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营提案遭封杀 蓝营:要等两岸租税协议签订


 发布时间:2021-01-14 05:11:25

由民进党前新系组成的“台湾新社会智库”,30日邀请前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共同发表新书。洪仲丘遭虐死、大埔拆迁案接连爆发,让台湾社会的“公民力量”主导社会运动,针对外界质疑民进党在这几波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否已大不如前?昨日新系透过新书发表机会,邀请蔡英文及港台两地学者、学生,对此现象提出见解。蔡英文表示,以前的街头运动是由民进党主导,但现在由“公民团体”取而代之后,民进党就面临自己要调整角色的需求,“当街头角色弱化的时候,就应该去发展解决现实与理想落差的问题”。

蔡英文说,政党必须发展出一套解决社会冲突的能力,思考如何与社会力结合,解决社会问题。

对于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台湾社会存在不同看法,相信大家多做一些说服解释工作有利于ECFA商签进行。在14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台湾媒体报道说,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可能就ECFA进行辩论,请问对辩论会怎么看? 范丽青表示,商签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是两岸间特殊的经济合作安排,是一个经济协议。商签这个协议也是为了适应两岸推进经济往来正常化、制度化、机制化的客观需要,是为了实现两岸经济的互利共赢。她说:“当然,对于商签这个协议,台湾社会上存在一些不同的看法,我想这也是很自然的。理不辩不明,我相信大家多做一些说服和解释的工作是有利于商签工作顺利进行的。

” 另有记者问:如果这次辩论国民党辩输了,ECFA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范丽青表示不对没有发生的事情发表评论,也不对台湾岛内的一些具体事务发表评论。“但我们认为,根据两岸专家的共同研究和分别的研究,得出的结论都是两岸商签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是有利于两岸经济的共同发展,也有利于深化两岸经济进一步合作,达到互利共赢的目的。”(完)。

亚太经合会议(APEC)刚刚结束,两岸关系在一连串政要会面中也有所进展;不但“张王会”(张志军与王郁琦会面)可能制度化,为两岸脱掉白手套铺路,“习马会”(习近平与马英九会面)也由台湾领袖代表萧万长抛出风向球。然而,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分析,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若未过关,明年不可能有“习马会”;但他也强调,服贸协议若要过关,当局必须要有破釜沉舟的开放决心,在政策上绝对要承诺“凡受伤产业必完全补偿”。经过此次APEC会议,“习马会”似乎露出曙光;但许信良在接受专访时强调,如果服贸协议的争议不能解决,将影响后续两岸货品贸易协议进行,原本两岸顺利的经贸协议被中断、耽搁,就不会有“习马会”。他表示,“习马会”牵涉的是两岸很敏感的政治问题,除非双方有比过去更不一样的谅解,两岸政治关系出现不一样的发展,才可能有“习马会”;而其中服贸协议若无法通过,影响很大。许信良强调,“停顿以后要再开始,是不容易的”。许信良也说,他一向主张开放,服贸协议对台湾整体是好处多于坏处,不用怀疑。

他认为台湾经济必须要对全球更开放,不只是对大陆,况且台湾有能力开放、不怕竞争,竞争力是台湾最大的优势,开放对台湾来说一定是利大于弊。但话锋一转,他也承认,凡开放必有受害产业,“开放一定会让某些行业受伤,尽管整体对台湾有利,但会牵涉到很多人的生计就业。” 对于如何化解目前的服贸争议,许信良建议,应如10年前台湾地区加入WTO一样,对受损产业全额补助。他指出,服贸协议必须通过毋庸置疑,问题只是对受害者怎么补偿;今天民间对服贸协议与马英九团队不满意,主要是马英九处理的态度,完全没有征询业者意见,事后也没有提出好的配套措施,让受害业者很惶恐。许信良指,面对开放,台湾地区加入WTO的经验就很值得参考。许信良强调,加入WTO有几百万农民受损,就业冲击难以想象,但当时编列每年500亿元(新台币,下同)的休耕全额补助,到现在为止总共超过5000、6000亿,包括所有受害农民,而且还要继续下去。许信良也批评马英九,遇到争议完全不会借监以前的经验,很不应该。

