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收藏应该如何规避风险?


 发布时间:2021-01-14 21:08:49

充溢着文化气息的画廊鳞次栉比,一幅幅各具特色、品味不同的书画艺术品令人目不暇接。26日,第八届中国书画节在浙江浦江开幕,多个展览场所齐为慕名而来的观众奉上了一场“视觉盛宴”,令不少书画爱好者们看得如痴如醉。浦江县,是一个拥有1800余年悠久历史,人文底蕴深厚的江南小县。让人惊讶的是,这个人口仅39万的蕞尔小县,文字记载的书画名家就有255人。同时这里也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童话《神笔马良》作者洪汛涛的故乡。想必是浦江的奇山秀水锻造了钟灵毓秀的人文环境,文风鼎盛的浦江不仅有万年上山文化、千年郑义门,更是百年书画兴盛之地,有中国书画之乡、中华诗词之乡、中国民间工艺之乡等美誉,其中尤以书画为著。自宋迄清,方凤、柳贯、吴莱、宋濂等皆以诗文驰名文史。近现代张书旂、吴茀之、张振铎成就卓著,郑祖纬、徐天许等享誉画界。当代方增先、吴山明、柳村、张世简等一批画家更是声名鹊起,驰骋画坛。近几年,书画在浦江更是呈现“全民运动”之势,从政府到民间,崇书尚画的浓厚氛围已形成。三代喜书、四代善画、兄弟同书、夫妻共画的很常见,甚至还有许多“书画家族”和“书画村”。

因传统文化的熏染,拥有大量业余作者的浦江书画非常接近于文人画,洋溢着一股浓郁的书卷气。目前,浦江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8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40余人。浦江书画文化的浓厚氛围,少不了当地政府的推动。从1994年开始,浦江相继兴建了书画街、美术馆、吴茀之纪念馆,方增先书画碑刻院等书画陈列、展览、交易场所。1995年始,该县每3年举办一次书画节,至今已成功举办了七届。据悉,每届书画节都有数以万计来自国内各地的书画家、文化界知名人士和外地客商齐聚浦江,扩大了“中国书画之乡”的名气。同时,书画节盛会也促进了浦江与外地书画艺术交流和合作,促进了浦江书画市场的繁荣和发展。此外,2015年初,中国美术家协会与浦江县人民政府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决定从2015年至2019年连续五年在浦江举办以“万年浦江”为主题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而本届作品展于9月26日至10月8日在浦江仙华文景园书画会展中心举行,作品面向全国征集,共收到作品2135件,从中评选出优秀作品40件,入选作品154件,共计194件。

书画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也推动了书画产业业成交额的连年上升,2013年达到1亿余元,同时带动了书画培训班、裱画店等相关产业。另值得一提的是,书画文化还提高了浦江工业产品的文化内涵和工业附加值,无论绒绣、草编、花边、竹编、麦秆贴等“五朵金花”传统产业还是绗缝、水晶等新兴产业,都烙上了书画文化的印记。毫不夸张地说,书画已经成为浦江一大文化产业和经济发展新引擎。在26日上午开幕的第八届中国书画节上,记者看到,以“万年浦江”为主题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内中人头攒动,熙攘往来。一幅幅山水画或取材上古,或摹绘田园,笔法清丽、意境淡远,引观者驻足欣赏、交流,并啧啧赞叹。据悉,本届书画节由浙江省文化厅和浦江县人民政府共同举办,除了一项全国性展览,还有六项书画专题展览,同时还将举行浦江第十届书画展销周和第九届农民文化艺术节,内容包括民俗表演、浦江非遗展示和优秀节目展演等等。(完)。

多年的文物修复和保护工作意义非凡,并且获得了很大的成就感。”在陕西历史博物馆文物修复室,58岁的罗黎如是说。在他看来,能与文物打一辈子交道是此生幸事。丰富的文化遗存,深厚的文化积淀,形成了陕西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在被誉为“华夏宝库”的陕西历史博物馆,“隐匿”着包括“书画”“金属”“陶瓷”等不同类别的数十个文物修复室,如同一个庞大的“文物医院”。在“书卷气”浓厚的书画修复室,修复师邵永梅全神贯注地为一幅清代书画进行“清创手术”。她与这些残破的古代书画已相伴六载。一侧的白板上写着最近一次的书画修复方案,上面记录着“保护技术路线”“装裱格式、色系”等工作。“为了防止书画滋生霉斑或掉色,修复室的温度、湿度、光照必须保持稳定。”邵永梅说,修复一幅书画作品大约要经历数十道工序,每一步都得按部就班。不同文物的修复时长不定,短则两三个月,长则需要数年。每日工作伴随的嘈杂电磨声,让金属文物修复师马腾飞非常向往安静的生活。“干我们这个工作,巴不得每天回家都扎到书堆里,就为图个清静。”马腾飞笑称,翻看各种历史文物书籍不仅是爱好,同时也是提高文物修复技艺的“秘籍”。

金属文物修复工作相对复杂,根据不同文物的属性和状态,修复时需运用锤、钳、锉、刷、钻等“十八般武器”;给文物“祛斑、除皱”,尽管电子显微镜等技术日益成熟,但在文物修复师看来,自己的双手更值得信任。在陶瓷文物修复室中,修复师程蓓正用工具不断打磨刚刚修补过的瓷盘。她身旁不远处残破的三彩马俑,将会在文物修复师手中恢复“风采”。打磨、上色等工序被程蓓完成得有条不紊,从容的背后是她练习数年的付出。“陶瓷修复工作很细腻,所谓‘七分打磨,三分作色’。”程蓓说,为了完美还原文物的神韵,回家后一有时间便练习雕塑,找找感觉。今年是陕西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罗黎在此工作的第31个年头,至今已修复过数百个文物。“我们做文物修复本身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它既要‘修旧如旧’,又要带有可辨识性。”罗黎说,如何让专业人员能够识别出文物的修复痕迹,同时又让观众看不出来,是每次文物修复时都会遇到的“纠结点”。对于文物修复工作,罗黎心存忧虑:“文物修复需要大量人才,可实际上能够专门培养这方面人才的学校和机构并不多。从对历史负责的角度来讲,把这项工作做好,意义重大。

” “因为心怀对历史的敬畏,所以越干越胆小。”这是文物修复师们常提到的一句话。对他们来说,努力留住历史的“痕迹”,是每位“医生”必须坚守的职责。(完)。

书画 风险 市场

上一篇: 人大代表忧地方戏曲文化前景 吁利用网络传承

下一篇: 国内外90余名专家学者齐聚河北衡水研讨董仲舒儒学发展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