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系列三部曲之《人民的使命》联合摄制签约


 发布时间:2020-10-20 06:12:08

2012年度人民文学奖颁奖礼昨日举行,12位作家和诗人获奖。今年新增“迎接十八大特选作品”奖,何建明以长篇报告文学《国家》、徐坤以话剧剧本《金融街》获特别奖。李佩甫、鲁敏以《生命册》和《六人晚餐》分获长篇小说奖。评委认为李佩甫对当代中国农村乡民生存状况逼真细腻的描写,深刻尖锐地揭示了变革时代人们在诱惑面前或坚守或迷失的精神境遇。而鲁敏的《六人晚餐》,评委认为,平凡人物的选择和命运获得了“史诗般的力量”。(记者金力维)。

2014年的《人民文学》将会出现更多的新面孔。《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明年《人民文学》将在网络上寻找短篇精粹,发掘具有才情的网络作家。《人民文学》已确定在明年春天推出网络短篇小说专辑。施战军说,他认为应该重视网络作家,正常面对他们,《人民文学》开辟这样的栏目,就是容纳、发现更多的网络作家,为他们自网络起步通向经典文学提供广阔的平台。为充分实施这一计划,人民文学编辑部提前半年开始准备,在兄弟期刊和各大网络上搜罗优秀的网络作家和作品,“中国作协有网络联席会,我们将采取网站推荐、网络联席会筛选和编辑部主动发现网络小说相结合的方式,选择最优秀的作品”。

韩毓海(资料照片) 电视剧《毛岸英》剧照(资料图片) 访电视剧《毛岸英》编剧之一韩毓海 第28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颁奖典礼刚刚落下帷幕,曾经轰动一时的《毛岸英》再度赢得肯定,荣获长篇电视剧一等奖。这部电视剧的魅力和价值到底在哪里?《毛岸英》的编剧之一、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韩毓海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毛岸英身上的朴素美德,赋予了这部电视剧以生命和价值。记者:韩教授,我想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机缘让您参与到了电视剧《毛岸英》的编剧工作? 韩毓海:2006年8月,我到延安学习了一个月。在王家坪的一棵大树下,我再次聆听了解说员讲述毛岸英的故事。因为就是在这里,毛主席跟刚回国不久的毛岸英谈话,让他去上“劳动大学”。毛岸英牺牲了,可那棵参天大树依然枝叶婆娑。给我们解说的是个小姑娘,她一边哽咽着,一边讲解着,让我懂得了为什么说“人民群众是水,革命者是鱼”,什么叫“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湘水之岸,英木苍苍,身在异域,魂归故乡”,当时涌入脑海中的感动,成为了日后《毛岸英》主题歌的开头。三年后,刘思齐阿姨把创作《毛岸英》的重托交付给了刘毅然导演和我,因为她喜欢我们创作的《我亲爱的祖国》和《星火》。

是她的信任、是她刻骨铭心的记忆和讲述,成就了这部电视剧。记者:在编剧过程中,您遇到哪些难题和挑战?怎样克服的? 韩毓海:我个人认为,当前的文艺创作需要克服的根本问题,并不是技巧、技术、资金的问题,而是“为了谁”的问题。对一个文艺创作者而言,这才是难以克服的难题和挑战。记者:这就涉及到创作的立场问题了。韩毓海:一个人,生在中国,但却对中国没有感情,整日以“孤独”、“苦闷”自我标榜,这是很渺小的,对人无益,对己则有害。因此,我特别希望借此机会,从延安说起,从毛岸英说起,谈谈什么叫做“文艺为人民服务”,谈谈我自己是怎样逐步克服当前文艺创作的最大难题的。在历史上,延安宝塔山的存在,是与“黄金锁骨菩萨”的故事联系在一起的。《续玄怪录》和《太平广记》都记载了锁骨菩萨荡气回肠的神奇故事,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贾平凹在《商州》、《高兴》等作品中,也讴歌了延州妇人“慈悲喜舍,世俗之欲,无不徇焉”的情怀。这种情怀到底是什么?我认为,这就是指承认并满足普通老百姓的基本生存欲望、保障普通老百姓的基本生存条件。记者:也就是“为人民服务”。韩毓海:是的。满足普通老百姓的生存欲望和需求,就是天下为公,就是为人民服务。

