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父亲:儿子从高粱地里走出去的 没什么大不了


 发布时间:2020-11-26 17:45:17

成名是好事,但也有代价。莫言自从得了诺贝尔奖,关注度极大提升。成名后的区别不光在于以前上街没人认识,如今上街被众人围着要签名,还有各种商家代言也想来沾沾光,硬要扣个“莫言代言”的名。最近,“莫言将为山东某天价香烟代言”的消息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对此,莫言好友及家人纷纷否认。“借”莫言 有网友爆料,该品牌香烟将推出“莫言限量版”,每支烟均以《红高粱》、《檀香刑》、《生死疲劳》等10部莫言小说命名,并采用了极为奢华的紫檀木包装,限量销售100套,每套售价20120元,一时间引来众多网友拍砖。据说此款香烟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这一消息最早由某烟草权威论坛的网友爆料。为什么大家会信以为真?是因为这个广告文案“借”了莫言的名。借莫言作品里精彩的文字 从目前曝光的部分“企划文案”来看,紧扣莫言作品,文字很精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书中的人物。每一本书,都是一段文学人生。你渴望怎样的人生?生死疲劳,还是丰乳肥臀?”这么诗情画意的文字,你也许不会想到,它们会被印在香烟广告图片上。

从网友曝光的这几张广告图片来看,这款香烟包装精良:紫檀木烟盒上刻有莫言头像,并标明有“莫言限量版”等字样;而在每支烟的烟嘴下方,印有莫言10部小说的名字。借莫言“三只烟”的故事 其中一张宣传大图是以莫言吸烟的侧影为主角,以《莫言三支烟》为题,写道:“我其实只有三支烟,一支遥寄北国瑞典,一支珍藏故乡高密,最后一支,夹于指间,为自己点燃创作的佛光。” 熟悉莫言的朋友们都知道,莫言曾用三只烟来形容和马悦然(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的关系。“我跟马悦然目前为止总共见过三面。第一次在香港中文大学翻译研究中心,我们在一起抽了一支烟。这支烟是我给他的。第二次见面他给了我一支烟。第三次在北京大学见面我又给了他一支烟。我和马悦然就是三支烟的关系。”显然,这个广告文案是受了这段话的启发。“挺”莫言 “父亲没有接受任何商业代言” 莫言好友邵春生昨天说,15日陪同莫言从瑞典领奖归来后,莫言便回到北京休息,准备继续文学创作。此前,他从未听莫言说起过任何商业代言的事。

昨天中午,莫言女儿管笑笑微博辟谣,声明“迄今为止,我父亲莫言没有接受任何商业代言。我父亲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也不会代言烟草。” 有意思的是, 昨天该香烟公司发出一份声明,表示该公司从未委托任何设计公司和个人设计此款产品,亦未进行生产。律师:侵犯了当事人的肖像权 既然莫言没代言,那该香烟广告肯定侵权了。记者昨天致电重庆赵律师,他肯定地说,如果未经当事人同意,以盈利为目的使用他人形象,就是侵犯了当事人的肖像权。另外,根据我国《烟草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禁止利用广播、电影、电视、报纸、期刊发布烟草广告;禁止在各类等候室、影剧院、会议厅堂、体育比赛场馆等公共场所设置烟草广告;同时,在烟草广告中,不允许有吸烟形象。再者,虽然没明确的法律规定名人不能代言香烟,但名人们考虑到健康形象,基本上都不会考虑代言。功利的商业热潮终会退去 莫言“被代言”反映出的问题,是他已经被过度消费了。从最开始图书市场的“一抢而空”,到记者们见缝插针的追访,继而故乡告密打出“莫言牌”发展旅游,再到如今的“被代言”……这一连串的事将莫言的商业价值推向高潮。

而实际上,人们对莫言商业价值的关注远远大于对其文学价值的关注。回想上一个过度消费的热潮是刘翔,他的遭遇基本上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而其实无论是谁,终究有一天,热潮会退去。只希望“莫言热”消褪时,一起退出的是那些透着功利的商业热潮。借莫言自己的一句话:“感谢挺我和骂我的人,今后该干嘛干嘛去。”。

记者 郦亮 最近,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郦波在《百家讲坛》评点曾国藩家训的系列讲座可谓鞭辟入里,引起强烈反响。作为一个六年级小学生的父亲,郦波对儿子的教育却稍显无奈。据悉,《郦波评说曾国藩家训》落地书已于近日首发。郦波在《百家讲坛》上曾说,曾国藩是一个开明的父亲,他懂得如何让孩子自由发展。两个儿子经常逃课,后来还拒绝参加科举,曾国藩竟表示同意。郦波向本报坦言,他无法达到曾国藩的那种大境界。“儿子书包有30斤重,像个炸药包,每本书都是老师要求带的。”郦波说,每每看到小小的儿子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就很心疼,但又没法,“曾国藩可以漠视科举,但在教育大环境没变的情况下,我却没法漠视高考。” 不过有一点郦波学得了曾国藩。曾国藩身为朝廷重臣,俸禄很高,却要求儿子勤俭。在给儿子的信中,曾国藩语重心长地写道,“凡世家子弟,衣食起居无一不与寒士相同,庶几可以成大器。” 自登上《百家讲坛》,郦波成了名人,又拿着不低的版税,但他却要求儿子吃苦。“我平时一般不开车送孩子,他三年级就自己乘公交车上学了。

学校让家长买教辅,我也让儿子去买,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 郦波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有一种“全民富二代”的心理,理由是“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即便家里再困难,孩子也是衣食无忧。“这种说法我是不认同的,应该是‘再富也要苦孩子’,只有艰苦才能历练。” 在和本报记者交谈时,郦波并不掩饰他对当代教育的不满。“曾国藩作为理学大儒,始终告诉孩子们要有信仰,那就是儒家文化。儒家讲究修身养性治国平天下,而现在我们这方面的人格教育太弱。” 在郦波看来,“我爸是李刚”以及留日大学生机场伤母事件,就是长期人格教育缺失的恶果。“现在一些大学生不关心精神层面的东西,一味追求物质,这很让人担心。”。

莫言 父亲 儿子

上一篇: 评论:从皮影中发掘中国动画优势

下一篇: Discovery亚太电视网赴贵州拍纪录片 向世界展示“多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6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