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一生中八次历险:昭觉寺内被主持相救


 发布时间:2021-05-17 02:52:15

余玮 学朱德,学什么?首先要学他的好作风,不为名利所扰,善于克服各种诱惑,习惯在常规约束和监督下工作和生活,把一切奉献给人民与党。他从没拿过元帅军衔的较高工资,只拿行政级别工资。他平时节衣缩食,从工资中积攒了两万多元存款,去世前嘱咐亲属:作为党费交给组织。中共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收到了以“朱德同志”名义交来的20306.16元,成为朱德的最后一次党费。朱德不尚空谈、一切从实际出发、不断创新的品质为人所称道。少有人知,朱德是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先行者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他主张,在经济建设中全党都要学会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各行各业都要尊重客观规律。早在1963年3月,朱德在听取中共陕西省委负责人汇报时就说过:我们要找一条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1965年12月,他主持会议时讲:“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过去我们是学苏联的经验, 现在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首次明确提出“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是朱德实事求是精神的彰显,当然由于历史的局限,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不可能完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建设任务,但不可磨灭开国元勋深邃的战略视野。

(作者为红色作家、文献研究学者)。

昨晚,艺术品经纪人张光铎在微信上发布消息称,著名华裔艺术家朱德群先生于北京时间26日凌晨在法国巴黎去世,享年94岁。消息传来,艺术界人士纷纷在微博、微信中进行悼唁。朱德群,1920年出生于安徽萧县白土镇(原隶属江苏),1955年定居巴黎,从事绘画创作,是法兰西学院第一位华人院士。作为著名的抽象艺术大师,朱德群将东方文化的思想观点、中国传统绘画的形式语言与西方抽象绘画相结合,为中国现代美术史在二十世纪中叶与西方艺术冲撞、激荡、裂变,继而交融新生,做出了重要贡献。

2010年,中国美术馆和朱德群工作组曾联合举办“朱德群回顾展”。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在展览开幕式上称赞朱德群的画作,“具有中国艺术精神和内涵的抽象风格,反映出一种超越时空和跨越文化边界的创造”。朱德群捐赠给中国美术馆的油画作品《绿色的活力》,正在中国美术馆“汉风墨韵——李可染暨‘彭城画派’美术作品晋京展”中展出,该展览将于今天结束。(记者 杨丽娟)。

著名海外华人艺术家朱德群在巴黎去世,享年94岁。朱德群是当今最著名的海外华人艺术家之一。他原名朱德萃,1920年生于安徽萧县白土镇(时属江苏)一个具有文化修养的医生世家,1935年进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学习西画,1941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即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1945年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1949年迁往台湾,1955年赴法国定居,从事绘画创作。他的绘画风格到法国后从写实转为抽象。1980年他入籍法国,1997年当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他也是法兰西艺术院中的第一位华裔院士。2006年朱德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同时深受东西方两种绘画的影响,作品的面貌是有别于纯粹的中国画和西画。一个人的知识面越宽对绘画的影响也越大,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会影响到他的绘画精神。

”西方现代绘画史家称朱德群为“把东方艺术的细腻与西方绘画的浓烈融汇得最成功的画家”。他的作品也时常被拿来跟同为法籍华人艺术家的赵无极比较,但朱德群的作品有着自己的独特基因。他的绘画充分发挥了西方油画的色彩表现力,并将中国文化的“写意”观念注入其中,获得了色彩绚烂而意象丰富的艺术风格。他也是拍卖场上的宠儿,去年11月在香港佳士得的一场拍卖中,他的《无题》以7068万港元成交,刷新了他的拍卖纪录。(梁婷)。

享年94岁 昨天傍晚,“2014雅昌·胡润艺术榜”发布,曾梵志凭借着1.4亿成交的《最后的晚餐》成为最贵的在世艺术家,而94岁的抽象艺术家朱德群作品紧随其后位列第二。随之却传来这位法兰西艺术学院第一位华人艺术家朱德群在巴黎于去世的消息。时间是昨日凌晨。朱德群1920年生于江苏萧县白土镇(今安徽安徽宿州)。祖父和父亲世代行医,喜爱书画,朱德群自小临习家里所藏。朱德群原名叫朱德萃。中学毕业后的朱德萃考入了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今中国美术学院)。有趣的是,报考的时候由于他的中学毕业文凭迟迟未有发下,情急之下他便只好拿了堂哥朱德群的证书去报考,自那以后,朱德萃就成了家族里第二个“朱德群”。1935年,朱德群进入杭州国立艺专,在吴大羽、方干民、蔡威廉、潘天寿等名师指点下学习。1940年代留在杭州国立艺专任教。1955年5月,朱德群从台湾到巴黎。西方艺术家施塔尔的作品,启示他去探索绘画的自由表现路径;而荷兰17世纪伦勃朗的艺术,使他在艺术精神和艺术气质层面增加了抒情与沉郁神秘的气象。朱德群的绘画风格到法国后从写实转为抽象,经常用矩形色块堆砌,如同山城夜景,明暗对比极其强烈,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

