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碑林将保护开发董仲舒墓 整合儒学文化资源


 发布时间:2020-10-21 15:09:38

书店跨界 莫忘初衷 一方面是国家政策的扶植和倾斜,一方面是社会整体文化水平的提高,头些年难以为继的实体书店近来又走进新的春天。不仅王府井书店、三联书店等国有大型书店总是人头攒动,而且像单向街这样的民营小书店也在全国各地不断涌现出来,发展态势一路上扬。在民营小书店的前进过程中,可以说多样化经营是一项重要的助力。这些书店从一开始就没有单纯依赖卖书为主营业务,而是纷纷打出服务牌、创新牌,比如和咖啡餐饮相结合、和休闲娱乐相结合、和亲子活动相结合、和创意文化产品相结合等等。如今由“小猪短租”打造的“城市之光”书店住宿计划又做出全新的探索,使书店具有越来越多的功能和内涵。这些跨界经营模式为书店拉动了人气,增加了收入,使因资金投入和人力资源有限而步履维艰的民营小书店闯出一条更为宽敞的大道,也使更多人愿意投身其中,打造这种个性化和服务性更强的小书店。正如“城市之光”计划的创始者潘采夫所说:“书店是一个城市的灯塔,对城市的文化生态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

”随着小书店遍地开花,乃至走进每个社区,文化生活似乎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奢侈品。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在欣喜于多样化经营带来的好处时,我们也不能不有所警惕,以防过于强调经营效益而忘却了书店最根本的职能——阅读。推进全民阅读是一个浩大工程,需要从上到下各阶层的努力,需要社会文化大环境的建设,需要旷日持久的引导与教化,仅仅靠多建书店是不够的。如果挂着书店的名,却不能想方设法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阅读的快乐,人们走进来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为了享受各种增值服务,那它实质上也就是一间有书的咖啡馆、儿童游艺场或者旅店而已。这样的书店建得再多,对于全民阅读氛围的形成,意义也有限。文/本报记者 崔巍。

针对儒学思想在现代社会中的意义及影响进行探讨辩论。记者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获悉,8支中学生辩论队伍从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千名世界名校中脱颖而出。本届国际中学生儒学辩论大会在选手的选择上更加国际化、多元化,将被打造成全球首档儒学辩论脱口秀节目。济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颖在致辞中表示,国际中学生儒学辩论大会的举办将通过中学生带动全世界华人、外国友人深入挖掘儒家思想的时代价值,探寻其中所蕴藏的解决当代社会问题的重要启示,弘扬跨越时空、超越国度的文化精神,提升国家的文化自信。邹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左新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本届国际中学生儒学辩论大会融合了孟子故里邹城的文化特色。节目制作中心不仅将活动的题目设置为“邹城论道”,而且所设置的辩题也围绕孟子的思想展开,特别是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家国情怀。

同时,各国参赛选手也将前往邹城外景地体验邹城元素,身临其境地感受儒家文化。据了解,孟子故里邹城将成为国际中学生儒学辩论大会的永久举办地。2017国际中学生儒学辩论大会由中国孔子基金会、济宁市人民政府和山东广播电视台主办。活动设置专业评委4人,大众评审100人,7月将在山东邹城孟子大剧院录制。(完)。

陵城镇星家村临街电线杆上悬挂的提倡“孝”的标语。新京报记者 周清树 摄 10月14日晚,“百姓儒学”讲堂在石门山镇大庙村开课。新京报记者 周清树 摄 在儒学升温的大背景下,孔子故里山东曲阜,正以行政手段高调推行一项“百姓儒学”工程:将为下辖405个村庄配备儒学讲师,向村民讲授“孝道”等儒家传统文化。曲阜为这项工程赋予了“营造健康向上的村风民风、推动中华传统美德创新性发展”的美好内涵。但各种情况表明,师资力量不足、如何调动村民参与热情、如何将活动持久化等,正成为考验这项工程的现实问题。10月14日晚,曲阜市石门山镇大庙村村委会大院,聚光灯将广场照得雪亮。来自曲阜的导游陈万凤站在半人高的长条桌前,用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讲授《论语》中有关孝道、礼仪的儒学主张。

她的听众是大庙村100多位村民。像中国多数乡村一样,大庙村年轻人大都外出务工,村里多是老人与妇孺。当晚,约20个小孩被家长带来听课,他们全场不断跑动、嬉闹。一个男孩跑上讲台,朝下面做鬼脸,引发一阵哄笑。孔子故里——山东曲阜正进行一场政府主导的儒学下乡工程:为下辖的405个村庄每村配备一名儒学讲师,并配套推行一村一座儒学书屋,一村一台儒学新剧,一家一箴儒学家训。这场声势浩大的活动被命名为“百姓儒学”工程。这是“百姓儒学”工程第一次在大庙村开展。两个多月以来,类似大庙村儒学讲堂的场景,每天都在曲阜的大小村庄中出现。“听不懂”和“都是好事” 部分村民反映老师讲的课程听不懂,但多数村民认可课程内容,认为可以起带动作用 陈万凤讲课的主题是“孝道”和“礼仪”。

