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岁红军:挥手枪抄扁担 率200多人突出重围(图)


 发布时间:2020-11-24 12:38:20

广州解放那天,我两广纵队进军到东莞县,在石龙镇截获国民党沿广九铁路(广州至香港九龙)东逃的一列火车,尽俘车上的敌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自10月2日广东战役打响后,我两广纵队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东江两岸残敌,向珠江三角洲快速推进,以期包围广州市,预防敌人从海上逃跑。部队到达石龙镇时,突然发现一列火车向东行驶。是敌军逃窜,还是民用列车正常运行?一时搞不清。打,还是不打,难住了指挥员。打,怕伤着无辜的群众;不打,又怕放跑了敌人。最后研究决定:打。但是,不真打,而是采取威慑的办法:用火炮当头拦截,机枪、步枪向火车上空猛扫。霎时间炮火连天,战斗气氛非常浓厚。火车吓得不敢前进,乖乖地停在石龙大桥东头。我军战士乘势冲上列车,大声呼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冲上车后,发现确属军用列车。敌人缴械投降。进军广东,意外地俘获敌人一列火车,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很多从穷乡僻壤参军的战士,未见过火车,心情更加激动,争先恐后涌进火车,要看个究竟。顿时,车头上下,车厢内外,挤满了战士。大家举枪欢呼跳跃,庆贺这一意外的胜利。苏联随军摄影记者得到消息后,迅速赶来,想拍下这精彩难得的战斗场景。

但战斗已经结束,怎么办?只好按照原来的战斗情况重新“激战”一番。不过,有两点与已结束的实战不同:一是爆炸的炮弹不是真的,而是用炸药包代替;火光也不是炮弹爆炸时的火光,而是燃烧稻草造成的。我参与了抱稻草和点火的工作。另外,我军战士帽子上的五角星是假的。当时我军尚未有帽徽,为了在画面上分清敌我,就用红纸剪些五角星贴在我军战士的帽子上,当作帽徽,以示区别。我们文工团的全体同志都参与了“制造”帽徽的工作。步兵抓火车,在解放战争年代,算是创造了一项奇迹。还有一件关于“投诚”的事情也值得一记。1949年10月上旬,广州解放前夕。我两广纵队渡江南下进军到博罗县境,追上了国民党的154师。敌军企图负隅顽抗,被消灭两个连后,龟缩到罗浮山下一个大村庄内。我军和四野十五兵团将其重重包围,待机歼灭。我军前线指挥部设在距敌不到一公里的一个村庄,首长们策划如何进攻,参谋们忙着接听电话,通信兵在高高的楼顶上架起了天线,手摇马达呜呜作响,报务员嘀嘀嗒嗒不停地敲打着电键,战士们在村外紧张地挖战壕……战前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突然,观察哨报告说:“有一伙敌人,打着白旗出村了,正向我方走来。

”刹那间,空气有些紧张。首长问:“多少人?”答:“大约一个排。”大家不约而同地进入战壕,察看敌人的动向。首长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看,情况属实,便命令道:“继续观察,随时报告。做好战斗准备,防止敌人诈降、突围。”我也赶快走进战壕内,把手榴弹盖子拧开,放在面前,并将子弹推上膛,警惕地瞄准着敌人。兵不厌诈,古往今来的战场变化无穷,我们不敢掉以轻心。等敌人走近我军阵地,就喝令他们站住,放下武器,举起手来。敌人放下武器后,我方两名战士跃出战壕,对其逐个搜身,确认他们身上没有暗器后,才放过来,让他们在村头空地上排队席地而坐,听候审查。经审查弄清:他们为首的一个是师政工处长,一个是某团团长,是受他们师长的委派,前来与我方谈判“起义”的。我方首长当即严词拒绝:“什么起义?兵临城下,只有缴械投降,才有活路!”对方苦苦哀求。经请求上级,决定对他们既不按“投降”,也不按“起义”处理,而是按“投诚”处置。“投诚”,是中性词,显示他们有归附的诚意,也表示我方宽大为怀。“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方最终以和平手段改编了这支国民党军队。(杨天定)。