1997年12月朱德群荣膺法兰西学院院士,典礼主席致词称颂他的艺术“丰富了欧洲文化的内容”,他成为法兰西学院200年来首位华裔院士和首位东方艺术家。不久前故去的英国牛津大学教授苏利文曾问过朱德群创作时的感觉,朱德群答道:“看画和绘画,觉得在聆听宇宙的天籁。” 这个“宇宙天籁”是什么?朱德群在院士加冕的演说中说:“我是一个汉家子弟,可我一直在追求将西方的传统色彩与西方抽象画中的自由形态,用中国的阴阳和合的精神键组合成新的画种。在形而上方面,我在追求新的人文精神,将阳的宇宙和阴的人类描绘成共同进化的二元和合之体。”他指出,人类的人文主义,经历了混沌的“自然人文主义”、“科技人文主义”,现在人类正在追求崭新的人和宇宙共同进化的“生态人文主义”。朱德群的绘画,当是用丹青挥洒出的“生态人文主义”。由法兰西院士、著名雕塑家亚贝尔·费洛专门为朱德群设计的“法兰西院士宝剑”非常特别,剑柄上镶了四块中国传统文人借以抒发高洁情怀的玉石--一块汉白玉,两块扁平中空的绿松石,还有一块刻着战国时代兽面纹的琥珀。雕塑家说,用西方现代的不锈钢材质配东方古代的缤纷玉石所做成的剑柄,正是朱德群绘画风格的象征,是新的人文精神内涵的象征。

朱德群当年的母校杭州国立艺专,如今变身为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评价“朱德群是‘现代主义的东方化’一代的代表。” 许江于2000年的一次展览上初次见到朱德群先生,他认为朱德群的绘画受中国诗性的影响,他还记得朱先生曾经说过,中国精神要在抽象绘画中得以表现,必须像咖啡和牛奶那样融合在一起,“他们这代人终其一生都是在做这种融的工作。” 但凡进入上海大剧院的观众,第一眼所见的,必是进门的巨幅绘画《复兴的气韵》,这幅画作长7.3米,高4.3米,面积达31平方米,是朱德群应大剧院之邀专门创作的, 2003年作为大剧院5周年的生日贺礼,挂在了大剧院进门的一整面墙上。这是朱德群驰骋画坛数十年创作的最大一幅作品,也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幅抽象画代表之作。画作色彩瑰丽,气势宏伟,内涵丰富,充满艺术想像力,其千变万化的层次如同音乐般流动,象征着艺术的多元,更表达了一种复兴的理念。上海大剧院副总经理张笑丁当年在演艺部门工作,她见证了这个过程,“当大剧院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朱德群先生欣然应允。”从2002年开始通过吴祖光之子联系到朱先生,请他创作,工作持续了整整一年到2003年才完成。

“当时的大剧院开幕的时候就有很多法国元素,交流也多,再要找一位画家,一定是著名的。” 朱德群先生当时年逾80,2003年夏基本创作完成,于是在运到上海大剧院之前,这幅作品将在巴黎国家歌剧院有个预展,张笑丁参加了预展,并到朱先生的寓所去看望他。“穿过一个小院子,我们见到了那幅画,画幅很大,老先生在梯子上爬上爬下地画,旁边有很多草稿,有局部的画面,也有整个的画面,画笔粗矿,可以看到矿石成分的颜料,颜色比较丰富,从中体味到画面的跳动感。作品的名称就是朱先生对祖国心怀眷恋和期待复兴,是寓意中国文化的复兴。” 张笑丁回忆说。朱德群领着大剧院来访者们去他的工作室,思路精神头非常好。这幅画在巴黎国家歌剧院预展一个礼拜之后启程到上海,正好赶上大剧院5周年庆典,这幅画的揭幕成为庆典最重要的一部分。而这幅作品现在几乎成为无价之宝,当年,朱德群先生几乎是免费创作,赠送给大剧院的礼物,已经成为大剧院记忆的一部分。朱德群还在陶瓷的世界中有过尝试,自2007年起,他固定地前往法国国立陶瓷制造厂烧制瓷器,并举办了自己的陶瓷展。近年来,朱德群的画作在拍场一直屡创新高。

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朱德群的《无题》以7068万港元成交,这也成为朱德群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我每天都在画,现在不一定,一般工作四、五个小时,夏天工作七、八个小时。所以我的激情和灵感的来源就是不断地工作,不停地画。”在2006年的一次访谈中,当时86岁高龄的朱德群这样说。华师大艺术学院院长、知名画家周长江把朱德群的作品和前不久刚刚去世的赵无极相比较,同为华裔留法艺术家,他认为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赵无极的作品带有浩瀚的宇宙感,以中国山水为基础,带山水理解的精神加西方的光感。而朱德群的作品是文人画的方式,西方的材料用得比较好,更接近中国的花卉作品,比较文气,格局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宏大,画面比较优美,优雅,惬意,画得比较薄,有水墨花卉的淋漓尽致感。” 周长江在前两年办过曾经参观过朱德群的个人展览,当时的感觉,“画面变化很少,基本都是一种构图,大刷子加彩色点,似乎有点单调。” 文/徐佳和。

朱德 讲武堂 同盟会

上一篇: 揭秘北海团城排水系统:多余雨水形成地下"暗河"

下一篇: 北京政协委员刘明清提案:设北京全民阅读公益基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