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微信阅读”或使读者的阅读取向固化


 发布时间:2020-11-25 19:50:14

本轮演出中,导演、编剧佟欣雨从消除孤独感这一方向重新出发,引导观众思考人与人之间如何建立起真正的联系。该剧改编自澳大利亚国宝级同名喜剧,故事发生在1971年的澳大利亚,讲述了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给精神病院病人们排演歌剧的过程。真正的交流才能消除孤独 《燃烧的疯人院》自2015年首轮演出以来,因其“治愈效果强大”而受到观众喜爱。此次第八轮演出,佟欣雨尝试从新方向探索这部剧的主题。佟欣雨讲道:“本轮演出,剧目回归到最根本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怎样建立起真正的联系,人如何消除孤独感。这部剧里,疯人院的患者被外界伤害过,于是选择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在这个安全的小圈子里建立起自我保护机制,不给外人暴露真实的想法,不去讲述自己的故事。这其实也是普通人心结的由来。” “你多久没跟家人敞开心扉聊天了?没跟真正在乎的人毫无掩饰地表达心意了?我们越活越在意周围的人的眼光,在意自己在外人眼中呈现出的形象是什么样子,做选择越来越多不是为自己,而是考虑周围人怎么看。

”在佟欣雨眼中,这其实是一种更孤独的活法,孤独感就由来于此。佟欣雨认为,交流不一定能让人获得积极的能量。“有多少时刻我们在一起聊的是更贴近人性的话题,讨论问题的本质,尝试发掘世界运行的规律?我们关注区块链、房价,而本真的问题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但是,真正的交流才能消除孤独,帮助人从小世界中走出来。这部剧就是探讨交流如何建立,演员以孩子般的状态去演绎,引导观众回到孩子般的本真。” 作品呈现思考过程 《燃烧的疯人院》是佟欣雨首次完全独立导演的商业作品,将近3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位年轻导演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我并不自信,关注的重点是剧目的节奏、调度等技术性的问题。从导演角度看剧,看到更多的是问题,而回到生活中,发现这些都不是问题,生活才是真正吓人的,总有超乎意料的问题出现。” 于是,当佟欣雨再把这些生活的冲击带入作品中,他发现,剧目无论怎么修改细节都要向着一个内核出发。“这个内核不是技术更成熟,而是更有感染力。怎样更清晰地表达,通过这部剧让观众去感受,去思考问题,这些才是重要的,也是我们创作的初衷。

” 这期间,佟欣雨的思维转变影响到了整个作品。“包括我身上也发生了一些变故,让我对生命、亲情、爱情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从这个新的角度观察主题,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燃烧的疯人院》把我这样的思考过程呈现出来了。” 本轮演出中,演员阵容较之前也有“大换血”。“演员不一样,塑造出的角色就不一样。演员的人生经历会放大角色的不同层面,对角色也有不一样理解。” 佟欣雨给了演员足够的空间,让他们按自己的理解去发展角色,看与已定好的角色能否碰撞出新的火花。停滞不前是对经典最大的伤害 八轮百余场的演出,让《燃烧的疯人院》在小剧场剧目里站稳脚跟,也有了冲击经典的可能性。佟欣雨坦言,首演时并没有抱希望会受欢迎,但这不妨碍剧组人员一起努力做好。一群年轻人,不稳定、有波动,但好在有野心、不满足,去做更多新的尝试。但是,他也很清楚,一切的前提都是从作品内核出发,让作品有生命力、立得住。“莎士比亚的作品是公认的经典,而且没有局限于哪个版本,在不同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同样的故事可以有不同的关注的重点,可以是热闹的喜剧,也可以探讨两性、社会话题,可能性有很多”,佟欣雨讲道。

在他看来,随着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能延伸不同的可能,这样的作品才能可能成为经典。“要用现代人眼光去看这个故事新的内涵,作品有让观众接受的内核才会有生命力。经典的再次演绎、再次创作,应该是分析那个时代的特性、制度、不同家庭状况、两性的社会地位等等,找到类似的对应,赋予角色类似的身份。停滞不前是对经典最大的伤害。”。

对比于中国当代的一般作家,王小波写散文无疑是出众的——他能够让你轻松且比较愉快地读完他的文章。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是最基本的功夫,但当代许多作家,并不具备这种功夫,比如,我书架上有梁晓声、周国平的散文,王蒙的随笔我曾有一长段时间放在厕所里,但总共也没读过几篇。一部作品之与读者的关系,我想大概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读者瞧得起它,能翻上几页;第二层是读者读完它,但它得感谢读者;第三层是读者感谢作者。我想王小波属于第二层级吧。赞扬王小波作品的人很多,评论也铺天盖地。我并不是故意特立独行,别人说好我非说坏,我是真的觉得,大伙对王小波几乎一边倒的赞誉,言过其实了。

漂亮女人都知道自己漂亮并得意之,王小波是自认为聪明并且自信于自己的逻辑思维超之于人的,他在文章里也多次谈到父亲是逻辑学教授,自己学理科出身,兄弟姐妹在科学领域皆成绩斐然——言外之意,自己的逻辑能力是天赋超群的。但我看来,王小波或许是太急于表达自己,所以很多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他自问自答,知识分子最怕什么——最怕生在不讲理的社会,比如外有哥白尼、布鲁诺的灾难,内有陈寅恪、老舍等的悲剧。我看未必,真正有大智慧的学者——比如苏格拉底,并不害怕社会不讲理,相反不讲理的社会是一个更显悲壮的祭坛,唯有它才配得上自己的才华,让名声流芳千古。别说知识分子不在乎名声,不在乎永恒,如果谁这样说,苏格拉底也会跳出来骂他:虚伪!如果承认追求永恒的名声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一生追求的终极目标,那么不讲理的社会绝不是他所最害怕的,倒有可能是他最喜欢的。

当然,说来说去,王小波提的不过是个伪问题:真正的知识分子,其实是没有什么可害怕的。类似这样思考不周深度不够的文章,并不止这一篇。这是我对王小波的批评一。批评二,自相矛盾。既写文章批评“文人相轻”,不知不觉又在文章里瞧不起张爱玲、余华,不是说张爱玲、余华的文字不好,而是说小说不应该是那么个写法——而他的思想,整个确又是贯穿着主张“百家齐放”四个字的。批评三,一个生活的例子在多篇文章里重复引用,无数次地引用罗素的观点来证明自己观点。我想真正的大师不会总搬别的大师来为自己作证的。批评四,字里行间太急匆匆,缺少一种淡定从容的气魄,文章缺少厚重感。当然,王小波文字的独特魅力,以及他的特立独行,我是承认的,但我觉得他与大师相比,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

狼尾巴。

账号 读者 问题

上一篇: 舞剧《太平鼓声声》上演 第十届永定河文化节落幕

下一篇: “中科‘启智杯’科学创想创作大赛”启动仪式举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