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洁员做到业务主管的台湾陆配:“我们并不比别人差”


 发布时间:2020-10-22 03:20:13

马英九的178次捐血纪录,让他以资深捐血人自居。马英九说,台湾捐血人数占可捐血人数的10%,数据惊人,有的地区甚至不到1%。这跟捐血方便、安全与有效率有很大关系。他指出,台湾捐血人数占可捐血人数的10%,“这在全世界来讲是非常惊人的”。他说,“各位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因为我捐血捐了178次”。他指出,16日台湾开始接种自产甲型H1N1流感疫苗,是台湾第1次这么大规模的生产疫苗。目前已经生产500万剂,预计到年底可生产到1000万剂。

全球只有15公有生产疫苗的能力。马英九说,这么多的疫苗,将来若在接种后,疫情已获控制且过高峰期,台湾会捐赠50万剂疫苗给世界卫生组织(WHO),分给其它需要的国家及地区使用。

针对其美国总会是否涉及军火交易作说明。慈济素来形象良好,但自上月底台北市长柯文哲开声质疑以来,慈济便陷入一连串争议。被指“台湾地主” 柯文哲上月接受媒体访问时,感叹慈济花一大笔钱买保护区的土地,“要改成开发,奇怪耶”!玄奘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释昭慧随即反击柯“口吐狂言,羞辱慈济”,结果引来舆论对慈济“群起而攻”。包括学者、环保人士、媒体人在内的意见领袖很快挖出了慈济诸多运作机密。批评者称,慈济俨然已成为“台湾地主”,在台湾各地拥有大批信徒捐赠或购买的土地,据传仅在台北市与新北市就拥地近180万平方米。批评者指出,慈济是私法人机构,不具备购买农牧用地的资格,而慈济长期用人头户买地开发。慈济计划在台北内湖区兴建园区,遭到柯文哲质疑规避环评。释昭慧一度强硬反击,但在岛内媒体铺天盖地的轰炸下,慈济于16日宣布撤回内湖开发案。舆论批评慈济财务不透明。媒体指出,慈济每年收到的善款以百亿新台币计,但慈济网站上的财务说明仅有数页。与国际通用的规范,或者类似规模的上市公司相较,慈济财务的透明度有非常大的改进空间。有台湾媒体人爆料,慈济美国总会的基金,投资了石油公司、沃尔玛、波音公司、烟草公司等,虽然并不违法,但这些公司有“环保大敌”,有“血汗工厂”,还有军火商,社会观感不佳。

慈济在17日的记者会上澄清,美国总会财务独立运作,当地募集善款当地使用,而非台湾本会提供。前一天,慈济表示将公开财务流向,捐款会员本周五起,可上网查询3年内个人捐款流向,非会员也可凭捐款收据上网查看征信结果;下周三起,分阶段公开各项目财务更新版、四大志业基金会收支状况。舆论呼吁慈善透明化 1966年,证严法师创立佛教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其总部设于台湾花莲,早期工作主要是募款及济贫,后发展成为台湾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事业领域扩大到“慈善”、“医疗”、“教育”、“人文”、“国际赈灾”、“骨髓捐赠”、“环保”、“社区志工”。在两岸和国际的许多灾难现场,人们都可以看到慈济志工的身影。慈济不但发展出一整套成熟的救灾援助体系,更以其宗教和人文色彩,别具抚慰人心的力量。不过,在慈济规模日益庞大之际,一些隐藏的问题开始显露。《中国时报》评论文章认为,慈济事件让社会大众体会到,一向具有高度道德形象的宗教团体,在土地开发、事业经营乃至捐款收受的领域,存在“透明化”的问题。相信出家人不打诳语,不会欺瞒,但是在现代社会,“透明化”是信任与永续的基础。

以出家人的正信,加上领先国际的透明运作,台湾的宗教与公益团体才能够继续引领风骚。民进党“立委”蔡煌琅17日在“立法院”质询时说,慈济是台湾之光、台湾良心,当局不该坐视社会和慈济对立。“行政院长”毛治国答询强调,慈济是台湾的资产,当局已在检讨修正相关法令,从法的角度协助。(本报台北3月17日电)。

主演《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男主角柯震东,在大陆涉嫌吸毒,被北京公安部门行政拘留。“那些年”是一部低成本影片,描述台湾青少年的成长故事,清新写实,不落俗套,在台湾写下傲人的票房纪录,之后在香港上演,也创出好成绩。略作修改后在大陆上演,亦受青睐。很多台湾的电影工作者、观众以此片为荣,希望这个组合能再接再厉,拍出更多更好的影片来。但数年过去了,这组人马不见动静。该片男主角柯震东,本是一颗闪亮新星,一炮而红后,下一部作品千呼万唤没出现,有关他“姐弟恋”却是传得风风雨雨。

这也罢了,如今又发生涉嫌吸毒被拘留的案子,使得许多爱护柯震东的观众为之失望、惋惜。柯震东在北京坦承:“自己做了最坏的示范,对不起家人和朋友,对年轻人做了错误的示范。我的心很痛,我要向他们说抱歉。我会试图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我会张开我的双手,请各位给我一个拥抱。” 一般吸毒被逮到的机会小,被抓个正着,可以说他们多数曾屡犯。柯被警方抓到又上了媒体,在媒体前做足了忏悔的表演,或声泪俱下祈请原谅,希望善良的大众快快忘掉此事,下回演一部叫座的戏,粉丝们又会爱死了他们。

花样不断翻新的毒品,在全世界的影艺圈泛滥,毒害了多少颇有才华的艺术工作者。常听到的借口是,影艺工作者工时长,没昼没夜赶进度,就需要药物来提神。而且用药后的思想敏锐不凡,方能达到更高层次的创意。一派胡言!嗜好毒品上了瘾,想断又断不掉,缺乏毅力不能自拔,只能显示自身的懦弱无能。受到毒品药物的影响时,幻影幻听精神恍惚不定,还谈什么创作或创意?我曾在美国参加过一组电影制作,开拍时导演郑重宣布:摄制组不容忍任何人吸毒,若抓到证据就立即开除,包括男女主角和导演自己。

若艺术要靠毒品来发挥创意,那也太低级了。我坚决拥护两岸的执法人员认真执法缉毒。毒品的防范极其困难,因为个中可获暴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许多人为了图利,敢冒生死危险去运毒贩毒。寄望两岸三地的执法人员拿出铁面无私的精神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吸毒有据的就法办,贩卖毒品的要严办。特别是人人皆识的明星们,不能从轻发落了。(作者王正方/台湾电影导演、资深政论家)。

杨文红 台湾 大陆

上一篇: 金溥聪:朱立伦参选新北市将扭转蓝营不利盘势

下一篇: 民进党“立委”:美战机迫降台南有重大军事意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72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