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丫鬟》编剧:于正曾说抄袭不超20%法院不追究


 发布时间:2021-01-26 14:15:23

作为享誉文坛的华人作家,当严歌苓首次为宣传自己编的剧出现在媒体面前时,还是让人颇感意外。昨日,严歌苓现身上海为东方卫视热播新剧《娘要嫁人》助阵,“主要也是为了回来见见老朋友,不是专程为剧宣传”。一如既往的精致妆容,严歌苓却不似从前的奇情与孤傲,在与记者对话时欢笑畅谈。见习记者 梁宁 说新剧:齐之芳首先是个女人 记者:您一直擅长刻画与命运挣扎不被世俗理解的女性人物,《娘要嫁人》中的齐之芳带着三个孩子,在三个男人之间纠结,引起一些观众的反感,您怎么看? 严歌苓:我发现在任何一个国家,孩子都比父母要自私。

就像《娘要嫁人》中大毛说的一句话:“你们有什么资格说爱情,爱情是我们的事儿。”齐之芳首先是个女人,通过这部戏,我就是要挑战孩子们的观念,告诉大家尊重父母的情感需求,不是说失去另一半后就不能追求自己的感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记者:齐之芳一直周旋在三个男人之间,有观众说戴世亮负责爱情、李处长负责面包、肖虎负责照顾孩子,您喜欢哪个人物? 严歌苓:我最喜欢肖虎,他和齐之芳的感情是逐渐渗透的。齐之芳和戴世亮的感情含有青春的影子,是那种男才女貌的喜悦;和肖虎的感情则是成熟的、相濡以沫的,这种感情才更加牢靠。

记者:您笔下的女人似乎都蛮悲催,为什么喜欢把女性放在时代重压下? 严歌苓:每个人都是一个国家的大历史的折射,那个年代、那个岁数的人物都不可能绕开这些事儿。在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中,女人的个体命运会体现得特别强烈。劝同行:别抱怨,干好活儿 记者:之前您说不想再写电影了,是觉得电视剧创作环境好一些? 严歌苓:大家为争奥斯卡而闹心,艺术目的一旦不纯,肯定也做不好。电影是不能一稿解决的,我写电视剧却可以一稿定酬,写完之后就再也不管了。有些电影很多台词改动很大,像《危险关系》的台词改得傻死了,我的话最后就剩下两句。

记者:现在很多中国编剧抱怨地位低,怎么看中美的编剧地位? 严歌苓:中国编剧蛮好了,稿酬很高,好莱坞编剧据我了解是八九万每集,现在可能十来万了,这在国内远远不止了。我和张艺谋也说他花的价格可以请到很好的好莱坞编剧。记者:有什么建议给其他编剧? 严歌苓:我不是最热门的编剧,电视剧里我是一个中等编剧,很多人都比我写得好。很多编剧都喜欢攀比,那谁谁谁凭什么拿这么多啊,我从来都不会这样。我的建议是不要老盯着钱,钱拿得多不值得羡慕,活干得好才值得羡慕。记者:有传您的作品都是1000万起价,是不是这样? 严歌苓:纯属造谣。

记者手记 面子很“作” 里子很“真” 有人说严歌苓是个很“作”的女人,连生活多年的丈夫,都很少看到她素颜的样子,就像《娘要嫁人》中的齐之芳,即使前夜纵横泪流,早起也要弄妆梳洗,人前一幅摇曳生姿的样子。“女人需要自我约束,就像我的房间每天都要有鲜花,这并不难,但很少有女人对自己有这份心。” 本以为这样的女作家很会傲娇,说起话来必须高贵冷艳。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严歌苓却干净利落,不回避、不闪烁。面对她缺席中国社会的质疑时,她坦承:“确实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的变化那么快,写当代中国的生活也是我比较胆怯的。

