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学家顾彬:中国小说在德国是遭排斥的庸俗文学


 发布时间:2020-10-24 12:19:44

共同揭秘中国古人的“笔墨智慧”。文房用具在中国兴起于宋代,盛行于明清。经过历朝大儒推崇,文房用具的品类逐渐增多,出现了笔筒、笔架、笔洗、镇尺等;制作工艺也愈加精良,文人工匠以名贵材质、奇巧造型、绝妙构思制作文房用具,为今人留下了一笔丰富而珍贵的文化遗产。展厅内,一件件古代文房用具呈现的“笔墨智慧”,令现场观众流连忘返。如五峰式的“铜驭龙过海笔架山”,纹饰以“江山”为主题,底部的海浪纹细腻繁复,与高耸巍峨的山纹相得益彰。笔架,又称笔格、笔床、笔枕等,是中国古人书案上不可缺少的文具之一。来自清中期的“白玉雕瑞兽水呈”则雅致可爱:一只瑞兽俯卧回首,双耳呈涡状贴于头顶,背部还伏有一只小兽。小兽被设计为水呈的钮盖,大兽的腹内空膛则用以贮水,十分巧妙。水呈是中国古人研墨用水的储水器,是一种精小的文房用具,大都兼具实用性和把玩功能。除了巧夺天工的文房之物,夺人眼球的还有一些充满异域风情的鋄金银器物。如“铁鋄金阿拉伯文镂空笔盒”,用以盛装芦苇笔、墨水瓶、削笔刀、磨刀石等伊斯兰书法的常用工具。据工作人员介绍,鋄金银工艺以叙利亚大马士革地区最为精湛,古时随丝绸之路传播至印度和中国,是古代多元文明碰撞的见证之一。

观复博物馆创办人马未都表示,每个时代的文房用具都各有魅力,如宋代文房用具文雅收敛,清代的则热烈奔放。文房四宝得以流传至今,有工匠“匠心”、使用需求等多方面的因素。《云烟翰墨——中国古代文房用具展》将在上海观复博物馆展至9月16日。(完)。

该系列最大亮点是在展现成语本意的基础上,对故事进行了延展,增加了对故事思考的深度。“叶公好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成语故事,编剧孙梦竹和导演杨成在完整呈现这个故事的同时,尝试让小朋友们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喜欢。编剧孙梦竹表示,她小时候会因为毛笔字好看而喜欢它,但当她真正学习时,发现要面对的是无尽的练习,那句“喜欢”就不那么容易说出口了。而现在的孩子们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若只愿接受它们美好的一面,排斥它们不那么尽如人意的一面,又怎么能谈得上是真正的‘喜欢’呢?”孙梦竹希望能通过这个故事让孩子与家长共同思考喜欢的真正意义。“东施效颦”的编剧傅玲和导演何吉光则在人物行为的原因上进行了延展,引领小朋友们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美”。

创作过程中,他们试图去挖掘人物动机,从而展现人性。“人身上的‘内在美’和‘外在美’都很美,但有时候大家会只注重‘外在美’而忽视了‘内在美’,甚至有时候自己也会因为他人的评价而忽视自己身上的‘内在美’。我希望自己的戏能帮助小朋友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除了告诉他们不应该做什么,更应该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导演如是说。“自相矛盾”是一个本身就充满故事性的成语,编剧杨雯默进行了九稿的修改。在导演刘奇看来,作为儿童戏剧工作者,不仅要将故事的原意呈现在舞台上,更应该对故事有所引申,让故事更加丰满有趣,不仅让小朋友了解成语,还能让他们记住并在生活中应用。12日的媒体见面会现场,《成语魔方》剧组展示了剧中精彩的片段。

无论是“叶公好龙”里三个性格迥异的县令,还是“东施效颦”里令人捧腹的西施和东施之对比,抑或“自相矛盾”里演员大跳rap和popping,现场气氛不仅热烈诙谐,而且常常能引起小朋友的共鸣。此次三个成语故事既在整体上保持了风格的统一,又各自有不同的特色。舞美设计王冰说:“‘叶公好龙’的画面层次更丰富,同时设置了机关龙偶,让演员可以在台上‘舞’起来;‘东施效颦’注重意境,运用小桥、荷塘等元素体现江南的如诗如画;‘自相矛盾’则侧重演员与景的互动,屏风不再是单纯的二维平面,而是会在演出过程中逐渐变成立体结构,配合表演。” 同时,三个故事都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因而在形体和服装的设计上,既保留了古人传统服饰和姿态的样貌,又加入了符合当代审美的元素。

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表示,《成语魔方》系列作品提供了一个不断挖掘传统文化、不断探索创新转化的平台,中国儿艺始终怀着敬畏之心打造《成语魔方》系列,力图做到传播中国当代价值观念,传播优秀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的审美追求,通过“小而精”“精而巧”的艺术风格,让孩子在童趣中体味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完)。

中国 作家 顾彬

上一篇: 门罗获诺贝尔文学奖唤醒疲软的纯粹文学写作

下一篇: 格萨尔三十大将灵塔修复工作入选中国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56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