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信众共祭“华夏母亲”西王母


 发布时间:2021-05-18 10:00:34

云林一位八旬老妇因病过世,百日祭拜时,其中一桶金纸点火点不着,亲友翻搅助燃时发现里面藏着一封信,要给阴间的母亲,内容则是四个女儿指控弟弟和弟媳以及长孙连手害死母亲,诈领保险。信件意外曝光后,一家人大吵一架,还准备对簿公堂。据报道,这封信是老妇四个女儿共同联名所写,指弟弟、弟媳企图害死老妇诈领保险金,老妇长孙李志文说,12年前奶奶被他的高中同学骑摩托车撞上,前后开了五次刀,约600万(新台币)的医疗费都是他爸爸和叔叔分担,而且奶奶没有保险金,不知道为什么四个姑姑要这样告冥状。李志文表示,跟爸妈以及叔叔开家族会议,决定要对四个姑姑提出告诉。这封信原本在老妇百日时放在金炉里准备烧掉,结果火点不着,意外曝光,一家十几个人为此大吵一架,只是有什么争执,非得写信打扰已经去世的老母亲,让她死后还不安宁,母亲若地下有知,情何以堪。

台湾新北市35岁的张姓男子由母亲打零工养大,受宠爱却不愿工作,日前掐住母亲脖子要钱,还痛骂:“你是我妈耶!居然叫警察抓我!”新北地检署将他收押,依“伤害尊亲属”等罪起诉。检察官开庭时,张妇声泪俱下,感叹儿子不知感恩,但也求情说“能不能不要关儿子”,希望找个机构好好教育,让儿子不要觉得什么都是应该的。检方调查,张男受宠骄横,常向母亲伸手要钱,去年2月,姐姐看不惯,出言教训,张男拿起刀子要挟,姐姐吓得搬走。张妇今年1月间下班后帮儿子买香烟,结果一回家就听到儿子大呼小叫要钱,气得走进房间,却被儿子跟进房里掐住脖子,她惊恐喝斥后逃出家门报警。两名警察随后到张宅调查,张男情绪失控大吼痛骂,还以拳头狂殴母亲,连警察也挨揍;检察官认为张毫无悔意,依强制、伤害直系血亲尊亲属与妨害公务罪起诉。

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的母亲秦厚修2日晚在台北万芳医院病逝,遗体移往台北第二殡仪馆,马英九与夫人周美青晚间抵达二殡迎灵,马英九不舍母亲,哭红了双眼;坐在轮椅上的周美青频频拭泪,神情哀戚。据报道,周美青2日上午不慎跌倒,右小腿挫伤,诊治后医师建议固定右腿以利恢复,所以才会坐轮椅。周美青曾于2010年3月拜访台湾屏东县泰武小学,和小朋友拥抱时,不慎扭伤腰椎,紧急返回台北三军总医院就医;2012年她出席元旦升旗典礼时,又因和民众握手击掌,疑似腰伤复发,表情一度痛苦,但并未回三总就医。当时外界认为周美青身形纤瘦,年过五十岁的女性,或许有骨质疏松问题。

桃园一名出生三个月大婴儿,上周末由母亲送医急救,婴儿明显抽搐、脸部发黑、昏迷,经诊断后发现左脑硬脑膜下出血,怀疑是遭外力摇晃过度所致。桃园县社会处紧急介入调查,十九日将约谈家长厘清原因。婴儿母亲十四日抱着婴儿到医院求救,经计算机断层扫瞄,发现小婴儿左脑硬脑膜下出血,急救后住进婴儿加护病房。院方怀疑是婴儿摇晃症候群所致,赶紧通报县府社会处。社工调查,婴儿上面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小孩,母亲照顾情况尚称良好,但社工怀疑家长无暇照顾,由三岁小孩代为照顾小婴儿,为安抚哭闹婴儿却造成更大的危险。社会处表示,婴儿还在加护病房,社工无法检视其伤势,因此婴儿受伤的原因,为外力所致,或是身体本身有其它疾病,还待厘清。

