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皇室乐器“沛筑”仿制成功 已失传千年


 发布时间:2021-01-14 06:51:32

120年前由英国伦敦制造的投币自动演奏钢琴,泰国制造的木琴,中国竹笛、埙等古今中外乐器,错落有致地展陈于位于福州的福建省宜天乐器博物馆内,令观众流连忘返。当天,福建省宜天乐器博物馆恢复对外开放,限量接待参观者,观众参观须全程佩戴口罩。春光和煦,记者见到该乐器博物馆馆主、退休乐器工程师陈恭老人,防护口罩没能遮住他眼镜后一双充满睿智的双眸。1946年出生于福州的陈恭称,自己是福建职业艺术学院的退休乐器工程师,早年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乐器制造专业,精通乐器制造和维修。他喜欢在网上购买一些老旧乐器,然后将它们修复。2005年,陈恭在福州创办了福建省宜天乐器博物馆,占地400平方米,共收藏古今中西乐器逾千件。在陈恭看来,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对世界文明发展史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作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乐器文明史,国人却知之甚少。“早在7000年前,中国先人就发明了世界最古老的乐器——骨笛、埙、缶;世界上最大的乐队是唐代的宫廷乐队;世界上第一张乐谱为古琴琴谱《碣石篇幽兰》,是中国人写出来的;当今音乐演奏普遍使用的十二平均律,也是中国人最早发明的。

” 陈恭表示,疫情期间,他常独自一人来到乐器博物馆,工作8小时以上,至今已经修复了20多把中外名琴。“希望全世界携手共克时艰,早日战胜这场疫情。” 参观间隙,福建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演奏家陈庄应邀现场为观众演奏大提琴曲《爱的礼赞》。“疫情发生后,从电视上看到驰援湖北以及奋战在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先进事迹,深受感动,今天特意演奏这首大提琴曲,向他们表达敬意。”陈庄说。福建省歌舞剧院主持人、青年女高音郑晓晶告诉记者,陈恭老人疫情期间仍然全身心投入于乐器修复的工匠精神,尤其值得青年一代文艺工作者们学习与传承。(完)。

国泰艺术中心音乐厅继首场独立音乐秀即小河的《心生万雀》反响空前热烈,由朱芳琼、李带菓联袂演绎的二重奏《在呼吸之间跳舞》音乐会再次另类登场,座无虚席。李带菓与朱芳琼二重奏《在呼吸之间跳舞》,是重庆門唱片和他们一起精心筹备了半年多的一个精品音乐人,也是两人合作长达五年的终极呈现。呼吸之间,他们带来一场新民乐、新世界音乐的音乐大餐,在让人期待的律动里,带观众一起跳舞。素有“音乐仙童”之称的美籍华裔李带菓,作为国内最有才华的先锋实验音乐家之一,他在现场的大提琴、琵琶演奏中,双眼微闭,如痴如醉。其兴之所至的招牌笑声更是让听者惊为外星人,穿透听者大脑,过耳难忘。中场休息时,两位中年观众对于李带菓与朱芳琼的音乐风格颇为称赞:“第一次听,挺神秘的。感觉是他俩在朝拜、祭祀着什么。”此点评恰恰与李带菓的音乐追求十分契合,他曾研究二十世纪文学和哲学、宗教且爱好心理学和政治学,同时学习中国音乐的美感、历史、乐器等,各种风格的音乐在他弹指间超然融合。

也正是李带菓对音乐亦庄亦谐的“修炼”,同为知音的朱芳琼带着自己以陶瓷为主的手工乐器,悠然坐定,返璞归真,率真地相对吟唱。据了解,近年朱芳琼花很多时间研制陶瓷音箱和乐器,深居简出,小有成果。当他准备演奏陶瓷乐器时,缓缓将其托起,轻柔爱抚,贴面耳语。一些粉丝认为,“更多的人开始从现场而非唱片去解读朱芳琼的精神世界,而其音乐现场也更逐渐倾向于自由而严谨的即兴。”二人在默契配合间衍生出一种奇妙的原始生命力,李带菓的拨弦与朱芳琼的拍击两两呼应,小高潮此起披伏,虽没有清晰的歌词与流畅旋律相串联,但众人在节拍的“一唱一和”中觅得空灵之境。有听众赞:“我听完就《心经》最后几句——‘是大神咒,大悲咒,大明咒,无上上咒。潜心祈愿,终得此咒。’”。

