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小桥老树:网络小说是中国传统小说的当代表达


 发布时间:2020-10-21 23:00:00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是一个民族真正有力量的决定性因素,可以深刻影响一个国家发展的进程,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话,引发委员热议。谈成绩,找对策,一条条富有针对性的建议,在探索中国文化进一步发展的路径。贾宝兰: 重新修订《出版管理条例》 “2008年我曾经提出过对2002年2月修订颁布的《出版管理条例》进行重新修订。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回复说‘修订《出版管理条例》被列为《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二档项目。”全国政协委员贾宝兰说,两年来,出版业可以说高歌猛进,加速修订《出版管理条例》势在必行。

贾宝兰委员在提案中透露,继2007年12月辽宁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出版传媒”上市A股市场后,安徽的时代出版也已上市A股市场,其他的出版集团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上市当中。出版集团不仅在经营方式上发生了变化,其业务范围也大大拓宽。经营范围已经远远突破了《出版管理条例》中规定的经营范围。贾宝兰委员指出,对原有的《出版管理条例》重新进行修订应该加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对出版集团进行公司化、产业化以及规范化管理。(吴文彪) 张抗抗: 加强网络著作权保护 近年来,网络文学盗版现象泛滥猖獗。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提出,网络著作权保护刻不容缓。“目前,我国具有较大规模的文字作品盗版网站数万家,中小盗版网站高达百万家;点击率排名前10名的网络小说,在互联网上被非法传播的次数动辄超过千万。网络传播的正版内容和盗版内容的比例为1∶50,即网络正版经营每收入1元,就有50元因盗版而流失。”张抗抗委员表示,网络盗版因其取证困难,处罚条例和行动均不到位,相关部门对网络著作权保护不力,已经严重危害了创意产业的发展。其中最为严重的是,搜索引擎已成为网络盗版的保护伞。

受经济利益驱动,搜索引擎服务企业对网络上的影视、音乐、软件、文学盗版未尽监测、删除和屏蔽义务。张抗抗委员在提案中建议,成立创意产业侵权行为认定委员会,强化对网络侵权的界定;填补我国著作权中目前有关制止网络侵权的法律纰漏;修订著作权中有关网络侵权的处罚条例,加大惩罚力度。(刘洋) 朱奕龙: 出台动漫分级管理办法 全国政协委员朱奕龙建议,国家应尽快出台动漫产品分级管理办法。朱奕龙委员说,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动漫市场,直接消费群体约5亿人。大批优秀的少儿动漫丰富了少儿课余生活,为促进少儿健康成长发挥了积极作用。

与此同时,一些不适合青少年观看的包含色情、暴力等内容的成人动漫也充斥动漫市场,严重危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朱奕龙委员指出,1991年我国就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政府主管部门也出台了有关出版物、音像制品、电视剧和电影等方面的管理条例和审查规定。但现实生活中,只解决了“禁”的问题,没有涉及“限”的内容,完善的制度并没有建立起来。目前我国尚未出台专门针对动漫产品分级的法规,出售动漫产品没有限制,执法人员没有查处法律依据,消费者选择动漫产品也缺少参照标准。应尽快出台动漫产品分级管理办法,划分动漫受众群体,界定动漫产品级别,并对动漫产品设限。

(吴文彪 张霞 王平) 王兴东: 繁荣电影剧本创作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表示,电影的一切是从剧本开始的,没有剧本就没有电影的一切,《电影产业促进法》应有剧本著作权的法定位置。王兴东委员说:“现在电影上映,根本就不宣传是谁编著的,媒体热衷抄作明星、宣传导演,人为地把一部影片首创的编剧丢到了被遗忘的角落。连电影百花奖都不愿设立编剧奖。”他表示,由于编剧的权益难以保障,坚守编剧职业的人少了,想当导演制片的人多了;深入生活的少了,闭门造车的多了;自主原创的少了,改编翻版的多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所有经典全重拍,四大名著再翻拍,观众又吃回锅菜。”王兴东委员表示,改编老电影,翻拍旧故事,嚼别人嚼过的馍,暴露中国电影原创能力不足,暴露出电影产业在剧本创作和文学创意上政策失调的问题。王兴东委员建议,严格履行剧本授权使用制度,加强扶持剧本创新的奖励制度,防止影片从原本立项就沾染侵权的病毒,严惩剽窃抄袭剧本创意的违法行为,制定保护剧本创意的登记注册制度。(刘洋)。

