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公斤重"翡翠白菜"拍出621万高价 刷新纪录(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7:16:02

本报曾报道《湾子街“波浪形肌理”国内罕见》,同济大学建筑系博士、扬州老乡朱宇晖发微博,展示从高空俯瞰湾子街附近的图像,指出从东关城门到钞关沿途的湾子街的建筑群形成的“波浪形肌理”国内罕见。近日,得知家乡发布《扬州市湾子街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通过省住建厅组织的专家评审,朱宇晖再次为湾子街保护规划献策,特别提醒根据他对于地藏庵现存主体建筑的现场查勘和对于梁架的判断,建筑风格仍存留明代风格,或是湾子街建筑群中的“老大哥”,而湾子街中段地藏庵、都天庙一带曲巷宛转,殿阁掩映,也是风情独具的宗教建筑群落。专家建议 湾子街与犁头街、达士巷整体规划 听闻湾子街保护规划,在扬州长大的朱宇晖很是关心。他仔细阅读扬州晚报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图文后建议,湾子街、犁头街、达士巷是从钞关(挹江门)通向便益门的一组斜径,未来规划可整体考虑。2013年,朱宇晖率先在新浪微博发老城区的鸟瞰地图,称扬州略微方正的老城区地图中,中间对角线的位置由街道形成了一个弧形的斜线,地图的东北角为湾子街,西南角为达士巷。从空中看,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非常有质感的城市肌理。“湾子街是扬州老城区内极具魅力的斜街,也是老城区改造较少、活力充分的街区。

”朱宇晖认为,这种极具张力的肌理一般系因城市与自然山水地貌互动而形成,但像扬州这样在平坦地貌上自然形成的并不多见,这是城市自由生长而非刻意规划的结果,很像欧洲的一些街区,很值得保护,“湾子街保护规划的价值在于其风貌的完整性、生活的延续性、界面的流动性、类型的丰富性,从高空俯瞰时的‘奔腾’般的城市肌理是其最大价值所在,建议最大程度地保持这种原貌。” 据了解,目前湾子街的规划研究范围为文昌路、皮市街、广陵路、国庆路围合的区域,面积37.7公顷,东至皮市街,西至国庆路,北至古旗亭——莲桥东巷一线,南至广陵路,占地面积32.5公顷。明代风格 地藏庵或为湾子街“老大哥”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也认为,这个自然形成的“弧线”是运河码头交通枢纽的重要历史见证。“在中国的城市中,庞大的方格网布局是一个常态,这种结构空间布局非常清晰,而问题是空间识别度低,每个交叉口都差不多,空间趣味和城市诗意少。”朱宇晖从结构上分析,湾子街的结构非常生活化,人们可以同时享受阳光、商业和交通捷径,并且四通八达,让生活变得很方便。“湾子街中段有个重头戏,是宛虹桥小学一带的众多宗教建筑,其中有座地藏庵,其留存的长楼(疑似藏经楼)还是明风建筑。

”朱宇晖告诉记者,他为此回扬跑了多次地藏庵一带,观察建筑结构,查阅史志。“康熙时期《扬州府志》记载,‘地藏庵在宛虹桥西’,这表明这个建筑最晚可溯源到清初。”朱宇晖介绍,而单从建筑结构的各种做法来看,楼身横长展开,梁架雄壮优美,就连屋檐口的瓦件“滴水”的样式也古朴优美,“可以说仍旧留存明代风格,极有可能是湾子街建筑群中的‘老大哥’。” 结构特殊 印证明中晚期世界级经济浪潮 他还同时形容这个城市肌理是扬州城里一曲欢快的“华尔兹”,“北端是扬州晚清的建筑,早期准欧版教堂和准官式建筑东岳庙,中段都天庙、明代风格的地藏庵一带殿阁荟萃,南接雄镇一街的古三义阁,这些建筑空间节点蔚为轻灵流转的乐章,而稍边缘的夹剪桥‘小圃’、永胜街魏宅则仿佛是其悠长‘滑音’。” “1553年(明嘉靖年间)北京城加强防卫北方蒙古骑兵扩城;同年,上海为防倭寇筑城;3年后的扬州新城扩建,这是一个明中晚期的‘城市化’小高潮中的浪花。”朱宇晖介绍,湾子街是扬州城在农耕文明中规中矩的方格路网与近现代工商文明欢快的放射路网之间徘徊的特殊足迹,也应和、记录着相当于明中晚期的第一次世界经济浪潮。而本地历史也记载,明早期湾子街作为连接东关和钞关的便捷通道而出现,两侧的建筑、市场等亦陆续出现。

