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谈文学出版业受资本主导:卖比写还重要


 发布时间:2020-12-01 20:18:00

旧时戏迷“打赏”戏曲名家,常常攀比斗气,为争一口气,倾家荡产者并不在少数。然而现在,方兴未艾的网络文学“打赏”,其攀比之味也越发浓郁。在笔者看来,网络文学不是免费午餐,无论是网络还是作者,都需要金钱来维持生存。从这个角度说,这种“打赏”应该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事实上,今日的读者“打赏”网络文学,只要正确引导,有利于网络文学的健康发展和文学水平的提高,也有利于实现劳有所得。但是,动辄几十万的“另类打赏”,或典当手机、卖血来“打赏”,则是必须引起警惕的。“打赏”的合理性应该基于读者对网络文学的真实评判。如果“打赏”的标准来自于非文学性,那么“打赏”就会沦为炒作、炫富的“金钱游戏”,不仅不宜提倡,还应给予批判,甚至从技术上予以取缔。

看一部网络文学付出几十万元,这已经与文学评价无关了,不是帮着作者在炒作,就是在炫富。无论哪一种,都是不健康的,都应该从文学“打赏”中将其剔除。张魁兴。

记者王臻青报道 王安忆日前参加香港书展“名作家讲座”,以“当文学遇到书”为题,畅谈她对当下文学出版业受资本及网络世界主导的看法,她感慨道:“现在变成了卖比写还重要。” 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多年来,她笔耕不辍。对王安忆来说,写作原本是用来分享她的经历和想法,但现在却跟价值扯上关系。王安忆说:“现在就变成我要知道你要什么,来不断提高价值。我还好,现在有了属于自己的读者群,但对于年轻作家来说,他们就很困惑。现在书变成了卖比写还重要。”王安忆称图书印量不够真实,她说,写书跟出版社的营销结合在一起,印量也变成了营销手段。

近日,《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说,著名的家具制造商宜家(IKEA)开始调整书柜的设计,新款书柜更适于摆放和展示小饰物和装饰品,而不是放置用来阅读的书籍。因为他们认为越来越多的用户买书柜只是为了展示而不是为了装书。有媒体据此发表评论说,这预示着出版业的转型,也敲响了书店的丧钟。乍一看,此说似乎有道理。毕竟,越来越多的读者放下书本拿起了电子阅读器;房价越来越贵,在家里设置专门的书房日益成为一个奢侈的梦想。有人曾戏言,把家里大书柜的占地面积换成现金足够买下一个小书店。由此可以推论,纸质图书必然消亡,传统出版业面临危机。但我总觉得,现在便为传统出版“倒计时”未免操之过急、为时尚早。这两个推论恐怕都靠不住。不管数字出版有多热门、未来前景有多美好,我始终坚信,数字出版不可能取代传统出版,电子阅读器不可能淘汰纸质图书。下此断言绝非出于对传统的留恋,而是由阅读的本质决定的。与看电影和欣赏音乐时受众被动地接受不同,阅读始终是眼睛和大脑对信息的主动摄取。阅读之所以以书本的形式出现并延续了数千年,实际是由人体的生理特点和极限所决定的。

如果说人脑是一台先进的高速计算机,每秒可以处理海量信息,那么人眼则是一台落后的扫描仪,二者之间速度上的落差决定了不管载体怎么变,阅读的本质不会变。哪怕你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你也得靠眼睛去看,靠大脑去理解和记忆。眼脑之间的这种缺一不可的配合,决定了书本这种形式是最适宜于人体生理特点的阅读方式。因此从古登堡发明西方金属活字印刷术以来,500多年过去了,书籍的基本形态没有发生什么重大变化。现在最先进的电子阅读器也是在千方百计模仿传统的纸质图书,道理就在这儿。所以,新载体的出现不是消灭了阅读而是扩大了阅读的空间。即便在数字化时代里,传统的纸质图书依然有它不可替代的优势——至少它不依赖电。有人说,一台电子阅读器就可装下一座图书馆,你外出旅行的时候随身就拥有了一座“移动图书馆”。问题是:你真的需要带这么多书出门吗?你真的能看完阅读器里所有的书吗?既然不需要也看不完,那我只带一本纸书出门,又有何妨? 出版业毕竟是内容产业,载体的变化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出版的本质。在数字化方兴未艾的今天,我们更应关注的是出版本身。我认为,对中国出版业而言,如果说有危机的话,那危机也不是数字化出版所引发的。

虽然现在我们每年出版图书30多万种,位居世界第一,但如果剔除跟风、重复的,剔除引进翻译的,剔除教材教辅,完全由我们自己原创的优秀之作究竟有多少?超过500亿元的积压库存图书已经充分说明,内容质量的低下和创新能力的薄弱,才是中国出版业的真正危机。现在我国出版业整体已经完成了转企改制,极大地解放了被压抑、被束缚、被扭曲的文化生产力,迎来了空前的繁荣景象,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些原有的体制机制上的弊端并未彻底根除,如地方垄断、市场分割、行政干扰等依然存在。我们的体制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出精品、出人才的问题。这是另一个危机之所在。国民阅读率的徘徊不前则是我国出版业的第三个危机。而这个危机倒的确是和数字化有关。数字阅读的流行和阅读的碎片化有直接关系。说得好听一点,是日益繁忙的大众利用等车、上厕所等碎片时间抓紧阅读;说得难听一点,是现代人失去了从头至尾、一气呵成读完一本书的耐心。年轻人追逐时尚流行的读物,对那些需要耐心和勇气去“征服”的伟大作品失去了兴趣。北京某大学面试,导师问学生最近在读什么书,学生说在读《论语》。导师问:哪个版本的《论语》?答曰:《于丹〈论语心得〉》。

这样的笑话在令人捧腹的同时,也不禁为出版业暗捏一把汗。有作家曾幻想有一天人类发明一种“聪明丸”,吃下一颗,你就掌握了人类有史以来的所有知识。如果真有那一天,出版业可真的就走到头了。但在这个幻想变成现实之前,让我们还是认认真真一本书一本书地出版,还是老老实实一本书一本书地读下去吧。张 贺。

王安忆 文学 出版业

上一篇: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得主贾平凹:我从来没想过封笔

下一篇: 福建首个闽南非遗主题公园动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