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潭购地案再次开庭 李界木二度翻供称愿意认罪


 发布时间:2021-02-23 03:51:10

陈水扁家族弊案关键涉案人蔡铭哲,十三日在审判长蔡守训进行证据提示时说“龙潭购地弊案中,辜成允汇款扁家的部分,我相信我讲的比较准确”。蔡守训拿出一张合议庭核算的扁家汇款清单,和蔡铭哲核算结果有二十多万美金差额,蔡铭哲当庭答应带回去核对,帮合议庭找出问题。在扁家弊案中,已经认罪的蔡铭哲,昨天在审判长蔡守训提示证据时,向蔡守训强调“同一件事如果我和其它证人讲的不一样,请审判长相信我,以我的为主”,例如辜成允汇四亿佣金给扁家的部分,他相信他讲的比较准确。当审判长蔡守训问及他的姐姐蔡美利的病况时,蔡铭哲带着几分感伤表示,蔡美利已经都没有意识了,目前使用人工导尿,必须两天洗一次膀胱,整个人已经没有听觉和触觉,状况非常不好。蔡守训问蔡铭哲在协助扁家洗钱汇款复杂过程中,进出帐目是否平衡?蔡铭哲表示,当时吴淑珍指示他汇的钱,进出大约都吻合,汇到海外的部分都没有问题,后来他依起诉书的附表八及附表十重新计算,也都没有出入。蔡守训当场拿出一张合议庭核算的扁家汇款清单,总额与蔡铭哲核算的有二十多万美金的差额,请蔡铭哲协助核对,蔡铭哲当场爽快答应,决定带回去核对后,再请律师具状呈示。

陈水扁弊案23日连开三天庭,为了避免像22日陈水扁女儿陈幸妤出庭的混乱场面,台北地方法院出动大批警力戒备,台北地检署门口特别准备了一座超大型流动厕所,以备不时之需。台北地方法院审理扁家涉及机要费案、竹科龙潭购地案、南港展览馆案与洗钱案等案,今日起一连3天提讯陈水扁。今天就竹科龙潭购地案提讯陈水扁、传唤李界木,与科管局建管组长许胜昌、时任科管局科长刘启玲等人对质。24日安排陈水扁与前陈水扁办公室主任林德训、前“总统府”秘书陈心怡对质;25日则排定陈水扁与前“总统府”资政吴澧培、以及吴淑珍母亲吴王霞对质。蔡守训询问李界木对于合议庭依职权传唤证人有何意见,李界木表示,许胜昌在侦讯中的供述已经相当清楚,刘启玲又只对于龙潭案有部分参与,因此他认为没有传唤两人的必要。不过,台北地检署检察官林达认为,李界木说词反复,有必要加以厘清,故有传唤两人的必要。蔡守训裁示将先讯问许胜昌再讯问刘启玲,并询问李界木与陈水扁是否有意见,李界木表示没有意见,但陈水扁仍然保持缄默,不愿意回答问题。审判长问许胜昌如何知道广辉公司要找科学园区土地设厂,许表示他个人参与是在2003年10月就已知道此案,当初广辉向管理单位求助,透过“工业局”官员陪同,来到竹科管理局,李界木有说和土地使用规划有关,他那时才正式接触本案,后来从签发文件中才知道,广辉早已透过“经济部”要取得用地。

负责侦办陈水扁疑洗钱案的台湾检方特侦组,今天传唤扁妻吴淑珍的同学蔡美利及胞弟蔡铭杰、蔡铭哲等六人到案。检察官讯问后,认为蔡铭哲与陈水扁涉嫌在南港展馆工程等标案中,共同收受贿款,违反“贪污治罪条例”及“洗钱防治法”,犯罪嫌疑重大,并有串证之虞,向法院申请羁押禁见。据报道,特侦组发现力麒建设曾陆续汇款新台币近亿元至扁家海外账户,9月25日搜索力麒建设公司及负责人郭铨庆、会计裴慧娟、总经理郭淑珍等人住处,并带回部分资料。为厘清事实,特侦组密集借提郭铨庆及郭淑珍等人到案,了解汇扁资金来源,并于今天传唤蔡美利、蔡铭杰、蔡铭哲及三人的配偶等人到案。检察官侦讯后,认为蔡铭哲与陈水扁在“南港展览馆新建工程”等标案中,涉嫌收受郭铨庆等人贿赂,遂将他列为被告,并于下午以蔡铭哲涉最轻本刑五年以上重罪且有串证之虞,向法院申请羁押禁见。同时,检方认为蔡铭杰涉嫌协助扁家洗钱,依违反洗钱防治法将他列为被告,并于讯后将蔡铭杰与其他四名证人饬回。