有人说,共产党不讲人情,革命的文艺、进步的文学缺乏人性,甚至否定人的欲望,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这样讲的人不懂得,共产党人、革命者讲的欲望,是绝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的生存欲望,是普通老百姓的感天动地的情怀。基层的普通劳动者有生存的权力与尊严,而要反对的,是把个人的欲望捧到天上、对绝大多数普通劳动者则麻木不仁的士大夫阶级的私欲膨胀。只有具备这样的情怀,才能懂得毛岸英在写给舅舅的信中所说的那些话:共产党人对自己的亲人怀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当这种感情与人民群众的利益相抵触时,我们则必须将人民的利益放在个人感情之上。记者:通过这次编剧工作,您对毛岸英的印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他身上的哪些品质令你感到震撼? 韩毓海:一方水土一方人。毛主席和毛岸英都是湖南人。有句话这样形容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耐得烦”。而毛岸英高贵的品质之一,就是不怕吃苦,更热爱天下受苦人。毛岸英的一生,是吃苦的一生,更是为天下受苦人舍命奋斗的一生,这也是电视剧全力表现的重点,我和其他几位编剧同仁就此达成了共识。所谓“文艺为人民服务”,就是倡导文艺家对于“众生苦”的觉悟,倡导他们去正视“全世界受苦的人”两手空空走向黑暗的事实,倡导真正的文艺家,有出息、有觉悟的文艺工作者,去体会“顿觉眼前生意满,回首人间苦人多”的大悲哀和大欢喜。

记者:您认为电视剧《毛岸英》对于当前社会有哪些启示?通过这部作品,毛岸英成为了新的青春偶像。您觉得毛岸英身上的品质与这个时代有哪些契合之处? 韩毓海:今天,我们生活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但不能忘记,今天的和平发展,是前人流血牺牲、千辛万苦换来的。我们要记住:中华民族的一个重要美德,就是吃苦耐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一个方面,就是艰苦奋斗。如今一部分所谓的“精英”,学问不大,脾气不小;成天夸夸其谈,浮在天上。对他们而言,最难过的关,就是吃苦关、基层关和百姓关,主要表现就是不肯深入基层、深入群众,不愿吃苦跑路,乃至畏谈天下兴亡、民生疾苦,成天关在小圈子里自命不凡、搞“私人写作”。如果说毛岸英当年的抱负是“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那么,今天的某些人则是视亿万苍生、万里江山如无物,而梦寐以求神交“诺贝尔”。记者:您曾经说过,朴素是毛岸英身上最大的美德。韩毓海:毛岸英虽然是个熟练掌握多国语言的留学生,但他依然保持着朴素的美德。朴素,当然不等于贫穷;自然朴素,绝不等于贫困落后,而奢侈浪费,更不等于文明先进,正是当今世界自然资源的有限性、不可再生性,正是当代中国人口多、底子薄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朴素的,才是文明的。

“文明”,绝非表面的文饰,“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真正的文明起源于不言不语,伟大的文明,就是埋藏在行动中的朴素精神。电视剧《毛岸英》通过塑造毛岸英这个形象,重塑了朴素的文明和艰苦奋斗的价值。记者:您认为毛岸英的精神和品格,今天会以怎样的形式在这个时代存在,并为人们所追随? 韩毓海:首先,好的东西一直活着,活在人民的生活与口碑中,活在人民群众改天换地的伟大实践中。山西临县郝家坡村,是当年毛岸英土改蹲点的地方,他在那里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与人民群众一起寻找改变贫困面貌的办法。而临县的北面就是右玉县。60多年来,右玉的18任县委书记甫一上任,都要准备一把镢头,带领百姓改山改水,治理荒漠。今天,昔日飞沙走石的右玉已是山清水秀。“为政何不解民忧,当官堪消百姓愁。十八书记抒壮志,六十春秋挥锄钩。终见‘善无’变善有,已将沙州换绿州。年年立业是公仆,久久为功尚风流。”这里讲的,是什么叫民生、什么叫群众路线,什么叫真正的民主、什么才是“人间风流”。在纷纭复杂的信息面前,如果忘了“我是谁”这个根本问题,那么,文化的自觉、体制的自信就会下降。比如说,今天大家喜欢谈民主,但往往忘记了我们的人民民主、群众路线乃是世界上最深刻、最具创新性的民主实践。

西方民主的最高境界叫“参与型民主”,就是指决策者打开门来,允许少数人民的代表参与到他们的讨论中来;而我们的民主却是要求决策者走下去,走到最基层、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去,和他们促膝相谈,帮他们推碾种谷,与他们在田间地头共话春华秋实,共同决策国计民生——而这就是世界上最深刻的民主,我们称之为人民民主、群众路线。当年毛岸英这样问毛泽东:怎样做您才满意呢?毛泽东的回答是:“一刻也不脱离人民群众。”而今天的问题则是:怎样做才算一个合格的共产党人、才算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干部呢?回答同样是:“一刻也不脱离人民群众。” 离开了民生的民主是假民主,离开了基层最广大人民群众生活改善的政绩是假政绩,离开了政府推动、群众参与、市场运作,离开了群策群力发展中国、改善绝大多数基层群众的民生,也就不会了解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什么是伟大的中国道路。同样的,也只有在这样的民主实践中,只有在中国道路上,我们才能寄希望有新的赵树理、新的鲁迅出现,才能希望真正有中国气派的、原创的优秀之作产生。本报记者 王国平。

人民 影视 名义

上一篇: 陈年宣纸成收藏宝贝 价格5年涨5倍

下一篇: 郭守敬望远镜新发现500余颗类星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