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位耄耋老人口述新中国丝绸史:共和国不能忘记的行业


 发布时间:2021-01-14 06:51:24

中国作协要求“对此前未经授权扫描收录使用的中国作家作品,谷歌公司须在2009年12月31日前向中国作家协会提交处理方案并尽快办理赔偿事宜”,2009年12月30日15点34分,中国作协接到谷歌图书合作部亚太区首席代表艾瑞克·哈特曼发来的邮件。邮件表示:谷歌很尊重作协在维权通告里提出来的要求,由于公司对此事的解决方案考虑得很深也很细,具体的计划请求延期一周提交。他向中国作协表示歉意,希望得到理解。中国作协作出回应:同意延期一周。谷歌没有“一拖再拖”,2010年1月7日,一周限期已到,中国作协再次收到“压线”邮件。邮件中介绍目前工作的进展为“谷歌已提交了扫描收录中国图书的初步清单,应文著协的要求,正在加紧整理最完整的清单”,“需要说明的是,这是谷歌没有先例的特殊措施,我们希望中国作家能从谷歌的这个行为当中看到谷歌解决问题的诚意”,“谷歌认为,我们的目标是在三月底前把处理方案及相关协议的框架确定下来,争取在第二季度把各方的法律、实施和操作细节商定并正式签署协议。” 对于谷歌以何说辞回应“维权”,谷歌方面首先继续不厌其烦地解释“数字图书馆”的初衷:“谷歌在建设数字图书馆过程中,扫描收录了一些中国作家的图书。

在美国,通过美国的图书馆扫描收录的在版权保护期内和公共领域的图书,这里面有部分是中国作家的作品。”他不忘记强调“版权”行为在于谷歌数字图书馆中的每一处体现:“对于这部分在美国与我们有合作而扫描的在版权保护期内的图书,谷歌是为了提供检索服务才扫描收录了这些图书,并且根据用户搜索的关键词只显示三条小片段的摘要。我们同时提供用户可以通过书店或者图书馆获取此书的链接。只有在谷歌有授权的情况下,才能显示图书的任何一整页内容。” 铺陈过后,哈特曼先生才来了一段表示歉意的话:“由于最初的认识不同和对中美两国版权法律制度的不同了解,我们的行为引起了中国作家的不满。经过最近几个月的谈判和沟通,我们的确认为我们与中国的作家的沟通做得不够好。谷歌愿意为此行为向中国作家表示道歉。” 1月9日,星期六,该邮件内容的正式签字文本向中国作协提交,一时间昭告天下。以上内容,被视为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因为这是在经过两轮谈判之后,于第三轮谈判前夕,谷歌方面“首次公开道歉、承诺、提出处理方案时间表”。然而,即便不经过仔细的字句推敲,也可以看出这份“公开道歉”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谷歌“以软化硬”的策略。

记者参与了谷歌与文著协的前几次接触,感到谷歌这次的表态并不新鲜。从一开始,谷歌就很讲“原则”:一方面坚辞不认“侵权”,另一方面毫不吝啬地表达在工作中“沟通做得不够好”的歉意,而这次,只是把一番歉意落在字面上并着意使之“亮眼”一点而已。在侵权与否的问题上,还是“原地踏步”。而文本中这样一段话更可以看出谷歌的“软中带硬”:“中国图书是谷歌图书搜索服务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我们希望通过与文著协的谈判,圆满解决与中国作家的纠纷,同时让中国作家能够分享到谷歌图书搜索服务带来的方便,如已经与谷歌签约的三万多合作伙伴一样。谷歌承诺只会在合法授权的情况下显示中国作家图书中内文的任何整页面,并且承诺遵守任何中国作家未经授权不得扫描收录的要求,无论该扫描收录行为是在中国、美国或者其他国家。” 面对这份“回应”,昨天,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杨承志表示,对于谷歌提出的处理方案的时间表,中国作协将“静观其谈,等待结果”,希望谷歌与文著协的下一轮谈判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对于谷歌公司未经合法授权就擅自扫描收录使用中国作家的作品,很多作家十分不满,他们多次向我们强烈地表达了这样一种不满的情绪。

