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二胡音乐会”在日本名古屋举行吸引千人围观


 发布时间:2021-04-21 03:29:31

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播发《终战诏书》,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距今已整整70年。但时至今日,依然有日本右翼政客否认侵略历史,否认日本战败投降事实。昨天,《日本降书:日本政府向同盟国投降降书》和《日本降书:日本政府向中国投降降书》两本书在南京首发。据悉,这是国内第一次将两份70年前的“日本降书”正式公开出版,还原了无可辩驳的历史真相。1945年9月2日,日本与美国、中国、英国、苏联等九个同盟国代表在停泊在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舰上签署了投降书;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中国当时首都南京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内隆重举行,冈村宁次在降书上签字。

“日本政府向同盟国投降降书”和“日本政府向中国投降降书”如今已经成为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分别收藏在美国西点军校和中国台湾,普通人难得一见。南京出版社此次将这两份降书分别单独出版,这也是日本投降70年以来,降书首次以出版物的形式,大量公开印刷。责任编辑谢微告诉记者,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和宁波市江东区档案馆中收藏有这两份降书的复制件,他们根据这两份复制件,原大影印,并以经折装的装帧形式、双色印刷工艺,最大限度地还原降书原貌。

4月2日在日本中部名城名古屋市内的古园林德川园内举行,吸引2000多名当地市民参加。此次形式独特而颇具规模的音乐会,系由中国驻名古屋总领馆、NPO张滨二胡演奏团、名古屋姐妹城市友好协会、名古屋绿色协会联合举办。当天登台演奏的日本各地二胡爱好者约150人,此外还有多位旅日民乐演奏家,以及特地从中国远道而来的二胡演奏高手助阵。据主办方人士介绍,目前日本各地的中国二胡爱好者,约有10万人之众。而名古屋及周边地区,则是其中风气最盛者。每年樱花时节在德川园内举行的该项主打“樱花二胡”概念的音乐会,早已成为日本各地二胡爱好者争相前来的交流盛事。中国驻名古屋总领事邓伟在音乐会前的致辞中表示,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45年来两国关系取得巨大发展,为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当前中日关系有所改善,但受复杂敏感因素影响,仍处于爬坡过坎、不进则退的关键阶段。他指出,名古屋作为“乒乓外交”的发祥地和日本制造业中心,具有深厚的对华友好传统和广阔合作潜力。

此次大型音乐会在日本独树一帜,为促进中日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好感情搭建了良好的平台。当天的音乐会上,日本二胡爱好者与中国二胡艺术家们登台演奏了中国名曲“同一首歌”、“我的祖国”,以及日本名曲“樱花”等。令现场观者如痴如醉。已是接连第12个年头参与举办该项民间音乐活动的旅日知名二胡演奏家张滨告诉记者,20多年前他刚来日本时,这里的民众很少有人知道二胡,更不用说学习演奏了。而现如今,仅他本人在当地主持教习的二胡班就达300多个。他认为,二胡有助日本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也有助于中日两国民间交流。现场观看音乐会的当地市民安藤告知,他12年前第一次赶上这个音乐会,就被中国二胡的演奏深深感动。之后每年都会来。当天登台参加集体演奏的市民福井称,作为张滨的学生,他曾有幸参加在爱知和上海举行的世博会上的二胡演出,以及这里举办的连续12次樱花二胡音乐会,希望有助两国友好。(完)。

“连休止符也充满音乐”,这是人们对二胡“皇后”闵惠芬的赞誉。昨天,这位69岁的民乐大师为自己的生命画上了休止符,享年69岁。“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不知道宋飞,不知道严洁敏,不知道邓建栋,不知道刘长福,当时,只知道闵惠芬……”这是一位普通网友的留言,悲伤的言语间寄托着对大师的缅怀之情。像这样的留言还有很多,人们纷纷通过网络、微博、微信等,点燃祈福的蜡烛,写下心中的话语,送大师最后一程。人逝,曲不终。闵惠芬于1945年生于江苏宜兴,父亲闵季骞是二胡演奏家刘天华的再传弟子。她8岁开始学习二胡,后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师从二胡教育家王乙和陆修棠,此后相继在中国艺术团、上海乐团、上海艺术团、上海民族乐团担任二胡独奏演员。在国际上,闵惠芬也享誉盛名,曾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法国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曾被她演奏的《江河水》所感动,称赞她“奏出了人间悲切”。“从艺术造诣上讲,闵老师是我们二胡界的楷模,她有着超人的音乐天赋,为我们留下了太多二胡经典作品,诸如《江河水》《二泉映月》《听松》等。

”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国音协二胡学会副会长周维说。除了二胡,闵惠芬涉猎江南丝竹、潮州音乐、京剧、越剧等民间戏曲音乐,不断探索二胡演奏技法并丰富二胡的表现力。此外,她还从事二胡独奏曲的创作,《洪湖人民的心愿》(根据歌剧音乐编曲)、《阳关三叠》(古曲改编)、《宝玉哭灵》(根据越剧音乐编曲)等作品,都有一定影响力,并被列入高等音乐学院的教材。从私人感情讲,周维与闵惠芬也有着深厚的感情。早年,他也曾师从二胡教育家王乙,“闵老师其实是我的师姐,她还曾经替王乙老师给我上过课,所以也是我的老师。1982年我参加全国民乐独奏比赛的两首曲目,都是她给我指导的。”他最敬佩的还有一点,“闵老师还是战胜病魔的楷模,她向生命多借了33年。”1981年,艺术正处于盛年的闵惠芬,不幸身患淋巴癌,“当初医生说她活不过三个月,但她战胜了病魔。后来的几年间,她做过多次大手术和十几次化疗,吃了很多中药,身体可谓‘千疮百孔’,但是她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并重返舞台,让生命延续了33年。也许,二胡艺术是她生命的支撑,直到两个月前她还在演出,生命不息,琴声不止。

” 二胡演奏家邓建栋也视闵惠芬为恩师。他至今记得,早年他在一个重要赛事获奖之后,内心渐渐有些膨胀,“记得有一次我演奏《阳关三叠》,在乐句表达上非常炫技。闵老师当即指出了我的问题,她说音乐的表现力不是依托于炫技、花活,而是真正理解音乐的内涵,沉下去,由内而外地表现出来。这一点,我受用终生。” (记者 李红艳)。

二胡 日本 音乐会

上一篇: 通讯:牛双跃和他的“白毛女”收藏

下一篇: 国家广电总局启动纪录片创作“双百”计划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