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友青激动控诉:友柏伤了我的心(图)


 发布时间:2021-03-09 18:40:22

台北士林地方法院13日再度开庭审理蒋家第四代蒋友青恐吓美国学校案。蒋友青再次承认社交网站上的讯息是他所写,但否认有恐吓或伤害的意图;庭讯中,蒋友青几乎都委由律师发言,坐在一旁的他露出疲态,眼皮一度沉重到快瞇成一条线,也多次打呵欠以手托下巴。蒋友青13日还未到达前就有4名友人在法院外等候,待他现身后,护送他走进法院。庭讯过程中,蒋友青由律师帮他陈述。蒋友青的律师指出,社交网站需账号才能登入,并非公诸于众的空间;且蒋在脸书上发布的讯息并没有要通知美国学校任何人,美国学校是间接得知留言内容,此与恐吓公众罪的构成要件不符;律师并以蒋曾自取拳击艺名“Andrew Martinez”指其留言内容多是拳击用语,并非有恐吓的意思。因律师发言时间冗长,书记官也逐字记录,让一旁的蒋友青渐露疲态,眼皮也沉重起来,几乎瞇成一条线,且数度打呵欠。直到法官问他“蒋先生你还好吗?”蒋友青才稍微回神,挺直坐好。由于蒋友青的律师主张,检察官在起诉书内针对蒋所写的社交网站文字翻译有误,且断章取义。

法官为免争议,经检辩同意,将把有争议的英文段落送至台湾师范大学翻译研究所翻译。

蒋友青激动控诉:友柏伤了我的心(台媒图) 据台湾媒体报道,8日晚间11时许,涉嫌恐吓美国学校的蒋家第4代蒋友青,交保外出后再度返家,发现记者于大楼门外守候,主动上前打招呼,对于此次事件,他表示自己只是在facebook上发言,法院就要关他三年,认为对方有意把事情放大,而谈到家人对此事看法,则表示一年多前与蒋友柏大吵一架,两人便再也没有交谈,激动地表示哥哥伤了他的心,他不知道自己是被踢出家庭,还是他自己选择离开,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开。(中国台湾网 高旭)。

获新台币8万元交保后,9日上午面对守候住处的媒体,情绪仍激动,他认为只是在社交网络写些东西就上新闻,被当成杀人犯,对他非常不公平。他自称,“我有严重的心理病”,“我不是‘立法委员’,也不是蒋经国、蒋中正,只是个 23岁的年轻人。”。据台湾《联合晚报》报道,蒋友青8日晚交保后表示,他和大哥蒋友柏已一年多没交谈了。9日上午,蒋友柏回应称:“去问他吧,他现在喜欢讲话,我不喜欢讲话。” 蒋友青不满媒体守候在家门外,他抱怨说,“我一出家门你们一直拍我,不是第一次了,你们第三次、第四次 ,第一次是我爸死的时候,你们一直拍我,你们每个人把我说得这么难看,为什么你们不去拍学校,这不公平。” 蒋友青说,“台湾人民不应该知道我的生命这么细节的事,我不是‘立法委员’,也不是蒋经国、蒋中正,只是个 23岁的年轻人。” 问他压力大吗?蒋友青表示“你看我和我哥,2300万人知道我们家庭的事情,我们压力不大吗?”“我待在家也上新闻,在FB写东西也上新闻,我的错没有很大啊。”事情发生后,母亲和哥哥没有和他沟通。蒋友青8年前遭美国学校退学后,涉嫌今年8月起,多次以社交网络及电子邮件,贴文扬言将对学校副校长及师生不利,引起学校恐慌,向“美国在台协会”报告后,决定报警。

台北士林警方10月18日接获报案后,传唤蒋友青。警讯时,蒋友青表示,在社交网络发泄情绪并无不可,昨天检察官请警方到蒋友青住处将他带回讯问,蒋友青以中英文应讯,多次仍强调自己不是恐吓。检察官声请“预防性羁押”,但法官认为蒋友青不至于做出恐怖暴力行为,裁定新台币8万元交保,限制住居、出境。士检表示,将待收到法院裁定后,再决定是否提起抗告。

蒋友青激动控诉:友柏伤了我的心(台媒图) 据台湾媒体报道,8日晚间11时许,涉嫌恐吓美国学校的蒋家第4代蒋友青,交保外出后再度返家,发现记者于大楼门外守候,主动上前打招呼,对于此次事件,他表示自己只是在facebook上发言,法院就要关他三年,认为对方有意把事情放大,而谈到家人对此事看法,则表示一年多前与蒋友柏大吵一架,两人便再也没有交谈,激动地表示哥哥伤了他的心,他不知道自己是被踢出家庭,还是他自己选择离开,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开。(中国台湾网 高旭)。

蒋友青 友柏 媒图

上一篇: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将持续约三个半小时

下一篇: 大统“黑心油”震惊台湾 大陆市场也曾进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