我们非常理解作家对著作权维护的心情以及这样正当的要求。”而对谷歌此次的“道歉”,杨承志表示,中国作协还要听取作家的意见,并认真研究。杨承志说:“我们希望谷歌的承诺是认真的,是可以执行的,而不是暧昧模糊、敷衍了事的。如果谷歌公司不能在它承诺的时间内提交一个让中国作家满意的处理方案,中国作协会继续采取维权行动。” 本报记者 吴越。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政府召开“黄岩南宋古墓考古发掘”新闻发布会,对外通报了5月初发现的黄岩南宋赵伯澐墓发掘进展。据了解,该墓墓主已被确认为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七世孙赵伯澐,而赵伯澐墓棺也是浙江省内出土唯一没有被盗的墓棺。目前,考古人员已从该墓中清理出文物66件,以丝绸文物为主。5月2日,台州市前礁村村民杨计土在建造自家房屋时,发现了隐藏在地下的一副棺木。因该棺木与村里此前下葬棺木不同,认为有可能是古墓的村民将此事上报。当地文物部门与文物考古专家也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我们发现了一块墓志铭,时间显示是南宋的绍兴年间。我们根据墓志铭上的内容,确定墓主人是赵伯澐与其妻子李氏,这是一个合葬墓。同时也确定这是一个距今800多年的南宋古墓。”黄岩博物馆馆长罗永华说。据介绍,考古发掘出土的墓志铭是由赵伯澐为妻李氏撰写的,加上墓志记载李氏的生卒年月日和下葬时间,与《黄岩西桥赵氏宗谱》记载赵伯澐妻李氏的信息完全吻合,更印证了左穴墓主是赵伯澐,同时说明了《黄岩西桥赵氏宗谱》的可信性。该宗谱记载,赵伯澐是赵子英的第六个儿子。赵子英是赵匡胤的六世孙,在南宋初曾任台州府黄岩县丞。此外,据南宋《嘉定赤城志》记载,赵子英曾于绍兴五年(1135年)任台州府黄岩县丞;赵伯澐曾于庆元二年(1196年)主修黄岩五洞桥(现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些文物和史料环环相扣,证实了赵伯澐是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的七世孙。而在接下来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专家从该墓中也发现了大量珍贵历史文物。“南宋赵伯澐墓已清理出各种文物66件,这批出土文物以丝绸为主要特点。”黄岩区副区长陈金华在发布会上说。他介绍:“经专家初步鉴定,出土文物服饰形制丰富,涵盖了衣、裤、袜、鞋、靴、饰品等,并且纹饰题材多样,包含双蝶串枝、练鹊穿花、云鹤莲花等。同时出土文物织物品种齐全,有绢、罗、纱、縠、绫、绵绸、刺绣等品种。这批丝绸文物堪称‘宋服之冠’。” 陈金华指出,该批文物具有重要的文化、科技、艺术和历史价值。“出土丝绸文物可以还原南宋赵氏宗室成员当时的礼仪性服饰及日常穿着,具有古代服装文化的研究价值;其反映了丝织、提花等古代高超的手工艺技术,体现南宋手工业的发达,具有纺织技术的研究价值;同时文物的纹样设计蕴含典型的南宋风物,如双蝶串枝、练鹊穿花、云鹤莲花等吉祥纹样具有较高的艺术审美价值,折射出当时社会的审美取向。”陈金华说。记者也了解到,这66件文物呈现出了浙江从丝绸之源走向丝绸之府的历史轨迹。其中,最具特色的四经绞罗是五代绍兴地区越罗的延续,具有中国经济史的研究价值。而南宋时期台州等地对外丝绸贸易日渐兴盛,该墓出土丝绸文物为海上丝绸之路贸易提供了新的实证。

此外,赵伯澐随葬的南唐玉璧,是公元940年南唐开国皇帝李昪的祭天之物。此件文物尤为罕见和珍贵,可为中国历史学的知识体系填补空白。据专家介绍,赵伯澐墓棺是浙江目前唯一的未盗且保存完好的南宋棺椁,也是继武义徐谓礼墓和余姚史嵩之墓发现后浙江近年发现的第三例较有价值的南宋墓葬。据悉,由于此次赵伯澐墓出土的文物是以南宋丝绸服饰为主,尚处于初步清理状态,而清理、修复这些丝织品文物需三年多时间,目前无法公开展示。该批文物将在中国丝绸博物馆修复完成后进行专题展出。(完)。

丝绸 中国 老人

上一篇: "白鹿原"朱先生写的什么字体?学者称是魏碑孩儿体

下一篇: 插画师董阳谈出书初衷:希望小朋友更好地理解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