涌现出成千上万民族英雄。近日,记者采访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专家,重温狼牙山五壮士英勇事迹。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发生在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41年起,侵华日军加紧对抗日根据地特别是对华北根据地的“扫荡”和“蚕食”,根据地军民的敌后抗战进入空前困难的艰苦斗争时期。8月中旬,日军华北方面军6万多人联合伪军1万多人,对晋察冀边区发起空前规模的秋季大“扫荡”,企图短时间内摧毁晋察冀根据地。晋察冀军民积极进行反“扫荡”斗争,狼牙山战斗就发生在这个时期。9月23日拂晓时分,日军华北方面军乙兵团津田美武少将指挥日伪军3500余人,分兵三路向易县北娄山进攻。日军兵力多,来势猛,开进速度快。当时,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在北娄山驻军,留在狼牙山的部队人数并不多。狼牙山位于易县的西南方向,有包括棋盘陀、莲花峰在内的5坨36峰。在这里,有易县、定兴、徐水、满城四县的党政机关人员、游击队和群众三四万人,躲避日军“扫荡”。按照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的命令,将四个游击支队交给正在山上养病的一团团长邱蔚指挥,要求他们利用天险,坚守阵地,待机突围。

黄昏,一分区三团和二十团同时从几个点上出击,日军伤亡惨重,伪军也受到重挫。当日军大部队赶往北娄山救援时,这一带空出一个十几里长的大口子,我军迅速开始组织突围。按照分区首长的命令,一团七连掩护部队和群众转移。七连战士领足弹药,在当地民兵配合下分兵把口,并在进山路上埋放了地雷。9月24日中午,一分区司令部已安全转移。夜色降临后,四个游击支队、当地机关干部和大批群众沿着盘陀路上打开的口子悄悄转移了。至25日凌晨三四点钟,完成掩护任务的七连指战员也陆续向外撤离,连长将配备两挺机枪的机枪组留给二排六班,由六班完成最后的掩护任务。六班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和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等5人,将团部留下的几箱手榴弹分束扎捆,隐藏在棋盘陀最险要的“阎王鼻子”和“小鬼脸儿”两个据点。9月25日清晨,500多名日军带着伪军向棋盘陀发起攻击,敌人上山途中,有的被地雷炸伤炸死。我七连机枪组的火力吸引了大股敌人,敌人误以为山上仍有我军主力。待两名机枪手打完子弹撤离阵地后,马宝玉等5名战士仍在继续阻敌,他们把敌人一直朝着山上引。

日军采取扫射和炮轰方式,小股试探,轮番冲击,但仍然不敢贸然行动。六班战士扼守着棋盘陀要道,英勇顽强,坚持战斗到中午,打退日军的4次冲锋。5名战士同敌人激战5小时,为部队和群众安全转移赢得了时间。棋盘陀有一条路通往部队主力和大批群众转移的方向,另一条路通往棋盘陀的峰顶。棋盘陀顶部三面悬崖,无障可凭,无路可退,是一条绝路。为避免暴露大队人马转移的路线,5名战士选择撤向峰顶的办法来拖延时间,拖住敌人。他们一面向峰顶攀登,一面依托岩石和树林向紧追不舍的敌人射击。六班战士把敌人引向绝路的同时,也把自己推到了绝路上。他们打光最后一粒子弹,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然后用石头石块砸向敌人。在最后关头,勇士们宁死不屈,将枪支全部损毁后,纵身跳下悬崖。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3人壮烈牺牲,葛振林、宋学义2人跳崖后,被挂在绝壁的树枝上幸免于难。1941年10月18日,晋察冀军区颁布关于学习狼牙山五壮士的训令,对马宝玉等5名战士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给予高度评价,其中也记录了狼牙山阻击战中毙伤敌人100多名的英雄事迹。

狼牙山五壮士为了掩护机关、主力部队和群众转移,英勇顽强地抗击日军,直到打光子弹后舍身跳崖,或英勇就义,或身负重伤,他们赢得了当地群众的敬仰和爱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研究员孙丽萍指出,狼牙山战斗是全民族抗战中八路军与日伪军作战10万余次的其中一次。马宝玉等战士在战斗中表现出顽强不屈的牺牲精神,表现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中华民族不可征服的大无畏英雄气概。重温这一历史片段,我们依然会被抗日英雄们可歌可泣的壮举所感动激励。尊重历史,尊重事实,为英勇献身革命、献身正义战争的民族英雄树碑立传,是对革命先烈的最好纪念,也是对中华民族未来的责任担当。

黄开群 郝书琴 敌人

上一篇: 著名编剧薛晓璐:寻求与国际化接轨的创作思路

下一篇: 日本推理女王高村薰获第61届日本读卖文学小说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