她通过《论语》中的故事,引出孔子的话,再讲解具体含义。“孔子有一个学生叫子游,问什么是‘孝’。孔子说: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陈万凤解释道:“人们以为给父母吃穿就是‘孝’。但孔子说,如果只是如此,而对父母不怀尊敬,那跟圈养犬马有什么区别呢?” 陈万凤又强调了一句:“孝敬父母,态度很重要。” 今年8月起,曲阜市开始在下辖包括周庄村、大烟村、葫芦套村、星家村等10个村庄试点“百姓儒学”工程。试点两个月多后,目前曲阜正在全市所有村庄中铺开这一工程。10月12日至15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试点村中5个村庄超过40名村民,多位村民都认为“讲得不错”。“人们结合老师讲的对照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还挺带动大家的。

”陵城镇星家村一位杨姓村民说。但部分村民也提出,老师讲课经常“听不懂”。吴村镇峪西村的孔敏对一次讲课印象深刻:“两个人边说边唱,唱得咱老农民可高兴了。” 离场率较高也是村民普遍提到的问题。“还没讲完,一半的人都走了。” “闲着也是闲着,村里让去就去了。”周庄村冯阿姨说,“孝顺的人不用讲也孝顺,不孝顺的人讲了也没用。” 孔子故里的村民们对于“儒学”并不陌生,当地保留着浓厚的传统礼仪和观念。“如果不孝顺,会被同村人笑话,甚至嫌弃。” 大烟村一位年轻村民说。这与“百姓儒学”工程讲授的许多理念不谋而合。讲师陈万凤也认为,在农村,传统的孝道、礼仪等秉承得比较好。在尼山镇周庄村村民蔡祥英看来,讲课老师所讲内容为“文明礼貌那些事”,“都是好事”。

“给村民讲课很难” 老师们认为在秩序维护和与村民沟通上存在困难,但这也正是讲课的意义所在 45岁的陈万凤是孔子旅游集团导游有限公司的专职导游,已经下乡讲了三场课,算较有经验的讲师。14日讲课前,她和坐在前排的老人简短交流,老人希望听到贴近生活的内容。她便临时将“孔子生平”的主题,变为了“孝道”和“礼仪”的主题。尽管有不少村民离场,陈万凤觉得“这次效果还行”。她在第二次下乡讲课时,曾遇到村民“捣乱”。那是9月底在尼山镇大烟村。“讲到公平时,一个约50岁的男人站起来说,哪有公平?我们村前开了一座山,院子里全是飞尘,没人管。”陈万凤很无奈,“他可能把我当成政府的人了。” 陈万凤与其他下乡的老师们沟通过,大家共识是:给村民讲课是非常难的事。

讲师袁雅静说,有些村民听课时在下面聊天;小孩很多,总跑来跑去。在曲阜两年前开展的“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活动中,袁雅静讲了20多场课,受众均是政府机关、学校、社区等的城市居民。她觉得无论维护纪律还是沟通,“容易多了。” 但在陈万凤等讲师看来,改变村民的上述状况,正是这项工作的意义。她觉得,授课时与村民多互动一些或许能改善授课效果,“我们需要了解村民想听什么,适当调整讲课方式和内容。” 作为招募并培训儒学讲师的主要单位负责人,曲阜市旅游局局长孔国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只依靠课堂上的学习难免枯燥和单一,下一步将推出参与性强、趣味性足的活动,例如讲“如何提高果树成活率”等内容。新京报记者走访的农村中,以老年人和儿童居多,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

尼山镇周庄村村支书冯敬华介绍,该村留守村民的平均年龄达到了50多岁。“无论是孝顺老人,还是教育孩子。都是青壮年的责任。但这个群体却缺席了听课。”陈万凤说。“我们不是形式主义” 官方称“百姓儒学”工程是“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的延续,该活动已开展两年,效果显著 类似大庙村的“儒学讲堂”,每天都在曲阜的大小村庄中开讲。曲阜将“百姓儒学”描述为“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活动的延续。该活动从2012年8月开展,截至今年7月底,已经对64万市民完成了一次儒学及道德、礼仪知识教育普及。曲阜宣传部的材料显示,该活动效果显著,曲阜“人人彬彬有礼,处处干干净净”。今年8月,曲阜在前期开展“孔子文化大讲堂”进乡村的基础上,在10个村庄试点推行了“一村一名儒学教师”活动。

9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之际强调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性。两天后,9月26日,曲阜正式提出“百姓儒学”工程的概念,并加大了宣传力度。去年11月26日,习近平就曾来到位于曲阜的孔府和孔子研究院参观考察,并同有关专家学者座谈。曲阜市委宣传部提供的材料显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和视察曲阜重要讲话精神”是推行该工程的重要背景。“把优秀的儒家传统文化普及到最基层,是这一工程的目的。”曲阜市文明办副主任吴继芳说。按照计划,曲阜“百姓儒学”工程将在今年完成150个村庄的“儒学课堂”建设,明年上半年完成全市405个村庄的普及。此外,曲阜还将启动 “一村一座儒学书屋、一村一台儒学新剧、一家一箴儒学家训”等配套活动。

