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忠点评《东方主战场》:回望、回答与回响


 发布时间:2021-02-23 07:11:43

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反映中法两地文化的纪录片《龙的重生》将于今天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和中国南京的电视台同时播出。这是一部以龙为线索,通过展现南京民间的“柴龙”和阿尔萨斯地区葡萄酒庄园的龙的传说,讲述法国人如何过圣诞与中国人如何过年,进行文化比较和碰撞的电视片,由“柴龙”舞的传人和种植葡萄酒的法国人家的小女孩分别讲述这两个有关龙的故事。当问到为何以龙为题材,展现“柴龙”时,这部纪录片导演申赋渔解释说:“这次纪录片讲述两条龙的故事,一种是中国的龙,一种是法国的龙。中国的这条龙是1700年前传承下来的龙灯,叫柴龙 ,但是在十多年前,由于很多农村变成城市,这种传统就丢失了。这次我们就采用寻访的方式,看是否能找到重新恢复这个龙的人,就根据这个过程把它全部梗概下来。

我们想通过这种形式,通过比较、对比,让法国人更多地了解中国龙的寓意和象征。”(记者 王丽)。

今天是渡江战役胜利纪念日。南京市双拥办、共青团南京市委、市少工委、南京市档案局、金陵晚报联合发起了“留住红色记忆、寻访红色足迹”口述历史大型采集行动,并特邀南京市中小学生和家长共同参与。在渡江纪念胜利日到来之际,金陵晚报的记者们带着金陵小记者们走访了十多位亲身参与过渡江战役的老首长、老兵,他们中有的在渡江战役之前浴血奋战,参加了解放江浦的战斗,有的是指挥员,在渡江战役中冲在前面,指挥着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渡江,有的是侦察兵,还原了经典电影《渡江侦察记》中所反映的侦察员的英勇事迹,而在他们口中,更听到了很多他们牺牲的战友们、革命先烈们的英雄壮举:这些口述历史,金陵小记者们受到了很深的震撼。小记者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向爷爷奶奶献上自己的敬意:有的亲手为爷爷奶奶作画,画上画着威风的解放军叔叔骑在马上;有的向爷爷奶奶问了很多问题,离开的时候仍然依依不舍。很多小记者们说,以前不了解这段历史,听了爷爷奶奶讲述才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是多么幸福,他们要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记在日记里,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要好好学习。

在渡江胜利纪念日到来之际,昨天,金陵小记者们将十位参加过渡江战役老兵的采访视频、音频,以光盘等实物的形式捐赠给南京市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郑重接收了这批珍贵的“口述历史”档案。据悉,这批档案将和馆藏的“红色档案”一起,保存在南京市档案馆中永久珍藏,将“红色记忆”传承下去。南京市档案馆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此次“寻访红色足迹”活动非常有意义,它不仅让00后的孩子们参加进来,用自己的眼睛、耳朵来感受历史,受到一次很好的红色教育,而且对“口述历史”进行了抢救和采集,丰富了馆藏的红色档案。在今后的活动中所采集到的“口述历史”档案还将不断收进南京市档案馆进行永久保存,并为捐赠者颁发捐赠证书。姚媛媛。

观澜碉楼刘深 摄 深圳地区的古碉楼文化似乎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公众视野,这是一件很令人心痛的事情。无论在旧村落的包围中,还是荒僻的山野里,遗世独立的碉楼为人们视而不见,不珍惜这些历史留存,说明我们没有珍惜历史沧桑。深圳现存500多座碉楼 说起碉楼,最出名的要数粤西开平,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遗产”。然而,碉楼作为古代至现代的民间防御工事,遍布神州大地,岭南山高皇帝远,更是土匪出没的地方,碉楼就起着看家护院的作用。在冷兵器时代,中国人最早的防御工程就是修筑长城,在秦始皇之前的战国时期就开始建长城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修个篱笆墙也就算了,挡君子不挡小人,能拦住野猪之类的已经很不错了。但对于富裕的家族来说,能高枕无忧地睡个安稳觉是头等大事,所以,盖房子先考虑建碉楼。岭南客家的围屋就是堡垒似的建筑物,除了建围屋,碉楼则是守卫大宅的门岗,一般建在四角。碉楼一般都是全封闭的非常坚固的建筑,深圳地区的碉楼一般都是一个长方体,修建楼层越高,越便于瞭望;而且体积越大,里面的功能越齐全,不仅能够储藏一些生活必需品,甚至可以躲进去住。碉楼上没有窗户,四面都有枪眼兼瞭望孔,攻守兼备,碉楼里面的楼板都是木质的。

