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剧《战马》中文版口碑爆棚携原班人马再度来京


 发布时间:2020-12-01 20:07:30

2015年华语电影圈最关注的词是什么?——IP、互联网、大数据。近日,在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华语电影新焦点开放日上展开了一场以“IP、互联网、大数据”为核心词汇的跨界论战。所谓IP,即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2014年是IP电影集中爆发的一年,《小时代》《匆匆那年》《智取威虎山》《十万个冷笑话》等电影IP在市场取得的票房成功,让IP成为了炙手可热、人尽追逐的名词。而与IP有着天然关联基因的互联网,也在过去一年纷纷发力,几大互联网巨头或成立自己的影业公司,或参与资本投资,或兼并收购,显示出向传统电影行业强势发力的行动力和野心。然而,业界也有不少声音对这股“IP投资风潮”表示出担忧和反思,期望IP开发能像好莱坞一样能成为一种覆盖全局、长线经营的思维理念,而不仅仅是盯着票房数字赚快钱。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传统影视公司可以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和前期用户需求挖掘,准确捕捉到观众的偏好和兴趣,来定制和优化影片制作,拍电影就不再像押宝一样,而是能做到有的放矢,降低投资风险。对此,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曾表示,写什么拍什么的传统创作方式已在互联网时代被打破,观众成为主导地位的客户,客户要什么,电影行业再提供什么类型的电影产品。这也意味着电影业需要借助新的技术手段,和互联网对接,在把握市场的方向上,量身定制,将项目开发创意着眼于观众。然而,电影由观众来决定真的好吗?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张鹏认为,“互联网+电影=?”不应该是单纯的加法,而是双方基因片段的交换,是共同进化和改良。张鹏说:“‘互联网+电影’是简单的叠加还是深度整合,是共同进化还是基因重组,应该是接下来所有电影人需要思考的问题。” 以阿里“娱乐宝”为代表的互联网众筹模式使普通用户成为电影投资者。

大众投资者转化为重要的观影消费者,增加影片的持续关注度、观众参与度。从内容生成到融资、宣传等方面,互联网金融模式给电影整个产业链也带来变革,改变完全依赖于院线票房收入的单一渠道。在华语电影新焦点开放日的论坛上,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汪华认为,互联网给了电影新的发展空间,原本制作一部电影会有很多的“资源屏障”,现在来看互联网正将它们一一打破,并且还在扩充着。对此创业家董事长牛文文表示,“互联网+”概念已经渗透到各个传统行业。电影产业作为大娱乐方向最受瞩目的领域将在“互联网+”的刺激下不断带来创新和变革。未来,在产品开发、项目投资、生态构建等方面将全面凸显“互联网+电影”的特征,即更强调线上线下、产品和用户间的融合、衔接以及互动。

前不久,国际发展及救援组织乐施会公布了最新一期全球“吃的最好”国家排名榜,让资深“吃货”们震惊的是,法国仅位列全球吃的最好的国家排名第二,中国更是排在第57位,而位居榜首的国家是荷兰。荷兰传统菜品一概走农家乐路线,分量足但做法质朴憨厚,完全同细致无关。荷兰饮食中让人印象最深的是生吃鲱鱼。传统的荷兰人直接抓着鱼尾往嘴巴里塞,当然鲱鱼已被刮皮去首、挖掉内脏、剔除边刺。生食鲱鱼在荷兰历史上地位极其重要,荷兰凭借储藏和食用鲱鱼的方法,突破了远程航海的食物限制,不再受小国资源的局限一举成为海上霸主。荷兰另一重要食物就是豆汤。豆汤的主要材料为至少浸泡了一夜的干豌豆,加上排骨肉、熏肠,还有马铃薯、芹菜、胡萝卜、大葱等冬季时令蔬菜。“炖锅”也是荷兰传统菜品之一,类似中国东北的乱炖。荷兰人的早午两餐都是冷餐,只有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晚餐有可能是热餐。但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据调查超过半数荷兰人家庭每周无法保证可以吃到三次热晚餐。荷兰人深知自己厨艺不精,于是很自然地把对食物的加工控制在最低范围内,能生吃就生吃、能放点橄榄油和佐料凉拌着吃就不开火,能煮汤乱炖就不煎炒。

但从健康饮食来说,荷兰人这种做法却深谙了保持原汁原味的饮食精髓。另外,历史悠久的航海文化还遗留给荷兰人经常吃鱼,特别是海鱼和虾类的好习惯,加上荷兰人爱运动,又是全世界平均身高最高的,因此体重超重的人并不多。由于二战期间经济受到重挫,加上荷兰土地不适合种植粮食,荷兰人不舍得在吃上花太多钱,他们一贯秉承“不为吃而活,而为活而吃”的饮食理念,吃饭但求填饱肚子即可。不过细细看来,乐施会的调查主要从食物质量和健康的角度评分,并非对菜式的多样化和美味度来评价。荷兰人不分年龄段,基本上日常都把牛奶和鲜榨果汁当水喝,把奶酪等奶制品当零食吃,蛋白质、维生素的摄入量大,营养均衡。黄磊。

战马 国家 观众

上一篇: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得主贾平凹:我从来没想过封笔

下一篇: 郑渊洁和张泉灵谈孩子教育:带孩子上班效果最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