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流浪记》法文版将在法国面世


 发布时间:2020-10-20 22:57:30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又一位法国作家摘得诺贝尔文学奖,距离上一位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在2008年获得此奖,仅仅相隔了6年。这真是个让其它国家甚至大洲“羡慕妒嫉恨”的节奏。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发年表上一查,相隔6年还不算是最短的。事实上,1901年,诺贝尔文学奖首位获奖者就是名叫苏利·普吕多姆的法国诗人,1904年又颁给了另一位法国诗人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尔。此后,直到1964年萨特获奖前的半个多世纪里,诺奖以平均6到10年的间隔不断落在法兰西土地上。萨特之后,也许是诺奖评委广泛地聆听到了更辽阔文学世界的呼声,使得更多的选择涌进了投票箱。但进入新世纪以来,法国人神奇的获奖韵律又有某种回归之势。迄今为止,在111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中,有15位法国籍获奖者,堪称世界之最。法国文学为何特别受到诺奖的青睐?通过采访,记者追寻到这样两个答案:法国作家在文学本质上的坚守和法国政府在文化传播上的积极扶持。

当代法国作家仍在坚持写作 “说实话挺吃惊的,跟其他得奖者比起来,莫迪亚诺不属那种破坏性非常大的先锋作家,没有非常鲜明的异于传统的追求。”法语文学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院长袁筱一介绍说,莫迪亚诺的作品在法国属于略带一点通俗的,大众接受度不错。就拿莫迪亚诺2007年出版的最新作品《青春咖啡馆》来说,依旧以回忆和寻找为主题,“带一点淡淡的忧郁,很符合文学青年的需求”,在法国出版两周销量即突破10万册,并被法国《读书》杂志评为“2007年度最佳图书”。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翻译家曹元勇向记者回忆了上世纪90年代阅读莫迪亚诺几部重要作品《青春狂想曲》、《暗店街》、《环城大道》的印象——有点历史感,有点寓言色彩,写得也比较短、比较抽象,有点杜拉斯的感觉。“即使莫迪亚诺今天得奖了,我也不会把他当成一个特别大的作家,至少在小说观念上、在语言上,他没有特别让人惊艳的地方。

”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这样一位“写作不让人吃惊、获奖倒让人吃惊”的作家载入了史册?曹元勇认为,首先是法语文学的魅力。“在西方文化传统中,法兰西文化是一个重要的源头,其辐射面直达北欧、俄罗斯。在当代,法国文学总有自己的追求和创造,引领了多次文学潮流,这是法国文学了不起的地方,我感觉这次获奖是法国文学的又一次胜利。”其次是莫迪亚诺个人写作上的坚持,“他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写作,到现在也写了四五十年了,由于他的坚持,才成为了法国文学重要的作家”。袁筱一也持同样观点。她说:“法国人不再像19世纪那样有大的潮流、流派和文学集团去影响世界,但当代的法国作家还是在坚持写作,不受外界诱惑地坚守文学本身的东西,以文学立命。这次的获奖,就是坚守的成果。” 政府出面向世界推介本国作家 袁筱一提到,在坚守文学本身的写作之外,莫迪亚诺的获奖还拜一个重要因素所赐:法国政府文化政策长期不懈积极扶持。

她告诉记者:“参加巴黎书展也好,参与法国文学的翻译项目也好,总能感觉到法国从政府层面在非常努力地向世界推荐他们认为好的作家和艺术家,为他们扩大影响力。”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青春咖啡馆》的中文译者、法语翻译家金龙格凭借此书获得2011年傅雷翻译奖后,曾这样写道:“很多人都羡慕从事法国文学翻译的译者,因为他们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实践自己理想的同时,还是法国积极的文化传播政策的受益者,法国政府对法国从事文学翻译出版的出版社和译者有着非常积极的鼓励和扶持政策。” 金龙格举例说:“比如法国文化部下属的国家图书中心(CNL)可以为出版社分担50%至60%的翻译成本,而译者则可以根据一部作品的难易度和篇幅长短申请获得1100至6600欧元的翻译经费。另外还有法国文化部或者民间组织资助建立的翻译协会,如果你有一个翻译项目要实施,他们可以提供完全免费的安静、舒适、方便的住所和生活补助。

