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张的广告可能会骗人


 发布时间:2021-01-27 01:46:31

韩寒众多头衔中,最广为人知的应该还是“作家”吧。的确,韩寒的文学天赋,进而他在文史哲方面的深刻见解,确实异于常人。其中既有天生的,也必有后天的。可韩寒真的成功了吗?他的横空出世,让这个社会为之一惊,吸引了包括我在内的众多粉丝,他的桀骜不驯,他的剑走偏锋,都让他与众不同。可在众多粉丝中,又有几人敢去效仿、能去效仿呢?抛家舍业,专注于自己的特长,进而名噪天下?我没这胆量与能耐,我想或者绝大多数人也同我一样。每个人都由自己的家庭、亲人、朋友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罩住,韩寒亦然。但他却挣脱了那层捆绑自己的网,大踏步地前进。所以,与其说是社会造就了韩寒,不如说是韩寒抛弃了社会。可就像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手掌一样,韩寒抛弃了社会,却又离不开社会。在岁月流逝中,他年少时的锐气,不断被社会冲压,如同流水般冲光了棱角的石头,他开着他的赛车,“轻带刹车转弯”,去出席他“相对相信”的产品的“商业活动”,再去趟录音棚、电视台或电影院,逐渐减少了网上“打笔仗的次数”,再也没有“天下论写文章,老子排第二”的豪情与狂妄。韩寒的社会理想尚未实现,社会却先行改变了韩寒。

在常人眼里,韩寒早已功成名就;可是,以他文章中、字里行间里的标准,特别是十六岁时参加全国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试时那篇惊世骇俗的作文——《杯中窥人》展露的他自己对人和人性所理解和期望的标准和高度,不得不说,韩寒已经失败!他挣脱了束缚在自己身上的小网,却成就为现代中国这层大网上的一个纽结;他冲破了应试教育体制下的牢笼,让笼子里的我们欢呼雀跃,但似乎也仅此而已;他的出现,如同物入池中,泛起了阵阵涟漪,却并未从池子底部长出一支或更多的荷叶来。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时代的悲哀?是自然的法则,还是人性的弱点?他以《杯中窥人》启幕,难道会如“纸团渐沉杯底”、继而成为“杯中之窥人”来谢幕? 不过,对于他少年时所崇尚的杂文梦或文学梦而言,他现在的境况,或许正是社会给予韩寒的砥砺吧。我相信,韩寒依然是韩寒。

新书叫板咬余专业户 余秋雨:被攻击我深感荣幸 继2004年的《借我一生》后,即将由陕西师大出版社推出的《问学余秋雨--与北大学生谈中国文化》,算是5年来的时间里余秋雨真正的全新作品。在书中,余秋雨专门就一些攻击自己“错别字、诈捐”的言论进行了回应,表示不会和他们辩论,而要“以无言的方式,把他们锁定在他们的等级里”。咬余专业户以前是我的崇拜者 文化领域里,余秋雨的对手着实不少,比如揭露他的书有诸多错别字以及地震诈捐门等,这些人被余秋雨统称为“咬余专业户”。不过这么多年来,对“咬余专业户”的攻击,余秋雨本人却从不回应,这次在《问学余秋雨》一书中,余秋雨专门就这一问题进行了回答。“一共五个人,后来退出一个,剩下四个。以前都是我的狂热崇拜者,但崇拜过了头,一个盗印我的书,一个抄袭我的书,都受到我的斥责,他们就转身成了攻击我的人。由于我国法律在实际执行中不把诽谤罪、诬陷罪、侮辱罪列入刑事案件,更由于我国的媒体热爱名人的负面新闻而不必承担任何罪责,他们这四个人十几年来如入无人之境。”余秋雨称,“咬余专业户”最希望的是与他辩论,所以他不会给对手机会,只“以无言的方式,把他们锁定在他们的等级里”。针对“咬余专业户”每次行动都能得到很多人响应,余秋雨认为,这是因为沉积在中国文人心底的整人之恶,只在“文化大革命”中爆发过一次,后来被压抑了,而现在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个倾泻的口道。

“为此,我深感荣幸。”余秋雨如是回答。不光是攻击余秋雨,名人的负面新闻永远是最受欢迎的,比如在网上一直就有人指责章子怡不爱国、刘德华是大话王等,余秋雨认为:“攻击名人的道德缺失,是一些真正道德缺失的人借着名人在完成一种自我精神补偿。他们见财、见色、见权都会产生一种犯罪冲动,但社会上树立的却是一系列道德模范,他们无处宣泄这种犯罪冲动,只能通过对名人的幻想或诬陷来勉强寄托。”余秋雨觉得,要整治这种现象,只能依靠哪一天诬陷罪、诽谤罪和侮辱罪可以获得审判。在《问学余秋雨》一书中,余秋雨坚持认为有关他的争议都是反对者挑起的,包括“假捐款”事件也是伪造的,他会和这些人周旋到底。(冯伟宁)。

广告 名人 社会

上一篇: 台湾“花婆婆”方素珍苏州讲绘本故事

下一篇: 评论:不应妖魔化中国游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