”谈及自己在两个国家之间游走时,严歌苓干脆将自己描述为“非主流作家”:“我不是国内作家主流中的作家,在国外也是一个外族作家,不过我喜欢这种身份,会有一种更冷静的视角。”尽管说话慢条斯理,严歌苓也会爆粗口:“干吗要犯贱!做电视剧不要眼睛老是盯着国外,做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当记者问到新作《陆犯焉识》是否会被张艺谋搬上荧幕时,就算是好友,严歌苓也不留情面:“谁说要给他拍了!这个拍不拍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昨日下午,琼瑶用微博隔海举报于正抄袭,引发广泛关注。被指责的于正迅速发表回应声明,推崇琼瑶是“鼻祖”的同时,又指抄袭传言是“误伤”。不过,在诸多网友看来,二人这一怒一答间,同时为两部剧都博得了关注度。“你们都赚大了。”有网友说。琼瑶发难被抄袭“气病了” 于正的名字一直与争议绑定在一起,“抄袭”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于正编剧的《宫锁连城》正在湖南卫视热播,收视率高居同时段第一。昨天14时,琼瑶在微博发表长文,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举报《宫锁连城》“严重抄袭”其著作《梅花烙》。琼瑶详解说,现在,她正准备翻拍自己22年前的作品《梅花烙》,却发现被于正抄袭:“今年春天,我的《梅花烙传奇》海报已经推出,辛苦的剧本工作,占据我所有的时间。

就在此时,惊闻湖南卫视要播出于正的《宫锁连城》,将《梅花烙》的故事全部抄袭!我们核对该剧本,这才惊知,所有《梅花烙》的剧情和桥段,全部被此剧盗用!我的儿媳何琇琼立刻联系湖南卫视,出示证据,请求不要播出该剧……此事让我受到深深打击,我已写了25集的正版剧本也因而停摆。” 琼瑶在痛斥“创作艰难,抄袭容易”的同时,也表示自己一气之下,已经病倒。“希望有正义的朋友,拒看于正电视剧……”琼瑶说。于正回应“巧合和误伤” 琼瑶的公开信发出不久,于正迅速在微博上做出回应。不管是抬头的“亲爱的琼瑶阿姨”、正文中自称“看着琼瑶的戏长大”、夸奖琼瑶是中国言情剧的鼻祖,还是落款的“后辈于正”,一副“尊老爱幼”的谦恭样子,却都被网友嗤之以鼻。

回应中,于正坚称《宫锁连城》是自己的原创:“我们筹备之初就决定要用‘偷龙转凤’这个桥段,而这个故事的源头来自于我与演员张庭的一次聊天……《宫锁连城》的剧本也第一时间交给了您的公司创翊文化,在得到贵方对剧本和合作的肯定之后,我们与您公司艺人麦迪娜也第一时间签订了演出合约,相信当时您和您的公司都没有认为这个剧本有任何问题。” 至于抄袭传言,于正称,是“有部分网友和媒体炒作了一些耸人听闻的话题”,“这绝对只是一次巧合和误伤”。琼瑶方再回击 对于于正回应中称《宫锁连城》的剧本经过琼瑶方认可,创翊文化经纪部总监傅琢玉对此表示:“公司的艺人接戏,阿姨不会事无巨细地去管,阿姨并没有看到这个本子。

我也没有看到这个本子,每个艺人有自己的经纪人,他们的经纪人会去处理他们的接戏工作。而且经纪人拿到的剧本也不是全部的本子,只是一部分。” 网友:别吵了,你们都赢了 虽然网络上支持琼瑶打赢“反抄袭”之战的言论居多,但也有人就此调侃。“这种骂战,《梅花烙传奇》的项目大家知道了,《宫锁连城》的知名度也更高了。双赢。”网友“鹰隼一万”提出,骂战的最终结果,似乎是琼瑶和于正“都赚大了”。记者吴战朝。

琼瑶 于正 编剧

上一篇: 15位文艺家获第二届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

下一篇: 宁夏回族青年学者王正儒著作《民间宁夏》出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