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游客“爆棚”拷问中国景区预警机制


 发布时间:2021-04-11 01:32:39

从游客的角度来说,经过多年“盲目旅游”的洗礼,人们心态已经日趋理性,目前需要做的是如何将预约旅游培养成一种全民习惯。国庆黄金周落下帷幕。虽然对于景区拥堵的吐槽还有很多,但不少热门景区也出现了新现象——九寨沟、黄山、庐山、井冈山等客流量并未出现往年“井喷式”增长的局面。与此同时,贵州等相对冷门景区却不再“冷”,很多游客为了躲避拥堵,去一些以往关注度不够高的景区,结果却发现抱同样心思的人也不少。热门不热冷门不冷,这个新现象暴露了旅游行业的一个老问题,即在旅游需求持续旺盛的现实中,游客和景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导致景区呈现忽冷忽热的亚健康状态。当然,这并非无解难题,不久前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抓紧建立景区门票预约制度,控制游客最大承载量”。“预约旅游”,是保证景区恒温、旅游业健康发展的良方。从游客的角度来说,经过多年“盲目旅游”的洗礼,人们心态已经日趋理性。为了收获旅游的最大快乐,很多人习惯了提前规划旅游时间和路线,预订机票和酒店也是必备动作。而景区作为旅游中的关键内容,如果能提前预约妥当,也能免除后顾之忧。所以,“预约旅游”已是游客的理性需求,目前需要做的是如何将其培养成一种全民习惯。

与节前的期待、兴奋相比,现在大家吐槽的重点就一个字:“累”。出去旅游为何这么累?正如有人所说:白天堵在路上,夜晚忙着去“抢”房。进景区排队得好几个小时,女士上趟厕所得等个把小时……就连住宾馆,看个房间的空当,也被人“捷足先登”,而柜台前抢着住房的人犹如在菜市场一般。最后大家一致得出结论:还是在家玩的好。其实,不光是旅客喊累,景区面对如此庞大的接待人群,也轻松不到哪儿去。一些景区因为接待能力有限,不是景区挤得走不动人,便是“临时起意”停止售票,导致一些游客白跑一趟,结果游客对其服务水平一片吐糟的同时,景区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当然,要让“预约旅游”从少数的试点尽快成为统一制度,还需要国家层面的推动。推行“预约旅游”,一些传统热门景区的需求可能相对迫切,而一些偏冷门的景区,因为意识和财力等方面的限制,未必有足够的热情。从长远来看,“预约旅游”绝不只是热门景区的事,而应尽可能纳入能接待游客的所有景区。此外,要让“预约旅游”尽快为所有人接受,也有赖统一的制度“倒逼”。比如,通过新成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建立一个“预约旅游”的统一平台,就像买火车票一样,当有人预约某地时,查询到没有席位了,便不会前去再“添堵”,而会选择其他景区。

再比如,将“预约旅游”作为硬性指标纳入景区考核,评选5A或者4A景区,可将其作为重要指标之一。若“预约旅游”不达到,可考虑将景区降低级别。通过这样的手段,“迫使”景区成为“预约旅游”的推动者之一。如此,可将游客合理分流,景区和游客都不会喊累了。

本报讯 近日,铜仁市碧江区民族风情园、天生桥景区、九龙洞等景区新添八座3D立体彩绘旅游公厕,成为别致的“景中景”。在位于碧江区川硐镇的天生桥大峡谷景区,一座崭新的彩绘旅游公厕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厕结合景区特点,把蓝天白水、鸳鸯嬉戏的画面作为公厕外墙色彩主基调,这一创意赢得游客纷纷点赞。在民族风情园里,该旅游公厕的外观结合了铜仁当地傩文化的精髓,把一个个傩面具用3D立体彩绘的形式进行创造性的展现和发挥,使其与景区环境相映衬,更与景区主题相得益彰。记者在这些“标新立异”的旅游公厕内看到,其设施完整,功能完善,还照顾到了残障人士的如厕需求。厕所还配有专职工作人员,以保持其整洁。据悉,随着大量公厕的建成和投入使用,铜仁市近年的公共服务能力和城市品位得到较大提升。而新建的旅游公厕8座、环保公厕15座,升级改造的公厕各2座,均实现了全天免费开放。

(邱琼 本报记者 简冰冰)。

在镇江市新区姚桥镇有一个 “华山村”,它是“华山畿”爱情故事的发生地。近日,在该村,东南大学建筑学院的师生深入华山村众多古民居进行调研和实地测量时,发现了4座主体建筑完好、有堂号的古建筑群。有堂号的古建筑群增至6处 据该村77岁的文保员解小祥介绍,这4个新发现的古建筑群分别是:叶善堂、遗先堂、积善堂和养正堂,加上原先已被发现的冷遹故居鸿飞堂、张家大院积昌堂,该村有堂号的古建筑群目前增加至6处。据解小祥老先生介绍,“堂房”指同宗而非嫡亲的亲属,在许多传统古村落,某一姓氏往往有数个堂号,人们按亲疏关系相对集中地居住。在华山村,这些有堂号的房屋群则是几百年前该村的四个大户家所建。这四个大户分别姓:冷、杨、张、李。百年古屋仍有老人居住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华山村,跟随解小祥老先生实地走访了这4座新发现的有堂号的古屋群。“这是遗先堂,是一位姓杨的师傅住在里面。”跟着解老的脚步,记者来到了一个两进的房屋内,该房屋整体上为木质结构,木头的楼梯,刻有木雕的阳台,以及分隔房间的部分墙壁。

“我是在这个房子里面出生的,我今年68岁了,现在子女住到别出去了,这里就我一个人住。”杨师傅告诉记者,这个房子是他的太奶奶在的时候建造的,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这个房子这些年也被破坏了一些,一些木雕被弄坏了,前面屋里原来有的六扇平门和一个匾额没了,还有墙壁上原来都是木头的,但是那时候家里穷,给卖掉了。”由于杨师傅是瓦匠,家里缺了或者有问题的地方都被他修整了一番。因此,虽然居住了这么多年,但是他的房子是4所新发现的有堂号的古物里保存得最完好的。同样有人居住的还有“积善堂”,在里面,记者看到了一位八十几岁的老奶奶。老奶奶和杨师傅一样,也是一个人住在老宅子里。将强化古村文化特色感染力 在交流中,解小祥老人向记者介绍了村里悠久的历史,他说,这里曾出过很多名人贤士,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古屋群。据此次来考察的东南大学师生透露,他们是对照航拍图,在龙脊街和村南主干道附近,找到了这4座有堂号的古民居。这些建筑虽不像葛村、儒里等地的古祠堂那样气势恢弘,但不是独栋单厝,而是成片的较为精致的江南民居,大体建筑时间为清代中晚期至民国初年。

师生们认为,通过对古村落历史久远的、具有纪念价值的建筑或村落布局特色的景点进行维护和更新,将强化古村历史文化特色感染力。下一步他们还将设法找来华山“杨、冷、李、张”四大姓家谱,加以研究和验证,并对村里老人提出的关于开发和利用这笔珍贵文化遗产的建议表示,将在规划时予以通盘考虑。□通讯员 鞠永平 金陵晚报记者 胡睿。

景区 游客 华山

上一篇: 冯唐译本《飞鸟集》将下架 出版社将评估审议

下一篇: 邬书林:传统出版数字化转型加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