他认为全额补偿的开放决心很重要,而不是受害者要自己努力转型。他也呼吁当局拿出诚意解决服贸争议,不要让受损产业担心、挣扎,这也有利两岸后续交往。许信良强调,“习马会”需要政治谅解,但如果连经贸问题都没有办法处理了,不可能会有“习马会”。

海协会与海基会在上海正式签署“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及其附件,这是两岸签署“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后第一次达成直接涉及两岸经济领域合作具体安排、对双方予规范和约束的协议,对于深化两岸合作具有重要的意义。就协议内容看,两岸依据自身的经济发展规模、结构、特点和可承受的范围确定开放的时程与领域,总体而言,协议对两岸均是“利大于弊”的。台湾的发展需要服贸协议 台湾属于“浅碟形”经济形态,再加上本身的市场有限,对外贸的依赖度极高。自2002年1月1日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已经进入全面对外开放的发展阶段,因此,通过市场的开放创造更加公平、自由的环境是台湾经济进一步发展和建构创新型经济体的核心条件。与发达经济相比,台湾服务业尚存在着明显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以内需服务为主、国际竞争力有限、传统服务业态比重高、新兴服务业的发展空间有限等。且台湾服务业比重的迅速提升与制造业加速外移、海外生产比重高密切相关,再加上政策与功能的限制,缺乏延伸服务,导致服务业发展的空间进一步收缩,制约了台湾服务业规模经济的形成和竞争力的提升,服务业对整体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也相对有限。

而两岸服务业合作的最大利基就在于使台湾的服务业得以延伸至大陆,使其发展空间和领域有效扩展,进而带动就业状况的改善。服贸协议的冲击可控 整体而言,台湾2012年服务贸易值及出口值排名分别由2011年的第26及24名降为第27及26名,贸易值远远落后于新加坡、韩国及中国香港,显示台湾服务业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毋庸讳言,任何经济合作协议一定是有利有弊的,关键在于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从两岸服贸协议的具体内容看,无论是开放的项目、市场开放的进程、开放的领域还是从国际比较等角度看,大陆的让步均远大于台湾。江宜桦指出,大陆开放项目不但比台湾多,而且是比照或高于WTO水平,而台湾承诺开放的项目并没有超过WTO的要求,“换句话说,任何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对台湾比较有利的协议”。但是这种开放的诚意却被刻意扭曲,绿营甚至提出涉及48项产业的重新谈判清单,几乎涉及两岸协议内容的57%,意味着协议必须推倒重来、两岸必须重新谈判。即使不论其中所涉及的内容复杂程度,仅就时间而言,在面临中韩FTA谈判日益加快的情境下,台湾能否拖得起、企业能否等得起、民众能否熬得起?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可能受到冲击的产业,台当局从ECFA签署时就设有“因应贸易自由化产业调整方案”,已开列952亿元新台币的预算扶植弱势产业。

当然,这些举措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整和充实,以因应情势的变化。由此可见,服贸协议所带来的冲击和损害应是可控的。延宕不决背后是政党算计和角力 自服贸协议签署后却在岛内引发巨大的争议,究其因大致有三:一是缘于台湾内部的政治结构痼疾,即“立法”与“行政”的权力边界不清晰,导致所谓“监督权”的争议不断,也在一定程度上模糊了对服贸协议本身利弊的探讨;二是岛内选举至上的政治氛围,导致“只有蓝绿没有是非”的政治对立情绪,对于由当局主导达成的协议,绿营势力必然全力抵制;三是反对势力利用部分受损产业的反弹和民众对当前经济情势不满的情绪,试图形成新一波“倒马”风潮。这种隐含在经济议题背后的政治算计才是服贸协议延宕、对立、激化的关键因素。但在这一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台湾经济和民众福祉又有谁在关注?谁为此负责?谁承担后果呢? (上海社科院台研中心执行副主任 盛九元)。

租税 协议 民进党

上一篇: 洪孟楷:赖清德调薪是“项庄舞剑”意在“大位”

下一篇: 男子与有夫之妇婚外情20年 儿女成“黑户”没学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