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善本收藏“虚热” 专家:市场投资需“投智”


 发布时间:2021-02-23 06:20:59

国家文物局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三份调查函,指多家拍卖公司涉嫌存在违法经营问题。其中,将在“中国嘉德香港2016春季拍卖会”上拍的部分标的疑似为走私至港的内地出土文物。24日,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他指出,如果拍品出现问题,拍卖行应将其撤拍。国家文物局指多家拍卖公司涉嫌违法经营 三份调查函中颇受关注的是一份涉及中国嘉德香港2016春季拍卖会即将上拍文物的调查函。在该函中,国家文物局表示,接举报称中国嘉德(香港)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香港2016春季拍卖会”中部分标的疑似为走私至港的内地出土文物。

国家文物局要求,北京市文物局尽快向该公司的关联企业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调查了解上述文物标的的征集来源等情况,并于该拍卖会举办(5月29日)前将结果报国家文物局。而另外两份发布在国家文物局官网上的调查函则涉及7家拍卖公司,包括上海嘉玺拍卖有限公司、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上海敬华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上海泓盛拍卖有限公司、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这两份调查函中指出,上述7家公司或涉嫌违法拍卖出土(水)文物标的,或涉嫌未经审核违法上拍文物标的。

记者注意到,两份调查函中所指涉嫌违法拍卖的文物皆已在2015年上拍。对此,国家文物局分别要求上海市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进行调查处理,并于收到此函后30个工作日内将调查结果及处理情况报告国家文物局。业内人士:如果拍品出现问题,应撤拍 记者注意到,2012年,国家文物局曾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有关部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文物拍卖标的审核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下列八类标的不得上拍:(一)出土(水)文物、以出土(水)文物名义进行宣传的;(二)被盗窃、盗掘、走私的文物或明确属于历史上被非法掠夺的中国流失文物;(三)依照法律应当移交文物行政部门的文物,包括国家各级执法部门在查处违法犯罪活动中依法没收、追缴的文物;(四)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及其他国家机关、部队和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等收藏、保管的文物;(五)国有不可移动文物的附属构件;(六)国有文物商店收存的珍贵文物;(七)涉嫌损害国家利益或有可能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的;(八)其他法律法规规定不得流通的文物。

24日,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他说,拍卖行征集藏品时,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来源不明的东西。“尤其在境外,藏品传来传去。如果是走私出去的,藏家也不会告诉拍卖行。偶然出现走私、盗墓而来的文物,拍卖行防不胜防。如果(拍品)出现问题,拍卖行应将拍品撤拍。” 此外,在本次国家文物局发布的调查函中,有的拍卖公司涉嫌未经审核违法上拍文物标的。季涛指出,如果拍卖公司确实未经审核违法上拍文物标的,那么“就可能是有意逃避”。

他认为,对于这种情况,拍卖公司“应该会受到处罚、追究”。24日晚,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其官网上发布声明,回应国家文物局发布的《关于请调查了解中国嘉德(香港)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嘉德香港2016春季拍卖会”有关文物标的征集来源等情况的函》。声明称,嘉德在得知该函内容后高度重视,即时要求香港公司对该函提及的相关标的进行核查,做到拍卖标的的合法合规。(完)。

河南省文物局在京宣布,在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发掘出的一座东汉大墓,经专家认定系魏武王曹操高陵。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千古之谜”的告破,引来多方质疑。12月29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教授认为下定论“为时尚早”,他说河南方面的“六大证据大都是推断出来的”,结论令人生疑。收藏界名流马未都则担心发掘出来的证据可能是盗墓者伪造的赝品。考古学相关专家则回应“力挺”最初的鉴定结果,并认为学术讨论不能说“外行”话,要说符合学术规范的话。(相关报道已在本报2009年12月28日、12月30日“视点”版刊出) 元旦假期,这个2009年“最后的悬疑”,蔓延为一个公共话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没有想到,关于“曹操墓”的真伪之辩,竟然成为跨年度的大新闻,引起如此密集的关注。

从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发布新闻称曹操高陵在河南安阳得以确认,至今已有一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浪还没有看到平息的迹象。一项本来正常的考古成果为什么引发如此广泛的热议呢? 学术与利益“挂钩”? “复杂因素导致公众的本能反应”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一直关注与曹操墓相关的新闻。他相信专家们的专业判断,但他也认为,社会质疑声是由多重的复杂因素造成的。“比如曹操这个人身份比较特殊,影响比较深远,关于他的传说也太多,因此上千年悬而未决的问题一旦被确认,公众本能地会进行质疑,这也是正常的。再加上,现在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利益部门的关系若即若离,很容易被本能地怀疑成是地方政府的炒作行为,是为了商业目的。

