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昔日“救灾英雄”贪污救命钱 被羁押禁见


 发布时间:2021-01-14 08:59:49

自然资源贫乏,虽盛产稻米,却不足以让2300万人维持现在尚称富裕的生活。经济力是台湾存活与繁荣的根基,但蔡执政一年多来,不仅经济未有转折向上迹象,甚至在“只出不进”的政策和作为下,台湾经济正加速崩溃。台湾《中国时报》报道,马执政8年平均经济成长率2.8%,居亚洲四小龙第3位,去年成长率降至1.5%,落至四小龙之末。经济不振,导致去年实质总薪资和经常性薪资双双负成长,为4年来首见。成长下挫之外,投资更见下滑。去年投资率仅20.17%,创历史新低。马执政期间,新设立公司资本额平均为538万元(新台币,下同);蔡英文执政最近一年,降到了357万元,仅达前者的2/3;今年1~5月华侨及外资赴台投资负成长35%,再次说明台湾经济持续在吃老本。次就出口而言,去年6月至今年4月,台湾出口成长9.1%,其中IC成长22.7%,出口占比从25.5%升至28.7%,其他产品仅成长4.4%,占比则从74.5%降为71.3%,足见除IC产业外,台湾产业若不是出口竞争力正大幅衰退,就是在空洞化。

《中国时报》评论指出,台湾经济之所以面临如此严峻的困境,主要原因是蔡当前各项政策和措施对经济造成“只出不进”的效应,包括产业、人才、技术、财政等都在空洞化,经济发展的根基正败坏中。两岸方面,不仅双方僵局无法解决,甚且进一步管制大陆企业来台合作、投资、大陆人才赴台等,促使台湾产业、技术和人才加速单向西进。由于两岸僵局未解,双方间的ECFA相关协议自然中止,台湾方面企图和主要经贸伙伴洽签经济合作协定有如缘木求鱼。反观在新全球化趋势下,保护主义兴起,多边组织等影响力趋弱,双边协定将强化其角色。在缺乏经济合作协定享免关税优惠之下,台商出口竞争力减弱,产业亦只好出走。人才是附着在产业之上的,产业出走,人才跟着外流。2015年台湾赴海外工作人数72.4万人,72.5%属于白领阶层,58%前往大陆地区。根据牛津经济学公司(Oxford Economics)的报告,人才出走将导致台湾在2021年面临全球最严重的人才缺口;换言之,除了产业空洞化,台湾还将遭遇人才空洞化。

至于蔡的“新南向政策”,经济上其目的一为出口,一为投资。出口方面,于陈水扁执政时,新南向18国占台湾出口比重从14.7%升至17.6%,马时代更增至21.1%,显示随着东南亚、南亚等各国经济的发展,台湾企业自然会调整其布局与出口策略。至于投资,岛内投资环境不思改善,却大力推动往外投资,后果就是加速产业空洞化。产业发展环境则是日形恶化,“一例一休”搞到各行各业哀鸿遍野,蔡仍不动如山;加上缺电、缺工、缺地、环保、行政效率不彰等老旧问题未能有效解决,更促使产业外移、新投资不来,恶化“只出不进”的病灶。前瞻计划尤其让财政只出不进、债留子孙。该项特别预算根本不合乎急迫性、必要性等基本原则。过去3年税收平均就超收1000亿,何须举债因应;其次该计划以轨道建设作为主轴,却未做具体可行性评估,势必成为无底洞钱坑,真正需要大投资的产业发展基础建设反只聊备一格。(中国台湾网 高旭)。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哈尔滨与台北的直线距离超过2400公里,但因为爱情,陈昌仁“千里走单骑”,来到这座大陆最北的省会城市,并在东北黑土地上扎下了根。这个祖籍山东的“台湾汉子”10年前才开始在大陆创业,算是台商里的“新人”。当年,父亲过世归葬潍坊老家之后,他决定到大陆发展,目标选定中部大省河南。“最初的想法蛮单纯,觉得大陆到处都是机会。”陈昌仁当时虽已过不惑之年,但对未来充满信心。经过一番调研,他发现河南还没有多少人做企业资源整合开发,市场空间很大,于是带着台湾团队落户郑州。然而,陈昌仁很快意识到“看来遍地的机会,却不见得真的是机会”。当时河南的劳动力成本还处于较低水平,企业资源整合开发又是很新的概念,当地市场需求有限。因为过早进入,加上缺少人脉,初来乍到的陈昌仁没能如愿打开局面。生意碰了壁,陈昌仁却在郑州幸运地“碰上了爱情”,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她在工作中摔伤,回到家乡哈尔滨休养,我两次跑去看她。”陈昌仁告诉记者,2007年妻子完成在河南的项目后要返回东北,他就一起去了哈尔滨。

“刚到哈尔滨那两年很难熬,觉得寸步难行。”他回忆说,寒冷的气候、陌生的环境,加上先前创业受阻的失意,自己在郁闷中“放空”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有意思的是,陈昌仁现在的生意恰恰源于当初的不适应。东北人热情豪爽,饭局多,酒风盛,他因为喝不惯当地酒,从金门拉来了几十箱高粱酒。起初只为自用和送人,没想到一年多后开始有企业通过朋友找他订购,而且需求量逐渐增加。陈昌仁敏锐地捕捉到商机,创立哈尔滨昌屹贸易有限公司,专营台湾进口酒类、茶叶。“哈尔滨的朋友们对台湾高山茶从不会喝到喜欢、称赞,让我很有成就感。”陈昌仁告诉记者,去年公司的茶叶销量增长超过七成。到大陆创业届满10年,陈昌仁历经挫折、沉淀、再出发,找到了自己的生财之道和经营哲学。“如果有台湾朋友问我的大陆创业经验,我会告诉他,这里发展空间很大,但不能简单套用台湾的商业模式,与当地人文的融合很重要。”他说。“哈尔滨女婿”的身份,也让陈昌仁拥有相较其他台商的独特优势。几年下来,他已是“半个哈尔滨人”,结交了不少彼此信赖的生意伙伴。妻子虽有自己的事业,但对他也非常关心和支持,夫妻俩时常讨论一些经营上的问题,相互扶助。

生意渐入佳境,让陈昌仁不仅恢复了往日的雄心,更萌生新的创业计划。不久前,他为两岸企业牵线,希望将大陆资本与台湾文创产业相结合,在大陆城市创办主题馆,引入“飞行影院”用于更好地宣传各地的自然景观与文化形象。对于自己正在尝试的再次转型,陈昌仁深具信心:“现在是文创产业在大陆发展的好机会,我心里喜欢这些,觉得是可以玩出未来的东西。”他说,未来将把事业重心逐步转移到这一大陆市场的新亮点上来。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陈昌仁拿出手机秀出5岁女儿的照片,眼里满是慈爱。在大陆,遇到爱情、建立家庭、成就事业,这个新时代的“闯关东”故事的结局简单说就四个字——“安居乐业”。这不也正是我们大多数人对生活最根本、最朴素的愿望吗?(记者辛林霞、陈键兴)。

黄季敏 台湾 消防

上一篇: 陈瑞仁点出检察官困难 民进党莫低估台湾人智慧

下一篇: 台北“金萱会”:迎汉学研究“回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