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拿“裸”博眼球


 发布时间:2021-02-23 03:19:59

该办公室与新闻出版总署近日联合发出通知,要求从11月10日起至12月底,在全国组织开展严厉打击假报刊、假记者站、假记者、假新闻等“四假”专项行动。全国“扫黄打非”办负责人表示,经过长期整治,新闻出版领域“四假”违法违规行为有所遏制,但部分地区仍屡打不绝,严重扰乱新闻出版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这次专项行动打击重点有四: 一是非法报刊,包括假冒、伪造国内刊名刊号或无刊号出版的报刊,利用境外注册刊号在境内非法编辑发行的报刊,以买卖刊号、一号多报(刊)和固定形式印刷品广告等形式非法出版的报刊; 二是非法报刊机构,主要指未经批准擅自设立的报刊社、编辑部、记者站、工作站、报刊网站,特别是未经批准以港澳等境外媒体名义擅自设立的编辑部、记者站、办事处等非法机构以及制售传播非法报刊的信息咨询企业; 三是假记者,包括假冒记者或新闻采编人员身份的社会闲散人员、新闻机构离职人员和非采编人员,以及假冒网络新闻媒体记者或新闻采编人员身份的各类网站工作人员; 四是假新闻,即违背新闻真实性和客观性原则,没有事实依据,凭空捏造、混淆视听的各类虚假新闻报道。

新闻出版总署要求各地新闻出版行政主管部门部署指导报刊出版单位开展自查自纠,纠正买卖刊(报)号、一号多刊(报)、一(刊)报多版等违规行为,清理取缔未经批准擅自设立的报刊编辑部、记者站、工作站、办事处等采编机构,建立完善采编人员资格准入制度,严格执行持新闻记者证采访制度,严把信息来源和新闻内容审核关,杜绝虚假新闻产生。全国“扫黄打非”办要求各地“扫黄打非”办全面清查市场,收缴各类非法报刊,重点查缴非法时政类报刊、非法法制类报刊、非法生活类报刊、非法故事类报刊、非法教育类报刊、非法军事类报刊等。(完)。

向观众们展示国际新媒体艺术的最新成果。这是继2008年中国美术馆成功举办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奥运文化项目“合成时代——媒体中国2008”及2011年“延展生命——媒体中国2011”展览后的再次亮相。本次展览的主题“齐物等观”意在从事物表象进入关于事物本质的探究,引发在科技条件下对物体的属性与生命涵义的深刻思考。展览分为“独白:物自体”;“对白:器物之间”和“合唱:物之会议”三个部分,以丰富的维度呈现多样化的生态条件与生命的关系,人与自然物质的关系,以及万物之间的关系。

展览邀请了来自22个国家的58组件媒体艺术作品,是一次国际新媒体艺术大规模的集中亮相,其中许多作品需要和观众一起来完成实现。记者在现场看到,步入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金鸡独立”的有着170年历史的老沙发,这是美国艺术家雅各布·托斯基创作的《源于内部的平衡》,作品依靠一条腿来达到永久的平衡,就像一个不倒的陀螺,实际上这是艺术家对地心引力与物体支点的研究,通过精密的设计,以内部的反应力来对抗外部力量。这样的作品将观众带入新媒体艺术的魔幻世界。

中国艺术家王郁洋的《财务室》,营造了一个普通工作场景,但这个空间中的所有物体——从办公桌到电脑、打印机,从记账单到饮水机,每个物体都有仿真的真实感,但让人惊异的是它们都在微微颤动,如同不断呼吸。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表示,人类对“物”的认识自古以来不断拓展与深化,在新媒体时代,物的形态和属性得到更深层次的揭示,“齐物等观”这个主题联系着中国传统的自然观、物质观与宇宙观,在展览的策划和作品的遴选中体现了中国文化的自主意识,通过展览有助于推动对媒体艺术文化性的认识。

他认为,新媒体艺术的“新”,不仅表现为媒体与技术在物质与工具意义层面上的更新换代,更重要的是,借助媒体语言的拓展,艺术家们将思维的触角指向新的文化命题,通过展览展现这个领域的探索成果,并在学术界和公共领域展开讨论,使公众更宽阔地了解科技与艺术相结合的创新,同时也推动中国美术界在这个领域前沿发展,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展览期间,中国美术馆组织了志愿者队伍为观众提供导览,并开展大学生走进国家美术馆的高雅艺术活动,展览将展至7月7日。

