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开放百周年纪念 一批珍贵实物首次亮相


 发布时间:2021-04-21 02:50:45

本报讯(记者 赵婷婷)市文物局、市规划委、市规划设计院和市文物研究所昨日公布了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顺义区牛栏山地下文物埋藏区、延庆区大庄科辽代冶铁遗址、通州区通州城遗址群等12处成为本市第五批地下文物埋藏区。这12处地下文物埋藏区包括:金中都城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二期);朝阳区辛庄地下文物埋藏区;石景山区金顶山地下文物埋藏区;房山区岩上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房山区南尚乐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顺义区牛栏山地下文物埋藏区;大兴区安定镇地下文物埋藏区;渔阳城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平谷区马坊地下文物埋藏区;密云区高各庄古村落及墓葬埋藏区;延庆区水泉沟冶铁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通州区通州城遗址群地下文物埋藏区。其中,金中都城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二期)横跨了西城区西南部、丰台区北部、海淀区东南部,占地面积2647.6公顷。

东界为北新华街、南新华街、虎坊路、北纬路、太平街;南界为丽泽路、右安门西滨河路、右安门东滨河路;西界为西三环;北界为复兴门外大街、复兴门内大街、西长安街。建国以来,该区域多次发现辽金时期建筑遗址,还曾多次出土汉唐时期文物,对研究辽代南京城、金中都发展演变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朝阳区辛庄地下文物埋藏区位于朝阳区东风乡辛庄村,该区域包含两个家族墓,其一为清代军机大臣松筠家族墓,另一为常氏家族墓区(墓主为明代常遇春后裔,现存常汝贵诰封碑和常明扬神道碑),对研究松筠家族世系、常氏家族世系以及明清丧葬礼制具有较为重要的价值。顺义区牛栏山地下文物埋藏区,位于顺义区牛栏山及其北部地区,占地面积:919.0公顷。东界为怀河西河堤,南界为昌金路,西界为京沈路,北界为北孙各庄村集中建设区南现状路。该区域自建国以来曾经出土西周铜器窖藏,也曾经出土过汉、唐、辽、金、元、明、清各时期的墓葬,对研究该区域人类活动及丧葬制度变迁具有较为重要的价值。

延庆区水泉沟冶铁遗址地下文物埋藏区,位于延庆区大庄科乡水泉沟村。2011年至2012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延庆区大庄科乡水泉沟冶铁遗址进行了初步发掘,发掘辽代冶铁炉4座,出土冶炼原料、燃料、耐火材料及大量炉渣等遗物,对研究辽代冶铁技术具有重要的价值,当时曾引起极大关注。通州区通州城遗址群地下文物埋藏区,位于通州区新华街道、中仓街道、北苑街道,占地面积380.3公顷,东界为东关大道、故城东路;南界为玉带河东街、玉带河西街;西界为通惠南路;北界为通惠河南河堤。建国以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该地区发掘明清时期建筑遗址数座,发掘汉唐时期墓葬数十座,出土大量汉唐及明清时期文物,对研究明清时期城址、明清运河与明清经济史、汉唐时期丧葬制度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价值。

文物鉴定的水有多深?9月上旬的热点新闻“金缕玉衣骗贷案”,再度泛起波澜的杭州“壶王”事件,让人感知一二。两件随便找来一些玉片串起来的玉衣,估值就被几个专家“评估”为24亿元;而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经过专家鉴定的唐代“壶王”,也被指为赝品,而此前有关政府部门已奖励给捐赠方1500万元。纷纷扰扰之中,专家的话语权似乎真有点石成金的“特殊功效”,随便瞄上那么一眼,假的就成真的了。这里所谓的“水”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无往而不至的利益。可不要以为大家都喜欢清可鉴人,那样的话,盘子做不大,大家都没得赚。只有圈里人共同护持着文物收藏这摊子“水”,把它做深、做大,最好汪洋一片,那才好浑水摸鱼。

