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张震是亲戚? 于丹承认是远房表姐儿子


 发布时间:2020-10-21 18:15:31

于丹在北京举行了新书《有梦不觉人生寒》的新闻发布会。于丹在接受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人生不断重复的程序大多相同,而让每个人与众不同的就是关于未来的梦想,“人生的寒,就是梦想的代价”。至于自己的写作是不是鸡汤,“鸡汤”只是一个被标签化的概念,心灵是需要滋养的,这也是她写这本书的初衷。十年前,于丹在央视《百家讲坛》用7天解读《论语》,随即红透中国。于丹的这本新书从酝酿到写作历时3年,新作较之前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过去的作品主要依据一个具体的有限的话题,比如论语、庄子、诗词,而这次的新作包括了经史子集,以及我很喜欢的国画、中医等题材。

我想使新作更加亲切、美好、可读。” 于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梦不觉人生寒”并不是一句可查的典籍,而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诗句,“我们的梦想总是在年轻的时候很勇敢,然而丰满的理想遇到骨感的现实,便会遍体鳞伤。梦想很容易变成幻想,而幻想有时会变成妄想,有了自信,梦想才能生根长成理想,历经千疮百孔后,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人生的寒,就是梦想的代价。” 说起于丹这个名字,大家自然就会想到国学二字,于丹对此并不回避:“我身上的确有很多标签,到底都有哪些,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也没空去撕。国学是深植于我们的文化基因和血液中的,我们所做的只是一种唤醒。

我希望找到一个大众理解国学的好的形式,把各种国学知识融于其中。” 于丹说,这本新书有了新的创作手法——是以美文写国文,仍然与她宣传国学的写作初衷一致。面对有人质疑她笔下的美文就是心灵鸡汤而已,于丹回应,“鸡汤”只是一个被标签化的概念,心灵是需要滋养的,这也是她写这本书的初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任何事情,都是由量变到质变。于丹虽非哲学教授,想必也会知道这简单的哲理吧?然而,正如一句老话讲的,知易行难。聪慧如于丹者,却没能想到以自己如今在13亿中国人中炙手可热且被坊间冠以“学术超女”的特殊身份,竟然会在北大被观众轰下了台! 当然,说来也算正常。公众人物,哪能总是鲜花掌声、峨冠博带呢,有一些反对的声音,可以理解。但这一对于丹本人算是悲剧而对公众却是喜剧的“人文景观”的发生,还是很有文化意味的,值得研究探讨一番。老实说,此情此景的发生,对当事人来说,或可称之为“不期然而然”。

为什么?因为,在于丹看来,她是怀着虔敬的心情,想代表在场的观众向昆曲艺术家们致敬的。孰料,观众却不买账,不想让她代表,认为她不够资格代表,所以,才有学子“请”她下台。表面上看,如有的人分析的,是“超短、黑丝、高跟鞋”三位一体所形成的合力惹的祸:“这位女士很不合时宜地穿着超短、黑丝、高跟鞋就上来了,实在不太尊重且有碍观瞻。”深层分析,“主要是让她代表观众发言,台下的人不愿意被她代表”。跟进一层追问:台下的人为何不愿意被她代表?用支持北大观众“轰丹”的网友的观点表达,在众多德高望重、艺术精湛的昆曲艺术家们面前,于丹的出现不合时宜,并认为她是伪文化人,长期兜售“心灵鸡汤”,由此引起大家反感。

消费时代的浮华,足以改变一个人,名利双收带来的光环,让一个原本属于学术圈的人离学术渐行渐远。当年在登上《百家讲坛》之前,于丹说很享受她的教师生活。她经常自费带着研究生们到咖啡厅,吃点零食,喝点咖啡,边玩边上了课。随着于丹的曝光率激增,无论是官方大活动还是民间讲座,于丹都成了座上宾。再后来,一些商业活动上也能见到她的身影。现在的于丹,给人的印象是无所不知,知无不讲,她的书接连问世,她的人装扮时髦,她的钱包越来越鼓,她的气宇越发的轩昂。现在的于丹,左手教鞭,右手麦克,荧屏讲坛,大小宴会,俨然明星,超短高跟,日程紧迫,南来北往,空中飞人,电视常客。

再看她讲座的阵势,居然有数十名保安“护驾”,主讲台与观众之间还设置着防线,俨然娱乐圈女明星出场。于丹毕竟年轻,不像比她更早出道的易中天。易中天知道媒体和娱乐圈不好对付,感觉还是做回自己的学者教授好。他不想握住“烫手的山芋”不放。面对巨大的诱惑,于丹却是“hold不住”,初生之犊不怕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古人早就告诫:得意不可再往。于丹有所不知,她辛辛苦苦塑造起来的公众人物形象,正在演化为一道颇具喜剧色彩的抛物线,在被公众消费到顶峰之后必将下落。

学者明星化在消费时代,更容易迷失自己,满腹的诗书,在象牙塔里是尊贵与清高的,也是平易近人的。一旦被包装成明星给人消费,有了明星行头和派头,那就是被大众娱乐,乃至抛弃或放弃的开始。《老子》有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陶渊明有自知之明:“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于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留下一段佳话。李白亦然,这位当年名誉京城的文人,在充分认知自我后,做出“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选择,留下“四海皆我家”的美谈。《论语·公冶长第五》中有言:子使漆雕开仕。

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同悦)。意思是,孔子让漆雕开去做官。漆雕开回答说:“我对做官这件事还没有信心。”孔子听了很高兴。孔子之所以高兴,盖因漆雕开有自知之明。漆雕开自知自己不具备当官能力,即使老师让他去做官,他也不勉强答应。鲁迅的自知之明,则在于他做出了拒绝被提名诺奖的惊世骇俗之举。贵为北师大教授的于丹老师,她虽无心为官,但还是给自己定错了位,向公众表错了情,将自己从青灯黄卷的学者、解疑释惑的教授“大尺度”地移至光芒四射的明星扎堆的演艺界。在这点上,我倒觉得,于丹应该到易中天那里取取经,想想清楚那个永恒的哲学命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周思明。

张震 表姐 于丹

上一篇: 陈丹青:内地电影人缺少冒险精神

下一篇: 湘港企业携手打造儿童音乐剧《木兰从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