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政宪三亿祖产瞬间归零 引爆民进党内同室操戈


 发布时间:2021-01-14 02:08:36

现任市长陈菊提早一年多已经宣布角逐连任高雄市长。不过民进党内不少人要求即将两届任满的高雄县长杨秋兴转战高雄市参选。杨秋兴23日对此表示,他没有参选高雄市长的念头;而陈菊则说,应该不会相互厮杀。据台湾“中广新闻”报道,外界关注民进党会派谁角逐下一届的高雄市长,而陈菊则是提早一年多宣布竞选连任,抢到先发位置。除了陈菊之外,最受关注的就是高雄县长杨秋兴。杨秋兴将在2010年底两届任满,基层不少声音劝进他转进高雄市。杨秋兴面对媒体追问时表示,只要陈菊要选,他就不会相争。杨秋兴也说,他的高雄县长任期是到2010年12月,高雄市长改选是在2009年12月,他不会提早一年请辞,也没有转进高雄市的念头。至于陈菊被问到相关问题时表示,没有听说杨秋兴有参选高雄市长的意思,相信杨秋兴不会相互厮杀。

陈水扁夫人吴淑珍虽然在与陈水扁无关的南港展览馆案认罪,但吴淑珍并非单纯的认罪到底,吴淑珍昨天透露的“长期服药影响记忆力”、“不记得有叫余政宪提供评选委员名单”、“她不是公务员”等等,都是经过诉讼精算的结果,表面看似认罪,但却暗藏玄机,也隐藏“随人顾性命”的自私。原文摘录如下: 先说吴淑珍与台当局前“内政部长”余政宪的法律关系,根据特侦组的起诉认定,余政宪案发时是“内政部长”,具公务员身份,不具公务员身份的扁嫂,是与余共犯贪污治罪条例的违背职务收受贿赂罪,余政宪之前出庭时,只承认奉珍指示,泄漏评选委员名单,强调没收半毛钱,否认贪污。对照吴淑珍的讲法,表示透过蔡铭哲告知的讯息,力拓营造的郭铨庆想标南港展览馆,请余政宪开最有利标,事后她确有收到220万元美金,但起诉差额的53万美金不知去向,此外,有无指示余政宪泄露评委名单,吴淑珍则以时间太久,记不得。表面看,吴淑珍虽然认了南港案,与余政宪共犯违背职务受贿罪的法定最重刑度,可以判到无期徒刑,但前提必须是余政宪有收钱,才有违背职务收贿费,若前提不存在,余政宪坚持没拿钱,扁嫂就算认罪,也等于没认。昨天吴淑珍认罪,并向社会道歉,有一肩扛起罪责的味道,但背后隐藏太多的诉讼精算,例如扁嫂律师庭讯中即指吴淑珍的笔录记录,好像不是那个意思,已经透露出吴淑珍只认南港案检方查出的事实,至于53万美金的差额,由于是现金,吴淑珍不但没认,还暗指有人暗杠。

涉及南港展览馆招标弊案遭到收押的台当局前“内政部长”余政宪,经律师声请具保停止羁押后,27日上午余政宪被提押到台北地方法院开庭,审讯不到十分钟即结束,获法官谕令以新台币一百万元交保。余政宪第一句话 “没拿一毛钱” 根据台北地检署的调查,在南港展览馆弊案中,涉嫌图利及将评委名单泄露给扁家“白手套”蔡铭哲,目前全案共有15名被告,另有洪姓男子涉嫌参与泄密,也被改列被告。因受感冒影响,被羁押一个多月的余政宪,身体略显憔悴,余政宪上午获保释后表示,他在南港展馆案中绝没有拿任何一毛钱,对于造成社会不安,他在媒体面前,鞠躬道歉。同在忠三舍 知道陈水扁绝食 余政宪与陈水扁,因遭羁押禁见同囚在台北看守所的忠三舍,余政宪上午证实,在他被押期间,也得知陈水扁被羁押和绝食的事。

在力麒行贿扁家案中,被台北地检署声押获准的余政宪,经律师三度提出具保停止羁押声请后,台北法院上午开庭审理,并以创纪录的短短七分钟,就迅速做出保释裁定,由于扁家弊案在陈水扁遭到收押,案情渐趋明朗,加上相关当事人陆续获得交保,法官今天谕令余政宪以一百万元交保候传。供词对吴淑珍十分不利 检方调查,在南港展览馆弊案中,前力拓营造董事长郭铨庆,行贿扁家一亿元,其中一千万元由居间穿线的蔡铭哲抽佣,款项后流向由郭铨庆胞妹位于美国的人头账户,至于涉案的余政宪,被羁押后充分配合检方的调查,案情对于吴淑珍十分不利,传出是吴淑珍涉嫌指示余政宪泄露南港展览馆工程评委名单给郭铨庆去打点行贿,不过,在南港案中并未浮现陈水扁的主导角色。

抱怨前台当局“内政部长”余政宪招供的微词,引来嫡系人马强烈反弹。向来挺扁的民进党“立委”邱议莹率先发难,点名吴淑珍不要再说谎、玩弄党内同志感情;随后扁办称“愿以更宽容态度看待”,但余政宪以“不予评论”回应。接近余政宪的友人直言,余对扁办声明“彻底寒心”。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由于陈水扁的“埋怨说”被嫡系认为近乎“过河拆桥”,使得预定今日出庭自诉台当局“国防部长”陈肇敏案的陈水扁,正面临昔日子弟兵恐集体“割袍断义”的考验。陈水扁前日开始回办公室上班,见过陈水扁的民进党“立委”转述,扁除表示绝食需要有“超人”的意志力才能撑下去之外,也意有所指地表示,“不像余政宪才关两天就认了”,让在场“立委”感受深刻。涉南港展览馆弊案,泄漏评委名单遭到侦办起诉的余政宪,因坦白从宽,被检方向法院要求从轻量刑,却遭陈水扁点名,引来邱议莹出面“喊冤”。邱议莹指,余政宪一直觉得被牵扯进扁案非常冤枉,“如果不是因吴淑珍夫人施压,他(余政宪)也不会铤而走险做这样的事,甚至他还开玩笑,每个人都分到钱,结果他分到牢狱之灾!他心里感受会是什么?” 邱议莹也认为,假如(扁家)真的没有不法的话,余政宪的话也没人会相信,就是因检调单位有查到不法事证,所以余政宪供词对检调单位来说,相对重要,“我觉得扁家所有的人,尤其是夫人,真的应好好面对司法,不要再说谎,不要再玩弄民进党同志的感情!” 获悉此事的余政宪,私下向友人表示,以前有人劝他说,“他们(指扁家)就是会过河拆桥的人,我一直不相信。

”现不只他寒心,连党内其他人看了也会心寒。知情人士指,余政宪在进入看守所两天后特侦组提讯,因检方呈现的事证相当明确,也查明无相关贿款留入余政宪的相关账户,显示余非为“钱”的动机,最后余政宪只好清楚交代南港展览馆案的相关案情,并和盘托出是受吴淑珍指示。但该人士说,就因为检方认定余政宪和扁夫妇两人的好交情,认为余交代的南港展览案情并未超越蔡铭哲、郭铨庆所供述的,因此坚持不将余政宪列为污点证人,也不让他交保释放,而是不断明示、暗示余政宪“多交代”其它有关扁和扁家的案子。余不愿“落井下石”,硬是让余政宪在台北看守所中多关了一个月。

杨秋兴 土地 余政宪

上一篇: 台北中正纪念堂纪念蒋介石夫妇遭批 龙应台回应

下一篇: 男子不满女友提分手 假借谈判骗至旅馆性侵拍裸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