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年代鲜为人知的“闯关东”:移民马上就得走


 发布时间:2020-12-02 21:20:21

黄紫燕姐妹与母亲还坚守在自家十几平方米的工作室里:姐姐黄紫燕低着头认真雕磨一个初胚,妹妹黄雪玲在旁边打磨另外一个木偶头,而年近7旬的母亲一会儿为木偶头打孔,一会儿为新刻出来的木偶头裱土。这是“江加走木偶头”第四代传承人黄紫燕一家的常见一幕。“江加走木偶头”是泉州传统的代表性木偶头流派,而江加走是一代木偶雕刻巨匠,被国际木偶界誉为“木偶之父”,他制作的木偶头像被国家当作一级文物来珍藏。黄紫燕的父亲黄义罗是“江加走木偶头”的第三代传承人,也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其木偶头作品在东南亚、日本以及台湾等地很受欢迎。作为“70后”手工艺人,黄紫燕这对“姐妹花”传人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经历。“小时候,木偶头工作室就是我们的游乐场。”黄雪玲说,从小跟在父亲后面,看他做木偶,有时候也帮帮忙,父亲做的妙趣横生的木偶头就是她们的最好玩具。

“当时,父亲见我们是女孩子,并没有想让我们跟着学,因为父亲觉得刻木偶头比较辛苦。”不过,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姐妹俩后来求学都选择了艺术专业,姐姐学雕塑,妹妹学绘画。姐妹俩从学校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做木偶头。或许是从小的耳濡目染,两人很快上手,“包括跟父亲合做的木偶头,应该有上万个了吧。” 从孩提时代跟在父亲后面打下手,到豆蔻年华时向父亲学艺,到如今成了市级技艺传承人,姐妹俩做木偶头已有二十几年。以前,她们父亲健在的时候,一家四口做木偶;如今,父亲辞世后,母女三人依旧延续这种家庭作坊的模式,而其母亲50多年练出来的手艺为她们创作创新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实,从父亲开始,就有陆续创作法海、小沙弥等一些新的木偶头。”渐渐地,根据电视剧里人物造型来做木偶头,成为了姐妹俩的创新追求。

“赵雅芝”版的白娘子,《西游记》中的蜘蛛精、白骨精……妹妹偏爱神怪系列,姐姐更喜传统戏剧人物。因此,妹妹创作一组“白娘子”木偶头,姐姐则创作了地方戏剧故事中的“陈三五娘”一组木偶头。“我觉得我们生产的不是商品。”40岁出头的黄学玲,个性外向,指着新创作的作品乐呵呵地说,“不少朋友也纷纷提意见,希望更多一些符合现代审美的作品。” 尽管“江加走木偶头”一度代表着着泉州传统木偶头技艺的水平,一个个标注着“黄义罗木偶坊”的特有木偶头也得到不少藏家的认可,黄雪玲依然感叹,还是抵挡不了木偶头手艺走向颓势的社会现实。相较父亲一代,如今她们还通过网络进行推广,让更多人了解木偶头技艺;官方也重视这些传统手工技艺。黄雪玲说,有不少年轻人慕名前来“取经”,“不过最终坚持下来的寥寥无几。

” 黄紫燕也心存忧虑,自己的女儿目前正读大学,学的是金融,来传承木偶头技艺的可能性很小;而社会上,很少有人愿意花四到五年时间来静心学艺。如今,性格外向的妹妹黄雪玲担起向社会传播“江加走木偶头”技艺的重任,“向一些感兴趣的中小学生讲课,不至于让这项老技法丢了。”(完)。

面容纯朴,不善表达,虽已是60多岁的人了,但见到生人时脸上还有些许羞赧神情……这是杨泉曾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在河北省文安县大围河乡小围河村村委会的南部角落里,在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屋里,一张摆满笔墨纸砚的长案子,两把椅子,一个书橱,这就是杨泉曾的“画室”。在这里,这位“国礼”画家向记者讲述了他在作画路上的点点滴滴。继承家学苦练画技 杨泉曾学画源于家学,父亲是他的启蒙老师。1952年,杨泉曾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大围河乡小围河村一个书香世家,祖父杨煜和父亲杨沛吉,都是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画家,画风厚重严谨。受家庭氛围熏陶,杨泉曾从小对国画兴趣浓厚,五岁就和父亲学画。

七岁时,花鸟鱼虫已经画得不错。有时老师、同学、街坊邻里见到他时,总会让他画一只麻雀、一条小鱼什么的,每到这时,杨泉曾就会拿一根树枝或一块石子在有土的地方画给大家看,最后杨泉曾也总能赢得一片赞扬声。父亲对杨泉曾要求极严。每逢杨泉曾画作得到好评,兴高采烈跑回家告诉父亲时,父亲总是对他说一句相同的话:“你差得还远呢!”正是这句语让杨泉曾能数十年如一日的保持平和谦逊的心态。为了让杨泉曾开阔眼界,父亲经常带他拜会京津冀书画界的老前辈。这些书画名家见杨泉曾勤学聪颖,总是悉心指导。有时候还拿出收藏多年的画卷,一边品评一边教诲。前辈的指导加上自己的努力,杨泉曾的画技在潜移默化中不断提高。