法国从1981年开始实施这些鼓励政策之后,法国文学翻译作品的数量呈现出爆炸式增长。” 袁筱一告诉记者,莫迪亚诺并不是一个经常出现在公众场合的作家。也许,正是由于法国政府积极的文化传播政策,使得优秀的本土作家不用走出书房,就能赢得全世界的读者,抵达诺奖的巅峰。本报记者 吴越。

是中国著名漫画家张乐平住过四十余载的旧居,他创作的《三毛从军记》、《三毛流浪记》等漫画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近日一则“‘三毛之父’张乐平旧居将向公众开放”的消息,让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于这座幽静的老房子。张乐平的小儿子张慰军告诉记者,自父亲去世后家人就有意保护这些遗物。“尽量(把房屋)恢复成‘文革’之前的样子,希望将来作为公益性活动场所对外开放。” 老房子二楼的大房间是张乐平生前用来绘画的工作室。一张照片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是张乐平夫妇与7个子女的全家福,照片中的张慰军大概六七岁,这张珍贵的老照片拍摄于1959年。张慰军表示,当时海外华侨十分关注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这张照片一时被多家媒体转载。张慰军还特意提起一张在“文革”结束后拍摄的照片,拍摄地点是在中国知名作家巴金家中。“有趣的是,照片中除了张乐平一人是漫画家外,其他如巴金、柯灵、王西彦等都是文学作家。” 张慰军解释道,“文革”后,从香港等地前来拜谒内地文学艺术家的风气渐盛,时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巴金成为海内外文化交流的“窗口”人物,在接待海外人士时常会邀请张乐平一同参加。著名学者魏绍昌曾向张慰军说,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和《三毛从军记》在当时就已获得“没有文字的文学巨作”的赞誉。

张乐平去世后,受张夫人之托,鲜少为人题字且已九十高龄的巴金为建于浙江省海宁县的“张乐平纪念馆”题了字。台湾知名女作家三毛原名陈懋平,也因为张乐平的作品特意将“三毛”作为自己的笔名。她1989年风尘仆仆地来到上海,认张乐平为父。彼时,大陆与台湾书信往来并不畅通,于是张慰军成了两人的通讯员。1990年的西方圣诞节,身在台湾的三毛给时在香港的张慰军打了一通问候电话,家长里短聊了很久,三毛告诉他“身体里长了不好的东西”,来年1月4日动手术。然而,“动手术”那天张慰军再打去电话,迟迟无人接听,后来得知三毛是选择在4日告别人世。此后,张乐平与作家三毛之间的“父女情”成为海峡两岸文化与感情交流的佳话。2014年初,传出“三毛”要进军好莱坞的消息,张慰军则向记者透露,让《三毛流浪记》走向海外的计划由来已久。张慰军回忆道,早在20世纪80年代,电影版《三毛流浪记》在法国戛纳电影节上展映时就被比利时导演马克·亨利看中。之后,这位比利时导演找来中文版及英文版的《三毛流浪记》观看,并与张慰军一家结交为好友。然而遗憾的是,就在剧本、演员都已就位甚至开拍仪式都举行过后,投资方却出现了问题,电影的拍摄不得不一再延迟,这一拖就是7年。

后来,好莱坞独立制作人、美籍华人赵芸的出现让“三毛”出国有了转机。海外版的《三毛流浪记》会是什么样?张慰军表示,剧本已在筹划中。他坦言对该片其实并没有太多“想象”,但“肯定不会差”。如今由法国FEI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三毛流浪记》法文版也已上架,其中收录并翻译了张乐平创作于1946年至1949年间的《三毛从军记》和《三毛流浪记》。对于父亲留下的宝贵财富,张慰军说,“三毛”的经典已无法复刻,“我们(家人)能做的就是让它延续”。(完)。

三毛 流浪记 法国

上一篇: 揭冯小刚春晚失利原因:仅预备12个语言节目参审

下一篇: 82件清代外销扇精品展出 使用象牙、玳瑁等材料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