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美院发文悼念廖静文 教授称其“慈祥、高贵”


 发布时间:2021-04-13 00:25:27

北京保利马年首拍“2014保利·半山半岛艺术品迎春拍卖会”,近日在三亚落槌,总成交额达1.1亿元。徐悲鸿的《奔腾万里》和詹建俊的《天地行》两幅马画,分别位居“中国书画专场”和“现当代中国艺术专场”榜首。此次拍卖分为“融古开今——中国书画专场”、“现当代中国艺术专场”、“佛佑祥年——佛像、唐卡、念珠专场”和“璀璨尚品专场”四部分,两天时间拍出1.1亿元的成交额,其中书画专场以6713万元成交额领先。适逢马年,徐悲鸿的《奔腾万里》在“中国书画专场”中最受追捧,以345万元成交;“现当代中国艺术专场”中,著名油画家詹建俊的画马力作《天地行》以517.5万元的成交价列油画拍品榜首。杨丽娟。

12日上午,省暨南京市各界人士在中山陵举行谒陵仪式,纪念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逝世89周年。上午9时,参加拜谒的各界人士首先在博爱坊前合影留念,随后拾级登上陵顶祭堂,在中山先生坐像前肃立、行鞠躬礼。省、市人大,省、市政府,省、市政协,中共江苏省委统战部、南京市委统战部,民革江苏省委、民革南京市委的负责同志,分别向中山先生坐像敬献花篮。各界人士绕灵寝一周,深切缅怀孙中山先生的不朽业绩,盼望祖国和平统一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永忠、省政协副主席徐南平,老同志戴顺智、沙人麟、周桑漪、冯健亲、武继烈,省政协办公厅、专委会和省级机关有关部门负责人,各民主党派省委、省工商联和省各人民团体负责人,南京市有关方面负责人、知名人士等近200人参加了谒陵。

(沈国仪)。

《性史1926》张竞生 编著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站在21世纪重新审视上世纪五四新文化时期一代先贤,我们有理由认为,当年与胡适并列为北京大学最年轻的两个教授之一的广东饶平人张竞生,是20世纪中国敢于解放思想、创新意识、又富有争议的人物之一。1926年,张竞生编撰《性史》,一时洛阳纸贵。然而,这本书带给张竞生的是半世骂名,半世坎坷。今天,这本饱受争议的图书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再版,并于近日在商务印书馆涵芬楼举办了出版座谈会。《性史1926》一书主要通过匿名人士对自己的性爱过程及感受的纪实描写,以及由张竞生文后金圣叹式的点评按语,来完善和提升性爱过程的幸福度,倡导性和爱应该回归统一。座谈会嘉宾有江晓原、陈平原、马晓年三位教授以及张竞生之子张超先生。江晓原教授本身是性学方面的专家,在本书推荐序“张竞生其人其事”长文中,他对张的生平和这本书的来龙去脉有非常客观详尽的介绍。

陈平原教授与张同为潮州人,在《孤独的寻梦人》一文中,亦曾对这位早年同乡的际遇进行梳理。马晓年教授则是中国性学会副理事长、世界华人性学家协会副会长、北京性健康教育研究会副会长,在性学研究领域享有盛名。座谈会现场首先播放了《竞生先生故乡行》的短片,这是出版方前往广东饶平拜访张超先生期间所拍摄,一行走访了张竞生先生的故居、墓地及其创建的三所学校。竞生先生回馈乡邻,造福一方,家乡人都尊称其“博士”,对竞生先生的成就更是引以为傲。张超先生亦在短片中表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性史1926》在大陆出版深感意外,同时也很欣慰,希望竞生先生“启迪民智、新遒兴邦”的精神与理念得以传承。嘉宾们畅所欲言,提及长久以来文化界、学术界以及民间对竞生先生的误解,正如陈平原教授所言:竞生先生“是一个趣味极其广泛、讲究‘体悟’与‘会通’、刻意追求‘读活书’、以‘鉴赏的态度’看待人生的哲学家”。此奇才之所以长期被埋没,当时的政府迫害以及民众愚昧固然是重要因素,此外,还必须直面一个残酷的事实:真正让张“无地自容”的,是占据20世纪中国思想学术主流地位的五四新文化人及其后学。

活动现场读者对竞生先生以及他的《性史1926》充满好奇,纷纷向嘉宾提问。随着对张竞生了解的深入,大家发现:这个被严重扭曲的哲学博士,“人”比“书”还可爱。侯 静。

走到章嘉陵先生的窗外,隐约听到几声“嗒嗒”的敲击声,循声望去,嘉陵先生正俯身用锤子敲击着一柄铁凿,凿子的下面,是一方黝黑的砚台。怕惊扰了他,我就在窗外默立着,听这时缓时急,却绵延不绝的凿石之声。等嘉陵先生站起身来,我敲门进去。让我吃惊的是,他刚才并不是在打制砚台,而是在砚台上凿字。“我所有砚台上的字,都是用铁凿凿出来,不是用刀刻 □申赋渔 常国武先生 跋章嘉陵小楷《陶庵梦忆》 张中行 厚重之中透出灵性 “1994年,我在北京办一个砚展。有一天,一位老人来到我的面前,一方一方砚,慢慢地打量,并不说一句话。” “又一个人走过来,拿起一方砚,把玩了半天,遗憾地跟我说:很好的一方砚,就是这里有点毛病。” “我还没有说话,那位老人回过头对他说:没有没有毛病的砚。” “我吃一惊。他是懂砚的。他看中了一方砚,问我价钱,我说了,他说,不贵。” “除了治砚,你还做什么吧。他问我。我说,我画画。他点点头。有机会,我们多交流。” 与他随行的人告诉我,老人是北京大学的张中行教授。” 因为砚台,章嘉陵结识了张中行。他去拜访了他。他们一见如故。他们从砚谈到字,从字谈到画。嘉陵先生和张中行先生的谈话是从“君子不器”说起的。

