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一少年火锅店前无故被遭殴打致伤 警方追查


 发布时间:2020-10-24 19:51:26

台湾一男子深夜恶搞交通号志控制箱,把马路当游戏场! 有网友投诉昵称“阿小”的男网友,周一(21日)晚上在嘉义县鹿草乡道路十字路口,开交通号志箱操控红绿灯,还哈哈大笑说:“红绿灯被我玩坏了!全红,大家慢慢等绿灯吧……哈哈哈。”然后到派出所报案号志箱坏了,事后还拍影片上传到网络。警方表示,该号志箱可能是没关好,县府建设处表示,民众若未破坏,只是操作号志,除非出车祸,否则无法可罚。

台东一位大学生到ATM(自动取款机)想取一千元(新台币,下同),误按到五千元键,见机器吐出五千,他只拿一千,心想四千会被自动吸回,银行查帐发现多出四千元,众人花五小时忙翻天才找到他通知领回。该银行的周姓行员表示,ATM并没有“溢领回存”的功能,若真的找不到提款人,就直接缴回公司“充公”。“第一次遇到ATM帐目不符,其实提款人若发现多提了,干脆领回去就好了,不拿走,机器也不会回存”,周姓行员苦笑说,一般是柜台状况较多,偶尔会发生帐目不符,ATM比较不会出错,但前天(6日)结帐时,ATM竟然多四千元,起初以为算错,仔细算两次,结果都一样。

由于已近下班时间,周姓行员连忙请两位同事支持,逐笔核对当天提款纪录及监视器画面,但提款笔数实在太多,同事讨论分析,最有可能发生问题应为提款五千元以上的客人,因此过滤出二十多人,并逐一拨电话询问,终于在晚间十点多确认是台东大学的陈姓学生。陈姓学生回忆,当时他是按太快,要按一却按到五,当下也犹豫该怎么办,心想“我拿一千元,剩下四千元,还是会回到ATM里吧?” 陈说,他等了十几秒,看到钱在取款槽被“吸”回去,才安心离开,虽然当时屏幕显示他领了五千,但他认为多扣部分,银行会自动冲销。

“应是有ATM以来首次案例吧!”周姓行员指出,绝大多数民众是领多少就拿多少,陈姓学生的情形从没见过,虽然事后找人很辛苦,“找到人就值得了”;他也呼吁民众提款时,提多少就拿多少,因为ATM不会把没拿走的钱自动加回去。

台湾彰化县一名男子因妻子患有子宫内膜异位,发生性关系时会疼痛排斥行房,或限制夫5分钟内要结束,男子异想天开,从2003年婚后,即将史蒂诺斯等安眠药物加入妻子睡前饮用的中药汤或阿华田饮料中,再以帮妻子按摩助眠为由,乘妻子睡着时对妻子性侵,并拍制影带保存,长达5年,共拍摄47支影带。直到前年,男子因另涉及对他人强制性交罪被搜出影带,妻子才发现丈夫有此癖好。妻子不愿对丈夫提告,自责是自己无法满足丈夫,哭求法官轻判,但一审仍依47次加重强制性交罪判丈夫10年刑期。丈夫上诉辩称获妻子同意睡着后就可以发生性关系,并指拍摄影带是为了日后妻子更年期时,他可以看影带自慰满足自己,开庭时哭诉对妻子很抱歉,恳求妻子原谅。妻子则数度写信给法官,指无法接受丈夫被重判10年,“我没有罪!我先生也没有罪!”恳求司法让她和丈夫都能重生,并指丈夫为了让她充分休息才下药,同时也解决性生活不协调问题,对她而言是“功过相抵”。台中高分院指,男子下药,还持剪刀剪破妻子内裤等行为触犯加重强制性交罪,虽是夫妻间的性侵害案件,但无法撤告,考虑丈夫有悔意,妻子也愿意原谅,改判7年8月,可再上诉。

台湾周姓男子涉嫌自2006年起连续在新北市行窃,至少犯下22起。警方讶异的不是他犯案的数字,而是减重数字;周嫌称,两年多前体重达126公斤,花一年多时间上健身房减掉41公斤,连警察也差点看走眼。警方说,周姓男子(43岁)以打零工为生,租住台北市峨嵋街,距某知名艺人经营的健身俱乐部不远,就近上健身房运动减重,每隔三、五天一次。周花了一年多时间就减到剩85公斤,减重达41公斤。“一直去减肥…,126公斤减至85公斤…,哈哈”,去年2月4日,周在脸书上分享减重成果,十分得意。周声称是因为体重太重,为了健康,决定上健身房。警方说,由于周的体形有很大的变化,在查缉辨识上的确“有困难”。该健身俱乐部经理表示,一年多时间减重40公斤的会员,案例不少,端看有没有恒心和毅力。警方调查,曾在新北市多个工地做工的周姓男子熟悉环境,搭公交车或捷运到板桥、新庄一带犯案,专挑一楼店家或住宅下手,在凌晨时分从防火巷切断铁窗进入行窃,粗估7年来窃取财物价值约100万元(新台币 下同)。

26日中午警方出动10名警察尾随周到一家面馆将他逮捕,随后在他住处搜出作案用的深色衣物、头套、鞋子、切割器等工具一批,27日依窃盗罪嫌移送检方侦办。

男子 周姓 火锅店

上一篇: 台湾有识之士:两岸共写抗战史有利增强民族凝聚力

下一篇: 台北动物园年前大扫除 “圆仔”频吃窝窝头(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