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中国的法国著名摄影师马克·吕布逝世


 发布时间:2020-10-21 16:20:39

《慈悲》 路内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慈悲》建构和阐释了一种平等互爱、不慕富贵也不畏穷苦、安然处世的中国民间的“慈悲” 从鲁迅的阿Q到茅盾笔下的“老通宝”,从巴金小说中抗战胜利了却走向死亡的汪文宣到质疑“为什么没有我的吃食”的月牙儿,从高晓声的《李顺大造屋》到贾平凹的《秦腔》,这些作品都描述了百年来中国人的苦难。方方的《涂自强的个人悲伤》与梁鸿的《出梁庄记》展现了新世纪乡村青年进城生活的艰辛,此次70后作家路内的《慈悲》描述的则是当代城市工人群体的生存困境,这在一个乡土文学占据主体位置的文学谱系中,尤为可贵。《慈悲》讲述了曾经的饥荒悲剧,书写了当代城市工人的生活困境,更以锋利的笔触刻画出这一群体的精神图景。

来到城市后,叔叔对水生说:“吃饭不要吃全饱,留个三成饥,穿衣不要穿全暖,留个三分寒。这点饥寒就是你的家底。”结婚后,妻子玉生说,“穷人没有读过书,文化够不上,但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死了要有死了的样子。爸爸说,如果倒在街边死了,无人收尸,那不叫穷人,而是路倒尸、饿殍、填沟壑。穷人也要死得体面,子孙要让先人体面地待在阴间,这就是家教”。“家”之“教”,乃具体而微的“国”之文化。水生就在亲人的教导下开始了以苯酚厂的毒为“家底”的新城市生活,以“家教”方式祭奠逝去的父母和岳父,乃至工友汪兴妹。这是一种精神意义的“成人”。“是根枪就要立起来”,这是师傅对水生出徒时的一句交代。如果说叔叔、妻子告诉了水生如何对待生活和亲人的“家教”,那么师傅帮助徒弟根生、水生等人的方式,则让水生体验到了一种极为珍贵的友情,一种基于共同苦难的、相濡以沫的“悲”之“慈”。

具体说来,就是工专毕业的水生能言善辩、审时度势,一次次为困难工友申请补助,几乎从不失手,但从未自己申请过;对工友提出调换工作等要求,水生也是尽量帮助满足。水生不仅为自己车间的工友申请补助,而且积极谋划为不是自己车间的、“文革”受迫害断腿出狱、生活没有着落的根生申请到了长期补助。这中间穿插了水生叔叔去世、老家送葬、收养女儿复生和妻子逝世等一系列家庭生活的变故。看似波澜不兴的生活处处存在着暗礁和险滩,水生不仅自己小心翼翼地度过了一场场劫难,而且以自己的一己之力、一己之善守护着全家人和车间工友的安宁与尊严。让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获得应有的尊严和呵护,这是水生从师傅、叔叔、妻子那里学来的“家教”,是一个当代中国城市普通人基于共同艰难生活的、实实在在的“悲”之“慈”,而不是那种超越个体力量、高高在上、俯视一切、悲悯一切的虚幻拯救与怜惜施舍。

可见,《慈悲》建构和阐释了一种平等互爱、不慕富贵也不畏穷苦、安然处世的中国民间的“慈悲”。小说结尾,女儿复生在祖坟前跃动的身影如同一头健壮的母鹿,重新找到的弟弟则看破生死皈依宗教,水生要把玉生和父亲的魂灵带回老家安息。这无疑是传统的回归与“家教”的传承。就一部当代中国城市工人生活史而言,《慈悲》的历史视野、时间跨度和叙事密度是不错的,但就历史的纵深度、生活的广阔度和故事冲突的尖锐度而言,依然是有所欠缺的。“大饥荒”“文革”“下岗”,哪一个不对当代中国工人的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小说将主人公局限于某几处,而没有充分打开历史、走向人物的灵魂深处。这是对路内这位年轻作家创作的苛求,也是对他的期待。百年来中华民族虽然经历了一次次的劫难,但始终生生不息,苦难之中屹立不倒,其精神隐秘就在于鲁迅所言的“中国的脊梁”,在于老舍所塑造的有尊严的“老北京人”,在于每一个普普通通中国人身上源于大地深处、源于苦难生命体验、来自人间生命个体的慈悲。

正是借助于这种生生不息的“家教”,这种“悲”之“慈”,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及其个体生命,才获得了生存的硬气、英气、尊严和大地般的无穷力量。这正是《慈悲》所要传达的中国人的生命情感逻辑。张丽军。

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作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然而,中国文学是否已经真正走向世界?如何克服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如何进行更有效地文化传达?28日,一场名为“多维视野中的中外版权合作”对谈活动在图博会举行,来自中瑞两国的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中外文学交流需要寻求更多的合作方向。“引进来,走出去”一直是中国出版产业的重要理念。近年来,出版业引进和输出的品种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有了逐年的提高。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梁鸿鹰首先介绍了作协对于推动中外版权交流及中外文学交流方面的举措。一是利用各种国际平台推动中国的文学作品与海外的交流,二是每年组织多批次的作家到国外交流访问,三是陆续举办跟多个国家的文学论坛,另外,作协也通过资助等方式,将中国作家的优秀作品介绍到国外去。在“引进来,走出去”的同时,如何让作家作品版权发挥到最大能量,比如在影视、游戏领域都产生结果,成为与会专家关注的一个问题。

人民文学出版社党委书记、天天出版社社长刘国辉认为,全版权运营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在国外有非常成功的案例,比如《哈利波特》和《小熊维尼》系列。“同时,全版权运营是应对未来数字出版对纸质出版冲击的最重要的和最有效的途径”,他说。在出版界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今天,出版和营销模式的创新,也成为业内人士一直努力探索的一个方向。作家曹文轩分享了自己去年和瑞典作家马丁的一次非常有趣的合作。两人就同一个主题创作了一个故事,然后请中国和瑞典的两位插画家分别为对方国家的作品插画,现在图书已经在瑞典和中国同时出版。曹文轩坦言,故事题材产生在一次喝茶的过程中,马丁临时起意提出,就写杯子吧,于是两个特质很不一样的、文化含义也很不一样的故事就诞生了。故事背后,有很多可以解读的地方。瑞典驻华文化参咱伊爱娃对中国文学走出去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制定一个长期的传媒宣传计划,二是参加各种国际类型的展会,三是与当地的出版社合作。

”。

中国 马克 吕布

上一篇: 北京首届国际儿童剧展演季活动吸引逾五万人观看

下一篇: 美国人有可能2039年登上火星 2033年进入火星轨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