” 高星说,国外学术成果的发布都是学术机构独立进行的。现在各地对文化资源的争夺比较激烈,这样重大的考古发现一旦被确认,意味着其他与曹操相关联的地方的文化资源被相对剥夺,因此会引起其他地方的反弹。尤其是曹操墓的争论还没停止,已经有学者计算出曹操墓每年可为当地带来至少4.2亿元的经济收入。这种说法或多或少反映了社会上的某些舆论倾向。每个人都有权质疑? “考古信息的发布要经得起推敲” 作为多年从事秦汉都城与帝陵研究的专家,刘庆柱认为,已经公布的六大证据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曹操墓也已经申报第七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考古相对比较专业,学术含量较高,一般的社会公众有质疑是正常的,专家也有责任积极回应以答疑释惑。

“但一些并非考古界的人士,一未到考古现场,二没有确实证据,便下一些似是而非的断语,误导公众,这是非常不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质疑的权利,提出疑问也是正常的,但作为学者,尤其又不是考古专业的学者,隔行如隔山,轻易否定专家组的考证似乎不妥。”刘庆柱举例说,比如,有质疑问到墓里为何没有墓志铭,“魏晋时期还没有墓志铭,这种疑问就好像问曹操为什么不穿西服一样,只能误导大众”;又比如,一些人质问曹操墓里为什么没有机关,“我挖了几十年的墓,从来没有一个墓有什么机关,这本来就是传说,可一些学者也拿来当作问题,很不专业。”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化遗产系主任杭侃说,在所有质疑中,考古界人士的质疑声最少,他们如果不去现场,不看到完整的、正式的发掘报告,是不会轻易发言的。

现在的公众对于考古有热情,但考古毕竟是很专业的领域,即使进行考古知识的普及也不一定能够面面俱到,所以相关考古信息的发布才更要慎重,即使发布,信息也要全面、完整、翔实,观点更要经得起推敲。“考古的发掘往往会有许多缺憾,信息的缺失也会造成很多的不确定性,因此一项考古发现的价值能往低说不要往高说,年代能往晚说不要往早说,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学者有责任解答疑问? “任何个人都不具备一锤定音的权利” “对于曹操墓的断定,不能仅仅用考古学的知识,应该接纳史学、地理学的专家共同进行研究,很显然,仅仅用考古学的知识是回答不了公众的诸多质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吴锐指出,“目前拿出的考古学的证据都非常专业,但大众的常识与之有偏差,比如考古学认为曹操墓出土了魏武王用过的武器,但大众认为古代君王都有将自身之物赏赐部下的习惯。

又比如在陆机的《吊魏武帝文》中记载了曹操遗令,曹操临死前嘱咐连他剩下的衣服都要分掉,据此推论,那么曹操的兵器更可以分掉。考古界与历史学界在很多问题上一直有争执,一个挖的是材料,一个研究的是文献,在材料和文献之间需要很复杂的论证才能恢复历史的面目。” 由于三国故事的广为传播,曹操在国际上颇有知名度。因此曹操墓的被发现,也引起了不少国际媒体的兴趣。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考古中心研究员刘国祥认为,对于曹操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公众表现出的敏感与质疑已充分说明,这一项考古发现不仅仅是考古界自己的问题,而是逐渐演变成一个公共文化事件,不管是专家还是民众、不管是专业还是非专业,都有充分的表达欲望和权利。

历史学家吴晗曾说过,把历史变成人人都能享受并从中得到鼓舞的东西,史家才算尽了责任。刘国祥认为,考古界的专家不能以“公众缺乏考古常识”为借口,对一些看似不专业的质疑不屑一顾,更不要以有些“沉不住气”的态度进行回应,变成小部分专家之间的吵闹。考古学家有责任解答大众关心的问题。“如何对公众发布正确的考古信息、如何引导公众学习考古知识恐怕也是值得我们好好考虑的问题。既然这个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大众话题,那么任何的个人就都不具备一锤定音的权利,相关的机构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将所有的质疑收集起来,归纳总结,请与之相关的专家综合分析,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案,普及相关知识,并让大众真正信服。”刘国祥说。(记者 杨雪梅)。

古籍 专家 文物

上一篇: 台儿庄古城拥15公里古水街水巷 将办首届舞龙大会

下一篇: 专家学者“把脉”景德镇陶瓷艺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