张先生说,你是治砚的,但你是艺术家。你的砚没有匠气,是作品。显然,张中行先生的话打动了嘉陵先生。将近二十年后,在他狭小的工作室里,面对我这样一个陌生的访问者,当他回想到那个画面时,他的声音里依然包含深情。嘉陵先生说,每一方砚台,都是我的作品。只有把它们当作品,我才愿意付出全部的精力与心血。在古代,文人很少自己动手治砚的。治砚的主要是工匠。现在,也是这样。古代文人是不愿为,现在呢,恐怕更多的是文人不能为。其实文人自制的砚,跟匠人造出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砚台需要挖掘包藏于其中的文化价值、美学价值。挖掘不只是发现,还要亲自动手。你不动手,一定会差几分,甚至出来的砚,面目全非,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譬如说现代艺术家做雕塑,他们就是自己用泥巴塑个形,然后让工匠按照他们的形状来雕大理石。这样的东西,根本算不上作品。试想,如果米开朗基罗也是这样,他的《反抗的奴隶》,怎么可能有那种悲凉之气?你要做的如果是一尊大理石雕塑,那么,每块石头的肌理,你都要自己把握。你不把握,你的感情与思想,就进不到那块大理石中去,它就跟你就没有关系。你只不过是个泥雕家罢了。我的每一方砚台,从选石,到审美,到雕刻,到题字,都是我亲手完成的。

每一方砚台,都是一个我的完整的艺术品。章嘉陵带了自己画的一幅画请张中行先生品评。张先生一看之下,十分欢喜。他说,你对自然有自己的领悟。有灵性,有禅味。看到你的画,才知道,你的砚为什么会那样。你用治砚来表达你的审美艺术,是再合适不过了。你把砚台的自然、厚重、质朴保留住,又给了它们灵性。张中行提起笔,在章嘉陵的这幅《山水手卷》上,写下一首即兴诗作: 牧野重峦思北苑, 渔村小景继南宗。路岐容有逃禅客, 策杖游方几日逢。“北苑”是南唐著名画家董源,画风平淡天真,是南方山水画派的首创者。“南宗”画派的创始人是王维,董其昌说:“文人之画,自王右丞始”。张中行先生对嘉陵先生的推崇之意溢于言表。章嘉陵 号风堂,浙江海宁人。中国治砚名家。1942年生, 8岁定居金陵。16岁师从章启棠先生,习魏碑。30岁师从许公泽先生,习山水。40岁后治砚,50岁后作陶。著有《梦境和呓语》、《章嘉陵画集》等。冯其庸 造诣深厚的作品,令人震动 红学家冯其庸先生,偶然看到了章嘉陵先生的作品,他大为惊叹:“风堂先生的作品造诣很深,让我震动很大。”“风堂”是章嘉陵先生的号。在采访嘉陵先生时,我曾问过他,“风堂”二字有何意味。他说,风是一种自由自在的东西,无拘无束。

庄子《齐物论》上说:“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取“风堂”做自己的号,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懂得“天籁”,融于自然,自然而然。事实上,明白了“风堂”这个含义,也就懂得了嘉陵先生的砚。他的砚最大的特色就是自然而然,他不肯伤害一点点的砚石天生的那种自然之美。他说,他要做的,只是恰到好处地,点出那美来。每块砚石都是有灵魂的。大自然把它的灵魂,细心地藏在那石头的中间。好的艺术家,一眼就能看出来。难处就在于,你如何把那灵魂释放出来。你不只是要释放出来,你还不能伤害它。你一伤害,原本好端端的一个生命,就被你杀死了。那样子做出来的砚台,就是死的。是一个物,一点灵气没有。拿到它的人,丝毫没有共鸣。我所追求的,就是那样一种共鸣。我把我的生命,与大自然的这块石头结合起来,那个灵魂就活了。这个灵魂如果被收藏者发现,又会激发他的灵感,或者激起他内心的美好的感受,这方砚台,就是成功的,有价值的。砚台应该是一种有生命的载体。它连结自然、治砚者、阅读者。冯其庸先生所说的那种震动,也许就是读到了这本藏于石中的,充满灵性的自然之精灵。嘉陵章君以治砚驰誉遐迩,予尝去雨花台观其砚展,或古朴超拔,如仙翁道貌岸然长,或妩媚玲珑,如玉女金童,如断岩,如幽壑,如秀水,如嘉木,莫不因材赋形,施以匠心,非特眩人眼目,抑已尽夺造化之功矣。

欢喜赞赏之余,恨弗能笼之归藏书庐之中,日夕把玩,俯仰终古,庶此生幸无纤芥遗憾。转思章君之技之艺,穷工极巧,其天赋乎?抑人力乎?余不可得而窥之也。今观其朱砂所书小楷《陶庵梦忆》,气清逸而脱尽尘俗,笔精致而转益多师,始知章君学养亦轶乎常人,有此学养,元自无施不可,积其厚以治其砚,予安能测其涯耶!。

先生 徐悲鸿 廖静文

上一篇: 西安钟鼓楼“不堪重负” 中国名楼主长沙探寻对策

下一篇: 小区路灯5年不亮成摆设 物业:居民拖欠照明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