活动声势浩大,但“形式主义”的质疑也频频出现。作为活动具体执行部门之一的负责人,吴继芳有些委屈:“‘百姓儒学’延续了‘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并将普及范围由城市扩展到了农村。‘百姓儒学’不是形式主义,也不是政绩工程。” 在曲阜,每个农村都建有农家书屋,再配备些儒学的书,就成为儒学书屋。关于儒学新剧,吴继芳说:“创作任务已经给镇里和村里安排下去,推出只是时间问题。” “给村民拉家常的机会” 曲阜旅游局长孔国栋认为,“百姓儒学”工程坚持下去,会对村民关系等有所改善 自8月开展试点算起,“百姓儒学”工程已推行了两个半月。曲阜旅游局长孔国栋认为,一两堂课、一两个月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哪怕只是给村民们每周聚在一起拉拉家常的机会,邻里之间关系也会更融洽。

“原来一个村子的两户人家有矛盾,话都不说。一起听课拉家常后,她们相约一起去赶集。”孔国栋举例说。讲师陈万凤认为,改善民风的目的需要通过坚持不懈的长期教化实现,最好“永远”讲下去。但她承认,“永远”是个理想化的状态。讲师袁雅静与村民有过交流,村民提意见说,希望能够固定一个老师来村子讲课。但目前远做不到。师资力量不足正是“百姓儒学”面临的主要问题。曲阜文明办副主任吴继芳说,目前授课老师以曲阜师范大学、济宁学院、孔子研究院等高校教师、专家等为主。但要覆盖全市400多村庄,“师资力量还有待完备。” 为解决这个问题,曲阜下一步将推进“乡贤选师”计划——依托了解儒家文化的各乡村德高望重的村民、离退休教师和干部,通过村民选举,每个村推选一名乡贤教师。

高调推动、宣传“百姓儒学”工程的同时,在师资、资金等具体问题上,曲阜并没有相应的成熟方案。提出“百姓儒学”工程4天前,即9月22日,曲阜才发出志愿者讲师招募公告。10月13日,吴继芳称,“百姓儒学”工程所需资金主要是交通费和教师工资,但还没有预算。“连双袜子都没丢过” 尼山圣源书院授课1-2年的村子,民风有所改善,治安案件发案率降低 曲阜“百姓儒学”工程能对村民们产生多大的影响,隔壁县的尼山圣源书院也许能提供一个令人乐观的案例。尼山圣源书院位于紧邻曲阜市的泗水县北东野村,据传孔子诞生地尼山夫子洞就在该村附近,白墙灰瓦的联排建筑在黄土飞扬的北方农村中与众不同。从2013年1月起,书院便组织专家学者进村讲授儒学经典,现已形成固定讲课制度。

该书院是国内第一个提出“乡村儒学”概念的民办机构。在学院副秘书长陈洪夫看来,“百姓儒学”工程是好事,但速度有点快,讲课的面铺得有点大。从提出设想到进村授课,尼山圣源书院的专家学者花费了半年时间进行调研、考察等筹备工作。但至今只在7个村子开设了授课点。“这种活动讲究与群众成为朋友。讲完就走,效果会大打折扣。”陈洪夫说。学院秘书长赵法生经常到村里与村民拉家常,有时自己拿钱支持有困难的村民。“村民自然听得进他的课。” 任职书院副秘书长前,陈洪夫曾任职泗水县财政局局长。体制内的经历使他认识到,政府推动一项工程奉行的是“响应上级号召、上级服从下级”的行政逻辑,对于实际情况往往考虑不足,因此政府主导的工程,“生命力有待时间验证”。

经过充分调研和循序渐进地推广,学者们发现尼山圣源书院授课1-2年的村子,民风有所改善,治安案件发案率降低。书院所在的北东野村村干部告诉陈洪夫,去年村里“连双袜子都没丢过”。如果仅仅停留在讲课和口号宣传上,而无法进行持久实际的教育活动,道德建设工程的效果并不理想。在曲阜,曾广为推广“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活动,曲阜市委宣传部提供的一篇宣传文章中提到,在道德建设中,在搭建活动载体时,曲阜曾一年一个口号,老百姓记着的不多,参与程度不广。考虑到天气有些冷,10月14日晚,讲师陈万凤在大庙村只讲了半个小时课。当晚7点45分,村支书郭玉山走到话筒前:今天的演讲到此结束,以后会经常开展。大伙回家吧。“回家喽”,有村民大声喊。

很多人笑着退场了。深秋的夜色下,喧闹的大院很快归于平静。□新京报记者周清树 实习生尹瑞涛 山东曲阜报道。

董仲舒 文化 儒学

上一篇: 谷大白话、陈楸帆助阵《银河系科幻电影指南》新书发布

下一篇: 吉林“老年俗”收获“新粉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