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发布2019年度复印报刊资料转载指数排名


 发布时间:2021-01-16 10:49:54

新华社发出“芷江将首次公布日本向中国投降原始视频”的新闻稿;7月7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3分钟的原始视频资料;7月8日新闻联播播出了3分12秒的视频资料,成为当时最为轰动的新闻,网上点击量每小时突破10万,一时间,芷江成为国内外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 这一段尘封69年历史瞬间,如今得以再次重现。昨日,《法制晚报》记者找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去解读寻找视频背后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一个“小人物”20余年苦苦追寻 今年48岁的吴建宏于1987年调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工作,当过勤杂工、讲解员、副馆长,直至馆长。吴建宏说,1989年当讲解员时,当时纪念馆资料不全,影响不大。他感到很有压力,因为很多人看了受降旧址后,都深有感触,想深入了解这段历史,观看更多的资料。“我们这一代人啊,有责任把这段历史重现,使资料更加丰富和完善。”吴建宏平时大量收集芷江受降的历史资料。而这个念头最初形成,是在1990年。当时,他和同事们在征集文献资料时,偶尔发现两份海报。这是抗战胜利后,重庆民众影剧院和国泰影剧院加映新闻纪录片《芷江受降——降使今井》的海报。“既然当年有这个新闻片,也就是说,这段历史应该有视频记载。

”吴建宏坚定一个信念,反映当年日本在芷江向中国投降的视频资料一定保存于世,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它。1999年担任馆长后,吴建宏寻找视频的愿望更加强烈。他遍寻全国与抗战有关的纪念馆,但一无所获。其间,他5次去台湾,到了中国国民党党史馆等,找了一些抗战老战士的后代,每次也都是带着遗憾回来。在中国台湾省获重要线索 在中国台湾省,中国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明煌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给了他一份录音资料,这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当日的广播资料。并为他指点迷津:可考虑把寻找的范围扩大到美国。“对呀!”吴建宏想,当时美军飞虎队驻扎芷江,受降仪式上也有美军代表,很有可能美国人把这段历史视频带到了美国。“我每天都要看新闻,非常关注美国的动态。”吴建宏说,抗战胜利60周年后,美国一些研究所、档案馆等相继解密二战相关文件资料,蒋介石日记都原封保存在胡佛研究所,这坚定了他的信心:视频资料在美国。带着寻找原始视频的使命,2006年10月,吴建宏来到美国。在美国17天,他一头扎进当地资料馆、档案馆里,但还是无功而返。历史的机缘有时有一定偶然性。近年来,在发动国际友人帮助寻找视频资料的同时,吴建宏开始筹备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他考虑到,芷江作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总受降地,可以通过一种表现形式,完整反映日本投降的历史。

2008年,吴建宏萌发了一个创意,以大型油画的形式,把中国共产党在山东枣庄及其他16个受降区接受日本投降的历史场面展现出来。而这一个创意,促成了原始视频的现身。画家奔波中美 大洋彼岸找到视频 “我要找一个非常著名的油画家,对芷江受降、抗战这段历史有钻研的。”吴建宏最终找到钱德湘老师。钱德湘,今年64岁,祖籍芷江,原是湖南师大教授,现和夫人谭明利旅居美国,是美国油画原创协会的会长。2008年,吴建宏联系上钱德湘,谈了他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2010年,钱德湘将展现日本在芷江投降的大型油画《历史的记忆》,捐赠给受降纪念馆。2010年开始,钱德湘夫妇在美国及北京、芷江来回奔波,找资料搞创作,整整忙碌了3年。钱德湘告诉吴建宏,美国的档案馆、资料室资料堆积如山,找寻一个视频资料,如同大海捞针。“吴馆长,你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去年5月的一天,钱德湘夫妇兴奋地从大洋彼岸打电话给吴建宏,说他们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20多分钟原始视频。钱德湘夫妇为了保证资料安全,考虑得十分周到。为了对这段历史负责,对祖国负责,他们决定亲自送回祖国,送到芷江。因为通过邮件怕辗转万里中途丢失,网上发送又怕泄密。去年10月,钱德湘夫妇从美国坐飞机回国,专程赶到芷江,将视频资料交给吴建宏。

为了防止损坏,视频资料是使用防震、防碰撞的多层软包装,里三层外三层包起来的。“看过这段视频后,确定是芷江受降这段历史,我非常激动,几天睡不着觉。”吴建宏说,这些资料非常珍贵,目前为国内唯一的,钱老师夫妇功不可没。发布视频 给日本右翼势力提个醒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在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公布受降的完整视频资料,吴建宏也做出了回应:“有它的特殊的纪念意义,因为日本现任的首相安倍晋三,在违反和平宪法,这些右翼的行动提醒我们,一定要把日本投降的视频公布于众,给日本的右翼势力提个醒,警个告。告诉他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视频资料到我们手里后,以什么形式、什么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课题。”吴建宏说,“我们与中影厂合作,以原始视频为基础,加以受降遗址实景等,拍摄了一部《民族的胜利:1945芷江受降》的30分钟纪录片,争取在今年适当的时候向世人公布。” 吴建宏表示,选在芷江受降主要是因为芷江建有大型军用机场。“芷江机场是二战中盟军在东方的第二大军用机场。”当时的芷江是战略要地,向西是重庆、向东是南京,是交通要塞之地,自西汉建郡以来一直有“黔滇门户”、“全楚咽喉”之称。1934年,军事家蒋百里就极力主张“中日战争爆发后,战时大本营宜设在湘西芷江、洪江一带”。

文/记者 李洪鹏 “芷江受降” 1945年8月10日,在受到美国原子弹轰炸之后,日本裕仁天皇已顺天命,决定无条件投降。11日,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代表中美英苏四国答复日本,准予保留天皇制,接受投降。15日,中国政府外交部收到日本正式投降电文。21日上午11时15分,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八人乘坐冈村宁次的专机由汉口飞抵芷江受降,历时三天52小时。(记者 李洪鹏)。

人文 报刊 资料

上一篇: “八大山人”册页现身拍台 估价3500万港币

下一篇: 家书育人 杭州“廉洁好家风”主题教育活动掀热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