屏东县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过万,而家庭实现照顾的有近万人,62岁的李郁琳昨天在一场分享活动中,透露自己是一路摸索,才学会照顾90岁的失智母亲,她坦承,照顾失智者真的很辛苦,但不觉得累,“因为她是我妈妈”。屏东县长期照护管理中心昨天举办家庭照顾者支持活动,这项活动4年来都是由台北富邦银行公益慈善基金会补助,参加人次超过2100人次,昨天基金会董事长白秀雄特别南下,鼓励这支持活动继续办下去。62岁的李郁琳已经当奶奶了,但是对照顾自己的母亲仍是无怨无悔,全心付出。昨天她特别分享照顾母亲的心路历程,她说,自己是从8年前开始照顾失智的母亲,刚开始她可能是太紧张了,搞得妈妈的情绪也很紧绷,后来在家人及长照相关课程的协助下,她才慢慢学会照顾母亲的技巧,因此她也特别提醒照顾者不要太紧张,这样才能提供专业照顾。

她的母亲年轻时是老师,老来虽然什么都忘了,但是当她叫母亲“老师”时,失智的母亲还是有反应的,这也让她相信循序渐进地照顾,至少可以控制失智的速度。长期照护管理中心表示,目前屏东县在屏东及潮州设有辅具中心,有需要的民众可以办理租借,如果是低收入户是免费租借,中心也会协助指导操作技巧。

据台湾媒体报道,六个月大、模样可爱的小龙,出生未足月就成为户长,连牙牙学语都不会,却是泰籍母亲的“护身符”;他的母亲假结婚来台,因为小龙得以取得居留权,虽然可能面临刑责,但暂时不用担心被遣返。有着圆滚滚大眼睛与胖嘟嘟身材的小龙(化名),生父其实并非台湾人,而是一名泰籍外劳,只是他的母亲生下他时,与台籍假老公仍维持婚姻关系;假老公只想钱,孩子是否他亲生无所谓。小龙因为这一法律关系,登记的生父是台籍假爸爸,并顺利取得台籍。小龙母亲立刻和和假老公离婚,并将假老公的户籍迁出,刚出生的小龙,因此成了“户长”。据了解,类似小龙这样的小户长,并非单一个案,但户政单位与警方都表示无力控管,因此全台跟小龙一样的“小户长”,究竟有多少人,是个未知数。和台湾没有血缘的小龙,因为是合法入籍的“新台湾之子”,未来不但享有民众该有权利,还可因为新台湾之子的关系,享受许多优惠,例如外配子女可优先申请公立幼儿园。小龙的母亲已36岁,9年前通过仲介与一名计程车司机结婚来台,3年前被“移民署”查出没有共居事实,两人离婚收场。

为了留台继续赚钱,隔天再度通过关系找到前夫登记结婚,并支付15万元新台币酬劳。开计程车的假老公,知道小龙母亲的“弱点”,常以离婚为由勒索金钱,小龙母亲不堪其扰。同乡朋友传授“只要有孩子取得台湾户籍,即使离婚,政府会让外籍妈妈居留照顾小孩至20岁。” 小龙的母亲决定“生小孩换居留”,特别去找一名泰籍外劳。小龙在母亲盘算下出生,户籍上只有他与假爸爸,生母的名字放在注记栏。小龙母亲在完成这些程序后办理离婚,上月申请孩子监护权,获得展延居留与合法工作权。小龙母亲不讳言,“很多同乡女子这么做,生小孩是留下来的手段”,她会把小龙先带回泰国,让家人帮忙照顾,自己留在台湾赚钱,等小龙三、四岁再回台读幼儿园,成年后母子就会返回泰国,不想留在台湾。

西王母 母亲 海峡两岸

上一篇: 首届两岸茶文化论坛在峨眉山举办(图)

下一篇: 台湾各政党将以庞大阵容参加两岸经贸文化论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