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日军慰安所旧址拆除被叫停 专家:应慎之又慎


 发布时间:2021-03-08 23:45:47

昨天,上网搜出了发表于1966年2月的人物通讯《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认真读了一遍,想重温一下,为了改变兰考县恶劣的自然环境,提高农业产量,焦裕禄下了怎样的功夫,付出了怎么样的努力。读完以后,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有点冒犯的想法:是焦裕禄聪明呢,还是现在一些官员聪明? 这几天,网上的一个新闻热点,就是江苏阜宁县仿造的世博会中国国家馆。这种劳民伤财的山寨行为受到舆论的质疑是必然的。阜宁县的解释是,阜宁是盐城市下辖的内陆县,与盐城沿海开发的国家战略无关,此外,阜宁也是盐城全市中唯一一个没有高速公路经过的县市;为了改变被边缘化和发展落后的处境,提升地方形象,所以修了这个山寨中国馆,作为本地的地标建筑。

怎样借助这个山寨建筑改变被边缘化的处境呢?阜宁县没有说。估计他们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来。难道这个山寨建筑一立起来,参观者就不绝于途了,阜宁县就“中心化”了,就富起来了?发展地方经济有那么容易,当年焦裕禄何必吃那么大的苦? “每当风沙最大的时候,也就是他带头下去查风口、探流沙的时候;雨最大的时候,也就是他带头下去冒雨涉水,观看洪水流势和变化的时候……为了弄清一个大风口,一条主干河道的来龙去脉,他经常不辞劳苦地跟着调查队,追寻风沙和洪水的去向,从黄河故道开始,越过县界、省界,一直追到沙落尘埃,水入河道,方肯罢休……他和调查队的同志们经常在截腰深的水里吃干粮,蹲在泥泞里歇息……” 估计很多人读了这一段话,都要问一句:现在还有多少干部,会像焦裕禄那样做?不做实地调查,不深入民间,不能吹风淋雨,下基层也是按照下级设计好的线路走一圈,下雨有人给打伞,这样,所谓决策只能是拍脑袋、拍大腿的产物。

只要一时吸引眼球,只要短期的“政绩”,而不计烧钱多少,美其名曰“创意”,却往往是拙劣的模仿,不动脑筋的懒政;留给大地与人心的,往往是“创痍”。造一个个山寨建筑,想吸引眼球,想创造GDP,想留下政绩,其实已经走偏了。可能有些官员自以为聪明,可这样的聪明只是小聪明,这样的小聪明也耍错了地方。我们需要的是焦裕禄这样深沉厚重的官员,焦裕禄这样真心干实事、为民出苦力的官员。学学焦裕禄吧,真诚地弯下腰来,而不是随便拍一下脑袋就胡乱做决策。

陆洪涛旧宅位于和平区建设路80号,为我市一般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陆洪涛(1866-1927),字仙槎,江苏铜山县人,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1910年任甘肃常备军第一标标统,辛亥革命爆发后,所部被改编为振武军,入陕作战,疯狂镇压革命军。1922年任甘肃督军,1925年寓居天津。该建筑为混合结构三层楼房,局部四层,混水墙面。局部坡屋顶,大筒瓦屋面。建筑外部装饰精美,主入口门廊为六棵圆柱支撑,前楼二层顶部有齿饰,窗套及窗间墙均设精美花饰,后楼设三层为双柱支撑的开敞通廊,具有折中主义建筑特征。(路 红)。

因古树倒塌致湖南岳麓书院文庙部分建筑被压垮,但这并未影响到岳麓书院的整体游览参观。19日,记者在岳麓书院看到,书院正常对外开放,前往参观的游客依旧络绎不绝,只有文庙已经被封。18日下午,岳麓书院一棵已有200多年历史的古枫树突然齐根折断,巨大的枝干压垮了主建筑之一的文庙大成殿约一半的建筑,造成3人被压,其中1名女性游客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1名游客和1名书院工作人员受轻微皮外伤。19日上午,记者前往岳麓书院看见,书院游览参观并未受此事件太多影响,大门、二门、讲堂等分布于书院中轴线上的经典景观随处可见众多游客,书院入口当班的验票人员也表示,“游客跟往常差不多,没有太多区别。

” 文庙位于书院左侧,自成院落。由照壁、门楼、大成门、大成殿、两庑、崇圣祠、明伦堂等部分组成。从岳麓书院外围可见,文庙大成殿北半侧的屋檐和房子几乎完全被大树压垮,露出砖木结构。目前,前往文庙的所有通道门都已经被封,门上白纸黑字贴上了“正在维修、谢绝参观”、“暂停开放、游人止步”等通告。记者试图敲门入内,内有维修人员透过门缝告知“现在不能进去参观,开放时间还不清楚。” 湖南大学宣传部通报称,根据专家现场勘查,古枫树外围没有明显腐朽痕迹,但其内部出现了腐朽。由于古枫树年代久远,加之连日来长沙暴雨,古枫树叶干茂盛,沉积了大量雨水,加重了承载极限,这可能是造成此次古枫树倾倒的主要原因。

负责大成殿修复工作的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党委书记、教授柳肃介绍,工作人员正在清理现场,为了安全起见并尽可能保护好未受损的相关建筑,只能将大树锯成一段一段逐步清理出来,这棵古枫树树干直径约1米,树高30多米,清理工作可能持续数天。目前,湖南大学就岳麓书院文庙建筑受损情况,已及时向国家文物局进行了报告,事件善后处理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告诉记者,文物部门和湖南大学正组织相关专家拟定文庙抢修方案。柳肃表示,要等清理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对大成殿进行全方位的测绘,“从我现场看到的情况来看,恐怕只能够拆下来重建了,虽然建筑没有被全部压垮,结构上受到了致命伤了。

” 文并图/钟鑫 鲁毅。

海乃家 建筑 慰安所

上一篇: 万象街头飘起“中国红” 中老文化合作入佳境

下一篇: 云南"文化长廊"拆迁费约3亿 高于整体投资费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