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界人士称有帮扁家海外汇款 称不知资金来源


 发布时间:2020-12-03 12:59:52

9月25日又针对陈水扁住处、办公室等27个地点发动大规模搜索。台湾《中国时报》对此刊出特稿说,面对检调单位突如其来的行动,冷不及回防的陈水扁也只能继续“取暖”的老戏码。而特侦组已朝收网侦结迈进了。激荡多日,“陈律师vs.特侦组”的大斗法,总算在25日出现高潮。当陈水扁挟“扁友会”之力从南台湾一路北上之际,特侦组一次精锐尽出的搜索追查,甚至以羁押扁家机要收场,确实震撼各方。文章说,扁家海外洗钱案8月间爆发后两天,特侦组虽然迅速发动搜索,创下台湾司法史上首次搜索卸任“总统”住所、办公室的新纪录,但陈水扁似乎早就料到会被搜索,不但从容应对检察官,还主动打开保险箱。配合搜索的结果,就是让检察官搜不到什么特别关键证物。就犯罪实务来说,不少作奸犯科者在被搜索过后,心理上大都认定不会再有第二次;检调单位执行搜索后,除非有绝对的把握,否则也少有针对同一地点,再搜一次,因为当事人被搜后,可能心生警戒。不过,办案有时就是心理战,纵使过去曾搜索过,也可来个回马枪,让涉案人措手不及。

以曾经轰动一时、造成岛内警界“大地震”的周人蔘电玩弊案为例,全案移送法院审理后,承审合议庭在审判过程中,就曾再次搜索周人蔘的村霖建设公司,并查扣大批经营赌博电玩的资料,让行贿相关官警的周人蔘大感意外。那次的二度搜索,合议庭就是发现周人蔘被搜索后,分析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把一些检调搜索时未搜到的资料,又搬回公司藏放,却没想到竟然会被审判长指挥“调查局”二度搜索。特侦组侦办扁家洗钱、机要费两大案,第一次搜索陈水扁住所、办公室、吴景茂台南住处,兵分三路,并未搜到与犯罪构成要件有关的证物。当时,特侦组就分析,可能和陈水扁接获前“调查局长”叶盛茂交付黄睿靓洗钱情资公文“预警”有关,以致费尽心思地应付搜索。为突破胶着的案情,和巩固犯罪构成要件,特侦组在接获新加坡司法互助资料后,决定再次发动搜索,时机更选在陈水扁准备赴台中、还未“拥抱温暖”之际,让律师出身的陈水扁始料未及。犹有甚者,特侦组用兵神速之外,还把扁家最信任的账房陈镇慧声请羁押禁见获准。

文章说,特侦组二度搜索扁家,显现步步为营的侦办行动,此举让陈水扁家及陈水扁办公室瞬间“充满低气压”,居于关键地位的陈镇慧被押,更印证特侦组已朝收网侦结迈进了。

国民党“立委”邱毅爆料,林文渊在两度担任“中钢”董事长期间,就以受到陈水扁指示之名,在高雄市盖中钢大楼,还在第二度担任董事长卸任前,将这栋大楼兴建预算从新台币30亿追加到55亿,不过现任“中钢”董事长却认为要盖这栋楼疑点重重,已经宣布停建。邱毅质疑,当初林文渊规划的兴建预算,有多少打算要流入扁家? 邱毅还指出,林文渊多次进出香港,以宝玑陀飞轮表等名表为扁家洗钱,金额恐高达上亿元。邱毅推测,应有高人指点扁家,在香港以宝玑陀飞轮表进行名表洗钱是很好的洗钱方式。邱毅强调,大家都只注意到扁家喜欢珠宝、裸钻,但事实上,扁家也很爱名表跟钻表,“尤其最喜欢的是宝玑表里面的陀飞轮表”,而一个高贵的陀飞轮表价值可达上百万、上千万。邱毅爆料,负责扁家向企业加“搜刮”宝玑陀飞轮表的人就是林文渊。邱毅说,“林文渊常带着企业到钟表行,指定扁嫂、阿扁要陀飞轮的什么型的表,然后企业就要去认买,买了之后交给林文渊,再由林文渊交给陈水扁、吴淑珍”。

邱毅表示,在林文渊被境管之前,曾多次进出香港,据他所知,“林文渊到香港是在处理扁家拥有的众多名表”。邱毅估计,扁家大约拥有20、30支宝玑陀飞轮表,都是林文渊负责帮扁家脱手,“如果一支以300万核算,也将近上亿了”。

扁家弊案爆发以来,陈水扁一直以强硬的态度不认罪,从被声押时高举手铐开庭到最后使出解除委任律师、“四不一没有”不配合的诉讼,充分表现出他特殊的律师性格。反观吴淑珍部分认罪,还一改先前17次称病不出庭的情况,每次如期到庭,倒颇令人意外,也许是护子心切使然。陈水扁去年8月14日召开记者会时,坦承扁家将2000多万美金的选举结余款汇到海外,公开向民众道歉,自此揭开扁家弊案的一连串的高潮,也揭开陈水扁与检审斗法的序幕。绝食、送医、四不 连连出招 特侦组逐次的将涉及扁家弊案的相关被告,包括吴景茂、陈俊英、陈致中、黄睿靓、马永成、林德训、陈镇慧、蔡铭哲、蔡铭杰、郭铨庆、李界木等人予以侦讯及收押,巩固包括“国务机要费”案、洗钱案、龙潭购地案、南港案的相关证据后,最后才将侦办矛头指向陈水扁。去年11月11日,特侦组第五度传讯陈水扁,陈水扁在6个多小时侦讯后,被特侦组以诈领公有财物、侵占公有财物、伪造文书、贪污、洗钱等五项罪嫌声请羁押获准。去年12月12日扁案起诉后,陈水扁在移审时,获审判长周占春以羁押理由不存在,当庭释放后,特侦组两度抗告成功,台北地方法院以“后案并前案”,将扁案并由“国务机要费”的蔡守训合议庭接手审理,议庭裁定再次羁押,不禁见。

诉讼策略 最后辩论庭滔滔不绝 陈水扁在第一次延押庭前,即祭出绝食策略,还在开庭时哀求法官不要延押他,第二次延押时,他再次绝食,还加上脚伤及轻度动脉硬化等被送戒护就医。5月21日陈水扁当庭解除三位辩护律师的委任,采取不认罪、不答辩、不传证、不诘问、没有犯罪的“四不一没有”诉讼策略,直到日前被提讯作证及延押庭时,才重新启口答辩,而在昨日最后的辩论庭,他滔滔不绝,让庭讯进入隔日的凌晨,再度展现他不服输的个性。如期到庭 珍认罪只为护子心切 相对于扁,他的妻子吴淑珍,在“国务机要费”审理期间,17次以医生诊断证明请假不出庭,但在“国务机要费”并入扁家弊案审理后,今年2月10日首次出庭时,即当庭承认涉犯伪造文书部分,在审理期间,也在审判长蔡守训要求下,都如期在陈致中陪同下到庭,前天的辩论庭,更是撑完6个多小时,与陈水扁的不合作抗争,态度完全不同。

扁家 郑深池 汇款

上一篇: 法官历时9月完成言词辩论 扁家弊案今二审宣判

下一篇: 6包1300台币 台湾夜市现切水果被讽LV等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