人们印象深刻的,多半是《焦点访谈》《东方时空》中那个端庄大方的主持人。2015年,她宣告“退休”,当老师、写作……角色转换得心应手。日前,敬一丹在北京接受了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独家专访,将她的家风故事与退休生活娓娓道来。记录,就是留给将来 “来,咱们抓紧时间开始吧。一点半还有一轮采访。”见到敬一丹的时候,她仍然是短发,穿着蓝裙、平底鞋,朴素整洁却不失干练。而上一次这样密集的接受采访,还是在2017年。这一次,是为了一本书。今年6月份,敬一丹完成了新作《那年 那信》。在30个篇章的容量中,她以“信中信”的方式与四世同堂大家庭的后代交流,引出信的故事。从1950年的情书,到2018年的“微信控”,不同年代的气息渗透其中。敬一丹觉得,这些信里记录的是一个家庭的故事,每个家庭都会有家信,千家万户的故事就像一块块小拼图,拼出了不同年代的世间图景。“我妈妈在怀旧的时候,整理出1700多封信。

当我也开始怀旧了,就想把这些信分享给别人,就有了这本书。”或许是出于媒体人的敏感,敬一丹觉得,前辈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事情,应该被记录下来。“记录,就是留给将来啊。”敬一丹说,“从我们家,到千千万万个家庭,都是如此。人有时要走着走着就回头看看,如果一个人只看前面,不知来路,也是一个缺憾吧。” 家风家教是潜移默化的影响 通读《那年 那信》,便能发现一个令人难以忽视的地方,那就是家风家教的形成和重要性。敬一丹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那年我13岁,经常给弟弟们补衣服。”有天,妈妈临时从外地回家,在厨房忙活,敬一丹和以前一样,在缝纫机前给弟弟们补裤子,却不小心被缝纫机针穿透了食指。妈妈没有安抚敬一丹,而是叫来两个弟弟,告诉他们,要记住二姐是给你们补衣服,手指都扎穿了,她也不是大人,是在替爸爸妈妈照顾你们。敬一丹说,假如妈妈当年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可能自己立即就哭了,觉得自己可怜,但妈妈的做法,却让她感觉不到委屈,反而唤起了积极的心态。

“母亲给我的影响非常大,至今如此。”回忆往事,敬一丹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当年的我,是个‘留守少年’,碰到很多事情时,母亲都教我如何正面面对,如果没有那种精神力量的引导,现在的我,可能会是另外一个面貌。” “所以,我的想法、习惯的形成,都是妈妈有意无意的引导。”推己及人,敬一丹越来越觉得,一家人的家风家教,是渗透在生活细节里的,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退休,其实是一种转换 尽管身为全国知名的主持人,但在旁人眼中,敬一丹过得颇为不易:自己还是个孩子就要照顾弟弟:考研两次落榜……她自己却觉得自己很“顺”,“我幸运地接受了高等教育,碰见了喜欢的职业,遇到了这个时代,一切好像都是安排好的。” 2015年,敬一丹正式“退休”。之后的三年,却比上班时更忙碌:主持节目、给学生上课,还出了三本书:《我遇到你》、《我 末代工农兵学员》和《那年 那信》。生活于她而言,似乎有了另外一种可能。她说:“退休,是一种转换。

” 虽然已经离开《焦点访谈》,但包括新媒体迅速发展、媒体变局在内的一些热点,依然是敬一丹关注的内容。她也在努力认识退休以前那些没有关注过的领域,“和年轻人聊天,常常会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这说明,在某些方面还是空白。” “写了三本书,‘怀旧’色彩比较浓,已经够了。”接下来,敬一丹打算花费精力,去接触新鲜事物、继续学习,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快乐。“有一句话激励我很多年:为什么不是最好的?”提起未来,敬一丹的声音温和又坚定,“这不是说一定要跟别人竞争,而是和自己竞技,努力做到最好。”(完)。

小桥 网络 故事

上一篇: 北京首届国际儿童剧展演季活动吸引逾五万人观看

下一篇: 广州成立广府文化研究中心 推动文化产业发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