明中后期,嘉靖时期旧城东侧建新城。湾子街的斜向肌理得以保留,依弯就势形成湾子街的雏形。清、民国时期,成为清代繁华的商业地区,商业、手工业、宗教功能在这里不断聚集。街区围绕湾子街生长形成独特的“向心式”的弧形空间肌理。

上海有不少美术刊物是艺术家自己创办的,如《美术天地》、《水墨缘》、《中国抽象艺术》、《海派书画》等,有的是双月刊,有的是季刊;办刊方式有一人“挑头”、数人帮衬,也有几位同人合伙联办;有公开发行的,也有内部赠送的,即使是公开发行,也是送的多,卖的少。这些画家或画评人主办的刊物,成了上海介绍画家和画评的“主流”媒体。但由于读者面窄、专业性强,一些刊物在“生死”边缘挣扎。企业扶持为刊物“输血” 喜的是有一批热爱艺术的人,他们任劳任怨,有能力也愿意为艺术尽心尽力。《中国抽象艺术》主编许德民说:“我是真喜欢,把这作为事业来办。”他说中国目前还没有一本抽象画专业刊物,自嘲《中国抽象艺术》“是独一无二”的。同时,这些刊物的大部分“带头人”往往同时拥有其他产业或有企业扶持,使办刊的资金得到保障。如《美术天地》,这是一本双月刊美术学术类杂志,开办7年共发行了37期。艺术总监陆春涛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刊物全年所需130万元,其中印刷费、纸张费、刊号费等共90万元,人工、设计等费用为40万元。

因陆春涛本人也是一家平面广告公司的“老板”,故人工、设计等费用就可以免了,其余费用由数家企业组成的理事会“埋单”。“以画换版面”自收自支 据记者了解,也有部分刊物是自收自支,“以画换版面”是他们的主要资金来源。这些以介绍画家风格和作品为主的刊物,根据画家提供的作品多少以及作品的价值来决定版面的大小。一位刊物主编无奈地说:“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刊物没有‘父母’补贴,但要活命,只得羊毛出在羊身上。”对此,画家也乐意。美术杂志利薄且亏本,一般出版社都不愿办,但画家们需要有平台发表作品,向公众推介自己的绘画风格,他们把“贡献”的绘画作品权当是出广告费。这些刊物的选稿标准势必与画家“送”作品的多少挂上钩,品位和质量都存在着一定的欠缺。潜规则遭遇竞争危机 然而,这个实施了多年的潜规则,开始不灵光了,“收不到画”成了这些办刊人最头痛的事。由于近年来画价不断上涨,不少知名画家不愿再用画抵版面;其次,作品宣传的途径也开始多元化,不少主流媒体也增设了美术专版,无需花钱交作品也能得到宣传;画廊、拍卖会也会对作品进行一定的宣传。

“新冒出来,上品的画家太少了。”这是办刊者的又一为难处。一位主编感叹:“刊物办到今天,成名的艺术家差不多已经轮过一遍,而年轻、有影响,值得宣传的实在太少了。” 尽管刊物还在按期按时出版,但未来前景难以预料,他们希冀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各方共同助一臂之力。记者 顾咪咪。

扬州 玉雕 作品

上一篇: 小戏小品有“小优势” 城乡基层展演参与面广泛

下一篇: 任弼时谈土改"左"倾错误:阶级划分标准紊乱(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