽然此前对话地点发生临时变更,但活动现场依然座无虚席,地上也坐满慕名而来的读者,席间蒋方舟的妙语让现场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和笑声。蒋方舟谈到自己对名利的看法时透露,初中时她也曾眼红郭敬明,“当时这种想法很幼稚,现在自己对名利已经有很好的心态。”同时,她也不太喜欢《中国合伙人》,“我不赞成这样的名利心,比如写作不是为了比别人更红,写作的彼岸还是写作。” 关于输出 中国文坛需要输出“现实” 在对谈中,阎连科提到,中国的现实复杂性对作家来说是一种幸运,因为社会上很多现实性的东西都可用于写作的素材。对此,蒋方舟在表示赞成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心和忧虑。在她看来,现在很多作家对外述说自己国家的“糟糕”、“荒谬”,也让外国作家对中国的固有印象更加强化甚至走入误区,“西方作家聚在一起往往会聊很多艺术范畴的事,比如各种文学潮流、主义,但中国作家大多聊政治、聊风波,文坛对外输出的不是一种现实而是一些‘关键词’,这对中国文学来讲是一种特别不好的现象。” 关于经典 真正的经典应存在心中 在谈及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感受时,蒋方舟向观众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得诺贝尔奖跟平静的生活被打破这两方面孰轻孰重呢?”她提到莫言有一次和南非作家库切谈到获奖话题时,莫言非常愤慨、抵触地表示自己根本不想得诺贝尔奖,也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当时我觉得他的潜台词就是——我只是一个热爱文学的孩子,请不要伤害我。

据说,莫言老师老家田里的高粱全部被拔了,屋子的墙皮也被人扣了,仿佛这样就离诺贝尔奖得主更近一些。”蒋方舟提到,自己在很多场合遇到莫言时,“他都会被众多的‘长枪短炮’包围,镜头都快贴到他脸上了。” 由此联想到如今大家对于经典文学阅读的态度,“一个作家得了奖他的作品就立刻升华为经典、必读作品,但很多很好的作家都没有得过诺贝尔奖,所以真正的经典应该是存在自己内心当中,可以对自己产生很好影响的作品。” 关于写作 “我也曾眼红郭敬明” 对于写作,蒋方舟认为:“中国人无法感受他人命运的痛苦,这是作家不应该回避的。”在她看来,写作,或是表达,肯定要有一个底线存在,不需要说直接指向谁,或者对某一位领导人进行批评,但也不能去回避他人的痛苦命运,这是每个作家应有的底线。关于文学的目的,她直言“不是为了比别人更红。”最近,电影《中国合伙人》受到很多人的热捧,但她表示自己不太认同电影里面的价值观,“电影中的人物创业或成功的动力都来自一种屈辱感,比如被国外女友甩了、签证失败了,然后用自己的成功去证明自己,用别人的傻逼证明自己的牛逼,这种层面上的名利心和进取心我个人是不赞成的,因为它基于一个很畸形的基石。” 蒋方舟笑着说自己在小时候也有过这种特别可笑的想法,“在初中的时候,我开始写书,那个时候郭敬明特别红,朋友托我去要签名,我就拿着厚厚的书在大雪中排着长长的队伍等,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别悲惨,觉得我们都是作家,凭什么他就比我红,我将来一定要比他出名。

”但是慢慢地她就醒悟,“这种名利心放在文学上是不可取的,因为文学的目的不是为了比别人更红,有的人会把文学作为一种手段,它的彼岸是赚更多的钱,获得更多的名声。但是写作的彼岸还是写作,文字的彼岸还是文字,只不过是更好的文字。”(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黄倩凝)。

儿童文学 大赛 作家

上一篇: 周熙明:留住乡愁就是留住文化认同感

下一篇: 中国版TED演讲亮相泉州 闽台新锐思想碰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87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