病榻上坚持作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杨泉曾醉心绘画时,一场不幸降临到他身上。1970年春天,杨泉曾忽然感觉腿部疼痛难忍,坐久了站起来时几乎走不了路。于是,在家人的陪同下,杨泉曾去文安县医院就医。经诊断,他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医院无法医治,这对18岁的杨泉曾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回到家,杨泉曾只得终日躺在床上。家境贫寒杨泉曾买不起昂贵的特效药,只能吃最便宜的激素药来缓解病痛。虽然人动不了,但杨泉曾的脑子没闲着。他想着以往的读书求学的日子,这些看似平淡普通的日子,回忆起来是那样的弥足珍贵。想到自己的画和那些喜欢自己作品的父老乡亲、老师同学,杨泉曾不甘心:自己腿不行了,不是还有手吗?有手就可以画画啊! 就这样,杨泉曾又拿起了画笔。

天气晴朗腿疾稍有好转的时候,他还让家人扶着坐到胡同口,观察过往行人,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态,揣摩他们的形体风韵,回到床上再琢磨着把这些画出来。“后来画人物画的基本功,都是那时候积累来的。”杨泉曾说。名师指点确定方向 不知是上天眷顾,还是绘画可以医病,杨泉曾的腿疾竟渐渐好转起来,有时甚至能够走一段路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恩师王敬如。王敬如是文安籍书画名家,擅长工笔花鸟。1973年,因文革动荡,时年68岁的王敬如被遣送到小围河村参加劳动改造。来到村里不久,王敬如就听到了张泉曾苦练学画的事迹,心里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但是因为自己身份特殊,老先生便私下托人带话给杨泉曾,希望见一见他。

杨泉曾早就听说王敬如是书画大家,仰慕已久,得到家人支持后,便拜王敬如为师。此后,五年如一日,杨泉曾每晚都会溜到王敬如的住处,接受两个小时的悉心教导。在王敬如的指导下,杨泉曾主攻工笔花鸟,为自己今后的发展确定了方向,在视野与画法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后又经田世光、王雪涛两位花鸟名家的指导,工笔造诣又有提高。作品被选为国礼赠送外宾 1978年,为了生计,杨泉曾辞去了村里小学教员的职务,经一位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朋友介绍,来到内蒙古乌兰牧骑歌舞团画布景。后来,他又辗转到北京,在丰台区外贸局负责画扇面。巷深但酒香,随着杨泉曾的画技逐步成熟,他的作品也多次获得国内外画展大奖。

1996年4月21日,杨泉曾参加全国艺术大奖赛,他的《鳜鱼图》荣获银奖。这幅画后来被钓鱼台国宾馆收藏。2000年,经人举荐,他的《雄鹰图》被收入钓鱼台国宾馆候选国礼。当时他百般推辞,总觉得一个普通农民画家被选入的机会太渺茫,所以不如不去。当时国宾馆布置了三个展厅供选,因为他名不见经传,所以他的画被放在了最后一个展厅的角落里,想不到这幅画竟成了唯一被选中的一张,被当时的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作为国礼送给了时任俄罗斯美协主席的西德罗夫。2011年,他的《紫藤双燕图》又被全国政协收藏。希望画出自己的风格 说到自己获得的众多荣誉时,杨泉曾语气和缓,面色从容,仿佛那些只是过眼云烟。

经过多年沉淀积累,杨泉曾在书画界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如今,他已有中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高级书画协会会员、国务国宾礼品特供艺术家等多个头衔。但是,他对自己现在的绘画水平仍不满意,他希望自己能够博采众家之长,画出自己的风格,有朝一日创作出与众不同的作品。“国礼”画家热心公益 谈到荣誉,杨泉曾很从容,但谈起公益,杨泉曾的眼睛却发出了光。他翻箱倒柜找了很多东西出来,这些是他为汶川、玉树、舟曲等灾区捐画和一些慈善拍卖会的荣誉证书。记者翻阅了一下,这些证书的发证机关各不相同,有北京市朝阳区红十字会、中国农民艺术家协会广东秘书处、惠州市永安助学慈善会…… 多年来,只要有人因公益向杨泉曾求画,他总是义不容辞。

对此,杨泉曾觉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看到同胞受难,每个中国人都应伸出援助之手。杨泉曾还表示:“身上背负的荣誉越多,责任也就越大。”(完)。

移民 公社 父亲

上一篇: 诗人欧阳江河谈谈诗歌批评:缺少与创作的共振

下一篇: 明城墙规划:南京城墙格局暗合“三垣区划”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