原本在龙潭购地案已经认罪的台湾前竹科管理局局长李界木,在与陈水扁对质时翻供否认贪污。23日李界木再度遭到台北地方法院传唤,审判长蔡守训要了解他是否有做伪证的情事,李界木居然又翻供,这次他又改为愿意认罪,惹得检察官相当不高兴。李界木为了16日出庭作证大翻供,否认犯行再来开庭,李界木在侦查自白中指龙潭案是陈水扁指示促成,并缴回3000万元不法所得,因而在起诉书中获检察官请求减刑、免刑,但李界木在16日出庭却完全翻供,强调他在龙潭案中收的3000万元是“酬谢金”与贪污无关,检方因此准备取消他的减刑、免刑,合议庭今天特地加开李界木被控贪污的准备程序庭。不过,李界翻供好像翻上瘾了,这一回又再度变更供词,现在又说自己的确有罪。

蔡守训一开庭就问,“你的证词跟认罪有所差距,所以再度传唤”,这个时候李界木居然说“我还是要认罪,因为当初对法条了解不深,以为事前没要钱就不算贪污,但跟律师谈过,不管事前有无对价,事后有收钱都是犯罪。”这一番说法马上让台下惊呼,不过,也惹得检察官相当不高兴。检察官林达就说,被告再度翻异前词,有这么大的差异,到法庭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以为“认罪”两个字就可以免除日后开庭的麻烦,要请庭上明察,不能再让这名被告又翻异,不然根本就是藐视法庭。看到检察官这么生气,李界木律师赶紧再补充,纯粹因为当事人对法条不了解,如果有误会在此道歉。台北地院审理扁家弊案,23日再度传唤被告李界木,主要是因为上一次李界木推翻了自己在检方所做的证词,是否有涉及伪证罪,合议庭原本要以伪证罪追加起诉7年以下的徒刑,可不容许有人在法庭上说谎,这一回李界木总算知道不能再开玩笑,供词翻来覆去可是严重浪费司法资源。

在16日开庭,李界木与白手套蔡铭哲对质,双方说辞几乎兜不拢,李界木表示在龙潭案事成后,蔡铭哲说要给他酬谢金被他拒绝,后来蔡铭哲带钱到他家,他盛情难却才收下来,除了一部分用作装修费用,其后分别捐赠给社团、“立委”候选人共约1000万元;蔡铭哲则说是龙潭案进行到一半时,就已跟李界木说了,而且是陈水扁夫人吴淑珍说陈水扁想知道龙潭案的事,如果只是吴淑珍要知道,就不必安排李界木在晚上去官邸。李界木又说,进过官邸后没有跟蔡铭哲说要到“总统府”开会,后来去开会是“国科会”通知,蔡铭哲则坚称李界木从官邸出来后确有向他提起到开会之事,并请他帮忙向吴淑珍转达,希望能在“总统府”召开龙潭案会议上发言。对于龙潭购地案,当时“行政院”未核定,竹科管理局就在2004年1月9日和达裕签约,16日庭讯时,李界木也当庭翻供,表示签的是草约且事后才发现。

李界木说,2003年12月有一份公文写着由竹科管理局拟订草约,不必再送审,草约和契约有些许差别,因此和达裕开发签的草约完全合法,不必送审,但也不是真正的协议,这个说法意味着草约是李界木拟定,陈水扁自始至终没有干涉,李界木说是特侦组误解了他。

李界木 龙潭 蔡铭哲

上一篇: 手抱头做仰卧起坐 男子姿势不当险瘫痪

下一篇: 两岸三地百名学者客商齐聚台商淮安论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