据考古工作者张一兵先生的调查,深圳的碉楼在改革开放前还留有上千座,现存的有500多座。据考证,本地年代最久的碉楼建于清朝嘉庆年间,最晚的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深圳历史上曾有1500多个自然村,绝大部分村庄都有碉楼,张先生称中国有条“炮楼文化走廊”,深圳地处这个“文化走廊” 的东南端,其数量仅次于开平。保存最好碉楼群在观澜 即便是到了冷兵器向火枪过渡的年代,碉楼依然是有效的防御手段,至少可以挡挡土匪劫财劫色。深圳的碉楼绝大多数是夯土而制,就是本地人盖房子那种方法,用三合土加砂石和生石灰夯筑而成,而且还要浇一些红糖水,据说是起到黏合的作用;也有少量碉楼是混凝土制成的,这些往往是西洋式建筑,甚至还有花纹图案。和开平碉楼相比,深圳碉楼出现的历史要早一些,因为自汉代以来,尤其是东晋以后,本地成为盐业生产重地和海防前线,是本地人的防御观念和生活必需所致。深圳碉楼的建筑特点大体可以分成双坡顶式和天台式等几种,主要是3种建筑样式:独立式、组合式和庭院式。组合式的就是炮楼与住宅相连,而独立式的则是孤零零的没有依附。要论深圳本土碉楼,从西边的西乡和沙井,直到东部的大鹏半岛都可见到,而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碉楼群在观澜,至今尚有114座清代至民国时期的碉楼。

其中一座8层近30米高的碉楼“成昌楼”,在层数和高度上都堪称深圳碉楼之最,为两百多年前一个陈姓大户人家所建。而一般小康之家,能建三四层高的碉楼就很不错了。就观澜的碉楼而言,当年是村村都有,那是“镇村压寨”必不可少的。有碉楼在,对土匪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毕竟是易守难攻,能给百姓带来一方平安。但是,在日本侵略者占领期间,碉楼也无济于事了,龙岗一座客家屋围的碉楼,就曾被日军炮火击中。现存的碉楼大都已废弃 到了和平时期,尤其是像观澜那样一个热闹的圩镇,碉楼作为瞭望和防御的意义就渐渐减弱了,有的甚至成了住宅或者商铺。为了便于日常生活,碉楼的下半部分被开了窗户,只是在楼顶留有枪眼,碉楼成了特殊的民宅。到了民国初年的时候,建碉楼已成为当地人的一种风俗,大量华侨衣锦还乡,在家乡大兴土木,建碉楼成了一种身份的炫耀,所以,大家互相攀比,碉楼越建越高,而且越建越豪华和精致,不是过去土围子的概念了。如今深圳土地上留存的碉楼都已废弃,而且很少还有能够供人进去看个究竟的。一些碉楼被当做仓库,有的甚至被拆除,让人看着很痛心。这些默默伫立数百年的碉楼已经被人遗忘和冷落,它所承载的历史已经凝固。可悲的是人们往往只是顾着盖房收租的既得利益,而将珍贵的历史见证弃之如敝履,其价值观的颠覆愧对子孙后代。

历史 主战场 纪录片

上一篇: 红色影片《毛泽东与杨开慧》在四川广安开机

下一篇: 小戏小品有“小优势” 城乡基层展演参与面广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