浠水发现清代买卖契约 加盖“嘉鱼”红色篆书官印


 发布时间:2021-02-23 07:17:02

(记者高道飞)昨天,浠水县闻一多红烛书画院院长汪德富到浠水县散花镇一收藏爱好者家中观赏藏品时,偶然发现其中藏着珍贵的清代田地、山林买卖契约和民国税厅验契凭证。汪德富说,契约及缴税凭证共有12份,其年代从道光二十五年(1845)至中华民国五年(1916),跨时70多年。其中清代契约上,均加盖了“嘉鱼”字样的红色篆书官印。除清代契约外,藏品中还有一份民国五年(1916),由湖北国税厅开给黄富国的验契凭证。此凭证说明,买田置地人黄富国,在道光、咸丰、同治年间买下的田地及山林,经改朝换代71年后(民国五年)还交了契稅。浠水县档案馆长马映红认为: 尽管所发现的这些契约不是浠水本县的, 但这些契约的出现, 为研究湖北省土地流转和不动产税收征管提供了很珍贵可靠的档案实物资料。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国土部或改变思路,取消不动产登记与房产税挂钩,以加快不动产登记工作落实。即将出台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细则》已经在上述思路下作出调整。这已经是2015年3月1日《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开始施行以来其修订的第五个版本。其实,中国古代也多次推行过“不动产登记”政策,都无一例外是在艰难中进行的。古代中国没有土地证,没有登记簿,一旦发生不动产纠纷,只能靠契约来判决,而契约是可以造假的,你伪造一份卖契,就能白占别人的地皮和房子,如此荒诞的案例在中国古代史上屡见不鲜。宋太宗在位时,一个名叫赵孚的官员就曾经感叹地说:“庄宅多有争诉,皆由衷私妄写文契,说界至则全无丈尺,昧邻里则不使闻知,欺罔肆行,狱讼增益。”意思是说房地产纠纷越来越多,几乎每一宗纠纷都涉及到虚假契约,而且官方又无从查考,很多案件只能悬而不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赵孚上奏太宗,建议进行不动产登记:将每一宗不动产交易都登记在册,当民间发生纠纷时,以官方登记簿为准,凡跟簿册不一致的,一律视为伪契。宋太宗采纳了他的建议,随即颁发圣旨:“应典卖倚当庄宅田土,今后并立合同契四本,一付钱主,一付业主,一纳商税院,一留本县,违者论如法。

”以后无论不动产买卖还是不动产抵押,一律要签四份合同,一份交给买方,一份交给卖方,一份交税务局备案,一份交县政府备案,否则以违法论处。宋太宗的做法非常合理,也非常有意义,既有利于明晰产权、减少纠纷、保护民产,使其免遭巧取豪夺,又有利于增加税收——过去老百姓为了逃交契税,买卖房屋很少过户,现在好了,交易双方必须拿着契约去衙门登记,想偷税漏税也不可能了。可惜的是,太宗的圣旨并没有真正推行下去,直到他驾崩,甚至直到300年后宋朝亡国,“天下契书之奸巧一如往时。”不动产交易很多,不动产登记很少,虚假契约一如既往,民间纠纷一如既往。宋朝以后,每个朝代隔三岔五都会呼吁一回不动产登记,结果都没能实现。进入民国时期,孙中山先生为了厘清产权,减少纠纷,呼吁进行不动产登记。各地市政府先后响应孙先生的号召,纷纷在地方法院下面设立“登记处”或者“登记局”,让当地业主都主动去法院申报房屋位置、房屋面积、房屋质量和房屋现值,登记处或者登记局先审查,再公告,确信没有产权纠纷了,再登记备案,最后发给业主一张《不动产登记证》。

国民党政府先后四次颁布《不动产登记办法》,让“一切公私房屋之所有人向地政局作确定之报告,请领登记证,并照章纳税”,响应者依然寥寥无几。凌子越。

河北省北戴河集发观光园展出的清朝“户部买人执照”及民间“释放家奴私契”原件,引起当地广泛关注。收藏家李集辉先生14日说,这是他几经周折收藏到的珍品契约原件。两份人口(家奴)买卖契约,用满、汉两种文字书写。一份为清康熙四十四年(公元1705年)户部官方颁发的“买人执照”,另一份为清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民间私立的“释放家奴私契”。据史料记载,契书中提到的“奴”在当时属于“贱籍”。官府为防止卖良为贱,要求由出卖人首先向官府提出申请,由当地的知情人出具保证,然后再经当地官员在市券上加盖官印,买卖才算成立。奴、婢的买卖是清朝封建社会的产物。相关人士分析,清朝民间的买卖契约是当时重要的民事契约,属于民间私契。私契在封建社会中,是解决绝大多数民事纠纷、调整民事关系的一种手段,也说明了清朝“民从私契”存在的合理性。

两份契约将对研究清朝康熙四十四年至康熙五十一年时期的经济、社会与法律关系提供重要史料价值。(完)。

契约 凭证 浠水县

上一篇: 四川雅砻江流域考古成果首次集中展示

下一篇: 中国著名山水画家宋雨桂追思会在沈阳举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