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锺书手稿集·外文笔记》第一辑出版 共三册


 发布时间:2021-01-16 01:26:09

拥有众多粉丝的盗墓题材小说《盗墓笔记》终于要拍成影视剧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两种版本,一个是电影,一个是季播剧。在刚刚落幕的上海电视节上,《盗墓笔记》小说原著作者南派三叔以及欢瑞世纪、光线传媒等联合宣布,启动“盗墓笔记大计划”。据介绍,《盗墓笔记》电影还未开拍,就引起关注,很多演员纷纷要加入其中。片方在发布会上表示,电影一定会请到顶级华语片导演执导,“《盗墓笔记》有9部小说,我们现在的开头很重要,拍好了后面就会继续拍,但若第一部拍不好,后面就算了。” 据透露,电影将于2015年开机,2016年与观众见面。记者杨竞报道。

“《钱钟书手稿集·外文笔记》(第一辑)新书首发式暨出版座谈会”日前在商务印书馆召开。《外文笔记》第一辑(全3册)是钱钟书先生留学欧洲时的外文读书笔记。记者 刘婷 据出版方介绍,《外文笔记》是钱先生于20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间,循序渐进阅读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拉丁语、希腊语7种语言书籍所做的笔记,涉及题材包括哲学、语言学、文学作品、文学批评、文艺理论、心理学、人类学等众多领域。此次先期出版的第一辑,是钱钟书先生留学欧洲时的外文读书笔记,涉及英、法、德语和少量的意大利语、希腊字母。钱钟书先生去世后,读书笔记一直由其夫人杨绛先生精心保管。在交付出版社之前,杨绛先生已经对手稿进行了初步的清点和整理,并亲自邀请外国专家对外文笔记进行整理和编目,早在《外文笔记》全面展开出版工作之初,杨绛先生就亲自为其题写了书名。出版座谈会上,杨绛先生通过录音的方式表达了她的喜悦和欣慰之情。在序言中,杨绛先生写道,“钟书做一遍笔记的时间,约摸是读这本书的一倍。他说,一本书,第二遍再读,总会发现读第一遍时会有很多疏忽。最精彩的句子,要读几遍之后才发现”。德国汉学家、《围城》的德文译者莫宜佳博士和她的丈夫莫律祺应杨绛先生邀请,为笔记进行整理和编目。

他们将全部笔记按时间先后重新排序,分为六辑。莫宜佳表示,这些笔记是跟钱先生本人分不开的,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会激发读者和学者的兴趣,启发他们做更深入的探讨。

近日,长春市一中考考场外,几位今年的高考状元卖起了“状元笔记”,50元一本,受到很多家长的追捧。“高考状元的笔记本,里面肯定有很多精华,我得给孩子准备一本。”一考生家长说。这事儿并不新鲜,之所以引发讨论,无外乎两点,一是高考状元能不能卖笔记,二是状元笔记有没有用。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当然能。这就像每年大四学生离校前,出售自己的二手货一样,高考状元卖自己的笔记,无可厚非。至于笔记有多大用处,却是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自己记笔记的习惯,每个人对知识点的掌握程度也不同,别人的笔记未必适合自己。家长买下这些笔记,多半也是一半作参考,一半是激励。所以,对状元笔记,不必过于追捧,也不必批评家长乱投医。倒是这些状元的经济头脑,很值得鼓励。

全十编,共计102册约2266万字……由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学者编纂完成并全部出齐的《全宋笔记》30日在上海师范大学首发。中国宋史研究会会长包伟民在贺信中评价,这是中国古籍整理事业的一项重大成果,也是宋代历史资料整理工作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包伟民说,笔记类图书几乎占中国十至十三世纪存世文献总量的近四分之一,其所蕴藏的历史信息独特而珍贵,长期以来却因保存散乱,文本错讹,不易利用。点校本《全宋笔记》共收入宋人笔记477种,几乎将存世相关文献搜罗无遗,为辽宋夏金史研究提供了一座最完整、最可靠、最方便的笔记类巨型资料宝库。“《全宋笔记》编纂整理与研究”项目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项目首席专家、主编,上海师大古籍研究所教授戴建国认为,古代笔记是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笔记既有对社会重大事件的记录,也有对微观生活的具体生动叙述,蕴含着丰富的社会文化信息,内容极为广博,涉及哲学、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科技、艺术、宗教、民俗等领域,保存了大量正史不屑记载的科技、文化、社会史等方面的珍贵资料,是了解中国古代文化和社会生活的第一手资料,具有其他文献不可替代的研究价值。

据了解,入宋之后,笔记进入了它的成熟期,原先笔记中的志怪传奇内容逐渐淡化,注重社会现实成为主流。这种不拘一格的随笔记事的文体深受宋人的喜好,上至宰相大臣,下至僧侣、布衣,都撰写有笔记。宋代笔记的思想性、学术性日趋凸显。据统计,传世的宋人笔记有500多种,《梦溪笔谈》《萍洲可谈》《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东京梦华录》等构成了中华民族记忆的瑰丽宝典。戴建国介绍说,在程应镠等老一辈学者的率领下,上海师大古籍研究所曾经整理出版过《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文献通考》等大型宋代史籍。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上海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在全国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员会的支持下,曾尝试开展对宋人笔记进行系统检索的工作,并选了二十种宋人笔记进行试点。在整理此二十种宋人笔记基础上,整理范围进一步扩大到所有现存宋人笔记,制定了全面承担《全宋笔记》校点整理的工作计划。王水照、徐规、朱瑞熙、李裕民、陈尚君等学者以各种方式给予指导,特别是全书序者,已故清华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清华古典文献研究中心主任傅璇琮对整理工作悉心指教,倾注满腔心血。

“如今,有些当年曾给予指导、参与筹划和整理的先生已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些先生为总集所作的贡献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戴建国说。学界前辈有言:“宋人笔记很难标点,内容复杂,比正史还难整理。”据介绍,本书所收笔记以宋朝人所撰为限,与宋朝同时的辽、西夏、金等少数民族政权所属作者之笔记不收。本书收录断限,凡五代入宋以后有笔记者,则连带收其入宋前的笔记。宋亡以前有笔记者,连带收其入元后的笔记。本书按作者世次分编出版,原书不存而由他书辑得者,则编入末编。每部笔记均由整理者撰写一篇有学术价值的点校说明,内容包括作者小传(凡正史有传者,则略言之)、成书经过、内容评价、版本情况及源流、所用底本及校勘概况等。戴建国表示,《全宋笔记》对先前学术界已有整理本的笔记文献,多有匡正,在充分吸收前人时贤成果基础上,整理品质有所提高。更有大量的笔记文本为学界首次整理,仅如佛学类笔记,就有《罗湖野录》《云卧纪谈》《丛林盛事》等,大多为宋代僧人所作,多佛门闻录,颇具佛学史研究价值。

不过,戴建国也指出,古籍整理工作是一项严肃而慎重的学术事业,任重而道远,希望团队的工作能对学界有所补益,同时真诚地企盼学界同仁和读者对工作中的错误和不足之处提出宝贵意见;而将笔记的系统研究提到日程上来,将笔记的分类从传统框架走向现代规范化的梳理,建立起科学体系,将笔记作为相对独立的门类文体进行学科性研究,是今后工作的进一步拓展方向。(完)。

笔记 钱锺书 外文

上一篇: 西藏“喇嘛玛尼”说唱艺术濒临失传 记录工作完成

下一篇: 经典名剧《西门豹》将亮相 主题积极情节曲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