如果一切都清清爽爽、明明白白,则这汪洋一片的江湖,也就不成其江湖了。按照有些论者的说法,为什么国内的博物馆在仪器鉴定文物方面发展缓慢?根源就在于,那些专家学者不愿意放弃他们在专业上的话语权,一旦鉴定都标准化了,还要“眼力”何为? 在文物鉴定这个利益江湖里面,专家的话语权尤为令人瞩目。有时甚至可能是一言九鼎。专家基于学养、经验、见识而表达的意见,表现出的眼力,往往成为这个江湖中的价值尺度。也因此,在一个一切皆有价码的江湖里,这个专家鉴定意见本身,也每每沦为一种可以交易的商品。一般而言,大多数专家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清誉的。

既然这里边的水深,难免专家不被裹挟了去。专家当然可以事后辩白,称文物估价不过是一种“学术自由”,“谁也不可能没有走眼的时候”。但是问题在于,被赝品蒙了“走眼”是一回事,故意蒙住自己的双眼然后“走眼”了,则是另外一回事。无论是五位泰斗级人物围着“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转了转,开出了高达24亿元的天价,还是四位瓷器专家确认了唐代“壶王”,很难设想,那些专家就那么容易被蒙过去,即使一两个老眼昏花,也不至于全体同时昏头。只能说,其中确有不可为外人道的小算盘、小计较。人情是一方面,浸淫在这个江湖久了,顺情说好话几乎成了通例;而利益则是另一方面。

以“人情鉴定”论。想想看,一个商人如何能够让五位顶级专家齐聚一堂?仅仅靠钱吗?未必。好在还有人情,一个接一个推磨般转一圈,五位顶级专家就齐了。将他们扭结到一起的,就是那一份“其乐也融融”的人情味。很多论者批评专家为钱出卖良知,其实,客观而言,似乎也不必过度苛责这些囿于情面而违心签字的专家。在这个聚合了太多利益的鉴宝江湖里,专家不过是一些小鱼虾。这些年来,国内民间鉴宝如火如荼。有资料显示,据说已经有超过9000万国民卷入当下这股收藏热。其中,固然不排除有文化的意味,但最主要的驱动力,还在于可以即时兑换或者延期兑换的财富。

在这个“生物链”上,表面上看,鉴宝专家具有说一不二的绝对话语权,而事实上,真正的推手却是隐伏其后的古董商人、收受文物的权势者以及很多人的赌博心态。古董商人上下其手,进出皆为利益;权势者左右逢源,文物就是随时可套现的支票。围绕其间的,则是造假高手、掮客、送信的、跑腿的,当然,也包括估价的专家。就像木偶戏中的提线木偶一样,鉴宝专家更多的时候只不过是一种类似于傀儡的角色。回看谢根荣骗贷大案,谢根荣游弋于收藏、金融两界,在所谓价值24亿元的“玉衣”中,专家鉴定并非唯一的决定性因素,银行何以如此轻信? 动辄亿万的文物出处在哪里?事实上,这也是文物热的深层原因所在。

只要有需求,当然就会水涨船高。此外,在全民亢奋的收藏热中,民众的情绪往往会相互刺激,专家的不严谨鉴定固然是在推波助澜,但是,把板子主要打在专家头上,似乎也有欠公允。这种苛责本来就是一种“道德洁癖”,试想,如果没有那些强大的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几个专家能搞出多大的场面来? 斯文扫地,既有个人操守问题,也与缺乏一个比较规范的环境有关系,还与一个时代整体的文化品位有着某种关系。专家的操守比较个人化,只能泛泛作比,比如拿现在的故宫文物专家与老一辈相比,无论学问还是胆识,都有些接不上气。以前的专家也在乎“面子”,但是人家在乎的是走眼之后对不住文化的“面子”,而现在专家在乎的却是不好意思驳回一个荒唐估值的“面子”。

专家的“眼力”好不好,并不完全取决于能力、知识,更取决于是否有一颗公心,以及对历史文化的一份担当。而专家的沦落也佐证了一个悲哀的现实,文物大热,热的是发飙的价格;至于文物本身承载着的丰厚文化,并不在视野之中,传统的赏玩已严重变味。当一种文化只剩下价格,而失去了化育之功时,只能说,这种文化已经很难再承载一个民族的理想和价值了。胡印斌。

颐和园 文物 实物

上一篇: 海峡作家文库工程启动 两岸作家创作资料入库联展

下一篇: 金庸入股不是作协的利好消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8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