(完)。

近日,香港一家杂志封面刊发数张张柏芝被虐影像的照片截图,而发放影片的掌机人,被指是与陈冠希关系密切的名导演老友VernieYeung。对此,陈冠希经纪人以“低级、脑残”来回应。我们似乎已进入了一个“丑闻”时代,接连爆响的私生活“丑闻”,以一种惊人的戏剧化的方式凸现了我们面对的媒体的困局。私生活变成了公共生活的焦点,人们往往依赖私生活才能进入公共生活,而公共生活似乎只有通过私生活才可能被公众瞩目。人们“围观”的不是你的公共生活中的工作,而是私生活的八卦丑闻背后的神秘。人们往往不关心许多大事,而网络上的八卦却常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和生活中难得的消遣。这里的引人瞩目之处在于以网络微博和论坛等为中心的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的新的竞争关系所形成的压力。这种压力在于网络等新兴媒体由于具有更大的便捷性和相对更大的自由度而显示了自己的冲击力,而其灵活性也比传统媒体大得多。于是,“丑闻”依赖网络不胫而走,到处流传,一面让“丑闻”由于八卦而具有了极高的娱乐性,另一面却是公众对此持续的兴趣,造成了这些事情到处弥漫。有些虽然已经是陈年往事,但由于当年互联网的无所不在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显示出来,所以虽然事隔几年,这些看来仅仅是“剩余”的“丑闻”却依然可以造成轰动效应。

丑闻在互联网时代往往情节并不清晰,故事仅靠臆断,但公众就此形成的印象却让人觉得就是如此了。法律要“无罪推定”,网上一定是有“丑”推定。这里也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信念的延续,就是人常常会不相信别人在公共生活中的表现,往往会觉得私生活能够更加“真实”地表现出一个人的品行。高高在上的,被揭开原来不靠谱;标榜自己品行好的,其实可能不堪闻问。我们内心里隐隐觉得就是常理,所以看到了私生活的问题,我们好像有一种不出所料“早就明白”的快感。与此同时,我们还会觉得无论机构或个人总是倾向于“掩盖”或“编造”“真相”。我们所知道的一定是别人想让我们知道的,而我们渴望知道的却是别人一定要掩盖的。我们好像总是接近不了真相。我们有强烈的“真实饥渴症”。于是,我们不再天真,什么都不轻信,但又好像格外天真,一旦有网络中的丑闻就一定会相信。这种戏剧化的反差让我们总要进入别人的私生活才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人或一件事的真相。由于“丑闻”的特殊性,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完全主导局势。这里的"丑闻"并不仅仅是通过匿名在互联网上传播的流言蜚语,有时个人的指认和爆料具有巨大的影响。

消息的力度在于爆料没有了当年通过纸媒的距离感,没有了记者转述的质疑,也没有了“守门人”带来的谨慎和双方观点,而是将互联网的便捷性发挥到了极致,个人的自述或者直接的材料在网上传播的效应几乎是爆炸性的。这给传统媒体极大的压力,不得不追随网络的事态,以便在剧烈的媒体竞争中避免滞后。传统媒体“追赶”网络的现象不少,但像这种“丑闻”所导致的风潮中的被动追赶则是新的现象。我们由此看到的是网络和纸媒对于“丑闻”的矛盾态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丑闻”的社会意义其实相当有限,也了解所谓公众的“知情权”的要求当然正当,却不应该变成“黑幕”的展览。所有人都认定这是“炒作”,趣味不高,没有太大的社会意义。另一方面,大家对于这样的事情的兴趣仍然非常高,一旦这样的丑闻曝光“点击率”都会暴涨。大家都知道这是低级趣味,但同样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丑闻”有巨大的轰动效应。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一种边骂边看的奇特媒体景观,大家都说媒体应该自律,都说这些东西的炒作没有意义,但同时也好像没有办法不跟进,没有办法不炒作。这种丑闻真正形成了一种“臭豆腐”效应。

我们发现,这类现象并不奇怪。自从现代传媒出现后,八卦和丑闻就一直和它如影随形。其实这不仅仅是媒体的两面性,其实也涉及我们人性的两面性。大家对于“丑闻”报道的无聊都有理智的认识,但同样也会在感性上乐此不疲。所以当许多人严词指责媒体报道的失当或者互联网的局限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看到这其实涉及我们自己的人性中的某种实实在在的矛盾和暧昧。媒体的困局其实是我们自己的人性的矛盾的一种表现。高调的批评容易,克制我们人性的弱点却很难。当然,这种状况的控制需要更多的法规的制定和行业的自律,眼下其实需要的是更理智的思考和更现实的对策。我们当然可以进行高调的批评,但我们似乎更需要低调的解决方案,将媒体在“丑闻”面前暴露的困局得到适度和有效的控制。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眼球 媒体 新闻

上一篇: 电影《安德的游戏》开启科幻梦 改编自同名小说

下一篇: 话剧《青蛇》香港首演 秦海璐袁泉唯美动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