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新出土500余件史前遗物 珍贵玉器种类多


 发布时间:2020-10-27 09:19:54

双耳宽檐陶釜 上海人若是提到“吃”的话题,随口都能如数家珍地列出几道沪上名食:三黄鸡、草头圈子、红烧肉……历来上海人对美食的追求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可要是问及我们几千年前居住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会吃些什么?恐怕多数人脑海中浮现的还是“茹毛饮血”的场景。事实上在考古学者细致的观察和收集实物证据、系统研究人类饮食的遗存之前,世人对生活在史前的祖先们的食谱止于想象。譬如近年来持续发掘的松江广富林遗址,仅通过采集土样浮选的方法,每年得到的样品达千份之多,这些样品中混杂着各种动物的骨骼碎块、贝壳、植物碳化碎块、种子、果核等,从中过筛、分拣、鉴定,学者们就其结果展开各项专题。仅从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新石器时代广富林人的食物之丰富令人咋舌。在居住遗址周围随处可见各种生物骨骼,肉食资源方面鹿占的比重竟然为最,猪、牛、各种鱼、贝类等也是屡见不鲜。植物类食物的范围更广泛:稻谷、菱角、芡实等一定是淀粉类主食的首选,和今人相差无几,配合补充食用各种蔬菜瓜果,现可鉴定的本地植物遗存达50多种,近20种是可食用的。在野生食物资源不足的时节,人对蛋白质及其他营养的需求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了原始的畜牧、种植行为,这些同样在上海地区的各大考古遗址中有迹可循:种植着粳稻的水田、农事狩猎用途的众多工具、畜养鱼类的水塘、大量出土的家猪骨骼……一切都展示着史前居民们适应环境、改造自然的生存智慧。

还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人很早就掌握了“吃”的精髓——烹饪。人类食物史上的首个变革正是出现在新石器时代,火被驯化使用,继而产生了烹饪的技术。青浦崧泽遗址曾出土数件距今约6000年前的马家浜文化陶釜就是上海地区早期文明中的一种典型炊器,由于釜是圜底,加热时需要配合支脚其他物体支撑,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后世闻名的“鼎”。整个变革过程漫长,在步履蹒跚中又带动了一系列社会变革,但影响久远。从此以后,食物的内涵再不单一流于生存,人类彻底有别于其他自然界生物。如果能穿越时空,加入到这些史前上海人的盛宴中去,这些祖先们招待我们的可能是喷香的米饭、令人垂涎欲滴的水果和鲜嫩的兽肉,而他们的菜单上到底还有些什么,又是如何得来?考古学者们正不断运用残留物提取、DNA分析、分子化学等各种新兴技术,展开前所未有的多领域合作,深入探索这远古餐的奥秘。周云。

在距离我国史前最大古城神木石峁古城遗址南方约20公里处,考古人员意外发现一处相当于龙山文化中晚期的聚落“寨峁梁遗址”,其时代、建筑形制和器物类型等特征跟石峁古城具有明显关联,诚如聚邑成都般地构成了石峁古城的“卫星城”。寨峁梁遗址位于榆林市榆阳区安崖镇房崖村,在我国史前最大古城——神木石峁遗址正南方向20公里处,与石峁遗址同属秃尾河流域,位于秃尾河一级支流开光川(又名开荒川)南岸的椭圆形山峁上。遗址所在山峁底部出露基岩,上部黄土堆积较厚,除南侧与其他山梁相接外,余三面均临深崖,现存的石砌城墙即位于遗址南侧,意在隔断相通以保卫居址。

主持考古发掘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孙周勇说,为配合基本建设工程,去年7月以来在寨峁梁遗址清理的遗迹现象主要有房址66座、圆坑10座、方坑3座,出土遗物较多,包括陶、石、骨等标本200余件。总体上看,寨峁梁遗址与石峁遗址的时代相近,早期比石峁遗址稍早一二百年左右,其巨大石头城墙的构筑让人不由想到石峁的巨型城防,可见其时的石峁古城虽为大型聚落中心,但其周边存在许多如寨峁梁遗址般的小型聚落如“众星捧月”一样分布在黄河边的陕北高原。

综合各种证据分析,专家认为寨峁梁遗址应系石峁遗址下属的一般聚落,或为村落级别。如果以石峁城址作为黄土高原北部早期国家出现的重要标志的话,那么寨峁梁遗址等“卫星城”和石峁城址的未来对比研究,将在很大程度上加深对我国文明国家的形成和发展,以及黄土高原史前区域历史和社会复杂化进程的认知。这是在寨峁梁遗址考古发掘出的以山峁为分布中心的房址遗址群。新华社发。

沿着‘史前海上之路’进行较频繁的海上活动。”在2日至6日于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召开的中国东南及环太平洋地区史前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军说。关于“史前海上之路”的推断源自于福建南山遗址最新发现的大量炭化稻谷和小米。赵志军说,在新石器时期,既种植水稻也种植旱地作物小米是公认的山东半岛地区特有的农业生产模式。“但从已有的研究成果上看,没有发现自山东半岛地区向福建沿海地区陆地传播的证据,剩下的可能性只有通过海路。” 赵志军说,南山遗址的考古发现,结合近期其他东南沿海遗址的考古成果,使得曾经只是假说的“史前海上之路”成为了可能:约四五千年前,我国就有先民就在沿着东南海路进行交流,并将北方文化传入海峡两岸地区,这比此前学术界认为的古人海上交流时间提早了近千年。

“史前海上之路”学说也能够解答困扰学术界多年的“台湾史前小米来源之谜”。作为台湾新石器时期的代表遗址,台湾大坌坑遗址曾出土大量小米,但这些小米是从哪里来的一直缺少合理解释。台湾考古学家臧振华说:“若说大坌坑的小米也来自于山东半岛,但同时期台湾和山东的陶器特征相差较多;若说来自福建,但此前福建地区一直没有发现同时期的小米遗存。而南山遗址考古发现说明,大坌坑的小米很可能源自于海峡对岸的福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洪晓纯说,南山遗址新发现为我们还原了这样一幅历史景象:约5000年前,南山文化的农业发达到一定程度后向沿海扩张,进而通过海路把同时种植水稻和小米的生产模式带到台湾,影响了台湾的新石器时代文化。

中国东南沿海史前海上活动的范围和时间可能都超过了学术界此前的认识。臧振华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台湾和海南同时期史前遗址也高度相似,表明新石器时代中期,从台湾海峡到南中国海一带的海上活动频繁。“这表明了台湾新石器中期文化和东南沿海同时期文化应来自同一文化传统。” 台湾学者近年来对靠近大陆的马祖列岛上的两具史前人骨骸进行了DNA研究。结果表明,这两名史前人类与现代台湾原住民以及东南亚若干岛屿族群有着共同的遗传血缘。台湾考古学家陈仲玉说,由此可以推断大陆东南沿海一带可能是近1万年以来“原南岛语族”的祖居地之一,“学术界将重新考量史前人类海洋迁徙史和南岛语族的起源等问题”。

赵志军说,“史前海上之路”为探索台湾海峡之间的早期文化交流,以及与南岛语族文化圈的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线索。“那么古人是如何航海的?是否有可能通过把独木舟绑在一起利用海潮?古人的海洋航行能力超过我们的想象,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史前 玉器 房址

上一篇: 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上海将演 将进行剧院转播

下一篇: 《铁皮鼓》作者格拉斯去世 曾创作“但泽三部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