云锣、四胡、胡琴、双清、笙、铛、鏷等17种乐器顺序摆放在墙根。“今天我们合练清音十番曲中的《浪淘沙》和《惜黄花》”。排练室内,95岁的清音会乐师樊双福对参加排练的乐手们说。说是“排练室”,这里只不过是一间只有30平米的简易板房,没有电扇、没有空调、没有南北通透的窗户,26位身着黄色绸装的演奏者挤在狭小的空间,认真弹奏着他们挚爱的清乐,很快便汗流满面,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对十番的热爱。云锣的清越飞扬,长笛的龙吟声声,蒙古二弦的呜咽倾诉,琵琶的汩汩流动、拍板的脆响与撞钟的清亮柔和在一起,简易的排练室瞬间传出曲曲曼妙和谐、具有独特韵味的清宫廷乐。承德清音会形成于民国初年,是传承和演示清音十番的民间音乐组织。据史料记载,清音十番源于明末清初的江南丝竹,后为宫廷内的宴飨之乐。乾隆时期,一位精通‘十番’、演奏技艺高超的宫中官宦被贬热河,遂将“清音”传入避暑山庄。清政权结束后,内务府人员被遣散。1920年,同为原清音班骨干乐手唐锡福、王子仲成立了承德清音会,有会员20余名,从此清音十番走入民间。

今年74岁的承德第7届清音会会长、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钱树信告诉记者,早年的清音会使用的乐器大部分继承于避暑山庄南府行署乐队,也有抄自和珅府及民国初年所购买。这些乐器无论造型、选材、雕刻、装潢非比寻常。其中匙琴、双琴为乾隆年间的制品,堪称无价之宝,目前存于避暑山庄博物馆。“如今的清音会使用的是1980年从北京乐器厂仿制的17种乐器。” 早年的清音会延袭了宫中乐队的纪律与艺术要求,成为热河一带水平最高的音乐组织,“常出现于上层社会政治活动的场所或地方的重大活动之中,有时也到承德郊外的沙堤门为百姓演奏。” 清音会演奏的乐曲均为十番乐,有《浪淘沙》、《玉芙蓉》、《水龙吟》、《月下海棠》等23首乐曲,乐谱为工尺谱。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清音会受到冲击。1982年承德清音会重新恢复,当年劫后幸存的8名老乐手找出珍藏多年的乐器,整理出16首曲子(其他7首乐曲失传),几成绝唱的清音十番重新奏响。光阴不饶人,随着老艺人的相继过世,清音会面临解散。

2001年,河北民族师范学院为挖掘、抢救这一历史文化遗产,组建了26人的“老教授避暑山庄宫廷音乐社”。目前第七届清音会的36名成员中,年龄最长者笛子乐师樊双福今年95岁,最小的也已46岁。樊双福,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河北民族师范学院数学系退休教师。“12年前我有幸接触了16首后宫细乐。它独特的韵律和典雅、优美,温婉的曲调,既有鲜明的宫廷色彩,又有浓郁的民间风格。一下子就爱上它了。” “他的心里只有这些曲子。每天除了吃饭、休息、其他时间都在吹这些曲子。” 樊双福妻子李艳秋说。“人岁数大了,气息有时候不连贯,每天练习,增加肺活量,手也不抖,才能不影响演出效果。”樊双福解释说,清音十番虽源于江南丝竹,但其在传承演变过程中又融进了北方的吹奏乐。其演奏完全不同于民间那种“拙笙、巧管、浪荡笛”或支声复调式的合奏方法。而是采用齐奏形式,不许加花,严格要求各类乐器均演奏相同的旋律,可以根据曲子名称或旋律特点随意衔接连续演奏。乐队的鼓手居统帅地位,音乐的情绪变化和乐曲的自由衔接由鼓手掌控。

呈现出丰满流畅、优美典雅的风格。2006年,承德清音会被列为河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文化部公示为非遗项目。2007年以来,承德清音会就参加国家、省市重大活动演出近400场。被文化艺术界誉为“活化石”、“中华音乐艺术的一朵奇葩”。随着古老的宫廷音乐大多已随着历史的烟云飘散无踪,惟有这清音十番生生不息,成为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的重要遗存。承德第7届清音会会长钱树信告诉记者,目前清音会最大的困难的就是资金、活动场地等诸多难题。为此,他殚精竭虑,四处奔走。“因为缺少经费,乐器修理、保养全靠化缘,就连这个简易的排练场地,都是借用人家的。”2013年初,也因为经费问题,清音会放弃了去奥地利金色大厅‘相约维也纳’的演出。“我们36名成员中60岁以上占80%,每个人都没有报酬,每个人都在坚持,为的是薪火相传啊!清音十番不能在我们手里中断。”眉头紧蹙的樊双福激动的说,因为缺少经费,我们传承的路走得好辛苦。(完)。

郝敬春 乐器 比利时

上一篇: 宁夏回族青年学者王正儒著作《民间宁夏》出版

下一篇: 岁末,给我一个看电影的理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