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十周年“公众开放日艺术节”即将开幕


 发布时间:2021-03-05 05:06:48

“看话剧,到安福路。”现在,到上海安福路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看演出,已经成为上海青年的一种时尚文化,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习惯。话剧有如此活力,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人制的引入是重要推动力之一。然而,十多年前人们对于制作人还存有偏见。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绍林回忆, 1997年他到北京参加中国话剧90周年纪念,当谈到引入制作人时,就有人问他:“剧团就是剧团,干嘛搞制作人?那还叫剧团吗? ”看他的样子像看外星人一样。时光流转,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不仅仅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国家话剧院、北京人艺以及很多民营剧团都开始尝试引进制作人制度,取得了显著成效。不过,相对于导演、编剧,公众对于舞台艺术制作人这一新鲜事物依然陌生,专业人士对制作人的认识也各有千秋。随着中国演艺市场的发展,业界对制作人,尤其是中青年制作人需求迫切。在此背景下,近日,中国文联文艺研修院在上海举行了“2014筑梦行动——制作人与舞台艺术发展”专题研修活动,这次活动也是中国文联全国中青年文艺人才高级研修班的后续延伸。一个明星的魅力敌不过一部好作品 优秀的舞台艺术制作人,需要了解作品生产的方方面面,日本四季剧团驻中国代表王翔浅介绍的“四季”经验对国内制作人颇有启发。

四季剧团成立于1953年,创立之初以上演话剧为主,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重点转向音乐剧的演出,引进的经典音乐剧《猫》 《狮子王》均大获成功。据王翔浅介绍,在日本的演出市场上,四季剧团的节目能占到四分之一,剧团不仅不需要国家资助,一年还能上税20亿日元,全部来自票房收入,在日本被称为“四季神话”。四季剧团现有上演剧目156部,音乐剧、儿童剧、话剧都有,多样化、有利润、有品质。虽然日本四季剧团99 %的利润来自音乐剧,但剧团始终没放弃话剧与儿童剧市场。因为剧团靠话剧起家,有话剧根底,音乐剧才最有文化,所以剧团用音乐剧养话剧。而儿童剧大多是在全国进行公益性演出,让小朋友从小就培养观剧喜好。王翔浅说,很多孩子是第一次走进剧场,冲击力很大,长大后,他们就会成为四季的“粉丝” ,形成良性循环。而在演员管理方面,四季剧团非常严格,一个音符没发准,请走人,惯了、懒了、散了,请走人。剧团废除明星制,他们认为,一个明星吸引来的观众超不过五千人,撑不起长期公演。一个明星的魅力敌不过一部好作品,剧团里面有了不平等待遇,团结机制会降低。对于四季剧团来说,谁是明星?好作品本身才是明星。因此,在剧团里谁也不能耍大牌,每个角色都有很多候补。为留住演员,四季剧团提供了最好的成长环境,请日本顶级的老师指导演员发展。

在宣传营销方面,四季剧团也下足了功夫。一个简单的例子,为吸引观众反复看剧,四季剧团在做同一个剧时,可以安排多种不同的谢幕方式,在售票时就提前宣传出来。而日本的确有这样的铁杆粉丝,会为三种不同的谢幕方式来看三场剧。制作人管三样:钱、人、事 制作人是什么、需要做什么?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党委副书记兼演员俱乐部主任张惠庆列出了长长的单子:项目怎么来?钱哪里找?和谁一起合作?什么时候演?演多久?票价多少?怎么卖票?钱怎么分?亏了算谁的?……在张惠庆看来,制作人管三样东西:钱、人、事。找到钱,需要商业头脑,对企业负责;管好人,挑战情商,对同事负责;做对事,明确目标,对自己负责。与制作人打了多年交道,在张惠庆看来,制作人就是统筹,需要同各个部门、各种人打交道,既是领导者,有理性思维和感性个性,同时还要有市场嗅觉与艺术判断,懂得谈判技巧,具有执行能力,能够整合行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在招聘制作人时,张惠庆经常会问应聘者,你为什么要做制作人?答案五花八门:因为热爱、想要赚钱、搞艺术、玩儿票、职业转型……怀着各种想法的都有,各行各业的都有。张惠庆说,制作人更看重综合素质而不仅仅是专业技能是重要原因。2006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开创了谁都可以做制作人的先河,只要能提交中心需要的项目,都可以做制作人,整个演绎市场开始萌芽、复苏。

张惠庆说,这个阶段生产力确实活跃,有了极大发展,但也存在鱼龙混杂现象。从2013年起,中心实行了优胜劣汰竞争制,开始搭建制作人的良性循环平台。那么,怎样才算是优秀的制作人?制作人,一个最大的任务就是面向社会筹资,但是又不能只盯着钱,过于急功近利。杨绍林指出,表演艺术院团定位选择难点在于:过分强化教育功能,会失去戏剧的艺术个性与活力;过分强调戏剧艺术的个人审美感受,会陷入曲高和寡的境地;过分强化市场引导,会将戏剧与观众导向堕落,失去戏剧艺术精神。度在哪里?好的制作人,应该能在活力少时推一把,活力像野马一样时收一收缰绳。在杨绍林看来,剧院推广与营销充斥着悖论,因为这份职业充满着欲望与理性的抉择。实践经验让杨绍林对三个名人的名言印象深刻。一个是马克思在揭示资本血腥同时指出的:“物质利益是驱动人类进步的主要动力” ;一个是凯恩斯的学生、经济学家罗伯逊曾说的:“经济学所关注的不是人类最高贵的动机,而是人类的获益欲望”。但是最后,杨绍林也提醒搞文艺的人必须记住卢梭的一句话:“就公民美德而言,要么使用它,要么失去它。一旦公民只关注为金钱而工作,那么这个国家离衰败也就不远了”。金涛。

国家大剧院 艺术 剧院

上一篇: 在德国感受穆勒:诺奖评审的开放视野与勇气

下一篇: 故宫西路有望两年内对外开放 中正殿复建成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6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