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加强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污染防治


 发布时间:2021-05-18 03:10:54

从近期的市场动向来看,智能照明已成为飞利浦等厂商争相推广的新型产品。在年初的法兰克福展以及刚结束不久的广州照明展上,智能照明也是各方热议的主题。我们认为目前市场处于萌芽阶段,各厂商将纷纷加大推广力度,未来1~2年市场有望进入快速发展期。附加价值巨大 智能照明的本质是电子化和网络化,不仅可以实现照明系统的智能控制,实现自动调节和情景照明的基本功能,同时也是互联网的一个入口,从而衍生更多高附加值的服务,例如健康管理、地图定位、商品导购与广告等。可以预见,照明行业生态将发生重大改变。智能照明属于智能家居的范畴,其发展需要全产业链的配合,未来将导致行业生态发生较大改变。

我们认为在专业化生产基础上的产业整合将是未来智能照明的发展方向。专业化生产是灯具制造企业和控制器厂商的生存基础,系统整合商和平台运营商在行业中的话语权更大。同时,照明厂商与互联网企业加大合作是大概率事件。成长空间打开 对于LED行业成长的持续性问题,市场的争议主要来自以下几点:1)替换市场可以支撑行业多久的快速发展?2)LED灯具的寿命是否很长?3)快速替换期过后,行业的增长动能来自哪里? 关于第一个问题,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市场LED照明渗透率仍不足5%,假设渗透率每年提高一倍,则替换需求可持续3~4年。

而关于LED照明寿命,我们认为在LED照明快速发展期,长寿命不是厂家最关注的因素,而是在满足寿命标准(2~3万小时)的前提下尽量压缩成本,而且行业成熟后厂家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产品寿命做到极致。最后,LED智能照明将提升产品的平均单价(ASP)和附加值,其发展空间远大于传统照明产品,快速替换期过后的长期成长动能来源得以解决。根据市场调研,我们了解到,一个具有智能化控制功能的LED驱动电源成本一般不超过10元,搭配了此类电源的照明灯具出厂价却比普通灯具高出了20%~30%,仅此一项智能化配置就可以为普通灯具产品增加至少20%的溢价(而且这是不考虑附加更复杂系统和更高端配置的情况下)。

我们参考CSA对2009~2015年LED通用照明市场规模的统计和预测,同时保守假设智能照明产品溢价为20%,则2014年和2015年智能照明为行业带来的新增市场空间分别约达260亿元和360亿元。根据此项测算,在不考虑高附加值产品的基础上,仅2014~2015年两年智能照明行业将额外提供至少60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空间。如果按照30%的年复合增长计算,保守估算到2018年此项数值将达到近800亿元,5年内累计数额超过2000亿元。行业趋势确立 我们认为,智能照明趋势的确立,将为LED行业打开更为广阔的成长空间。

建议投资者关注以下几条主线: 1)智能照明时代,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话语权最大,飞利浦等优势明显,与其合作关系密切的厂商将受益,例如阳光、佛照等;2)本土照明厂商中,品牌影响力较大的企业转变为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潜力最大,关注雷士、德豪、阳光、欧普、佛照、三安等;3)智能照明市场专业性更强,需要强大的技术和服务团队支持,工程渠道的价值将凸显,关注雷士、德豪等;4)拓邦股份、和而泰、茂硕电源等控制器公司亦有较大的弹性。我们重点推荐显著受益于智能照明趋势的阳光照明、三安光电和德豪润达。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夏装被人们一件件从衣柜中翻了出来,而对那些或洗得有些褪色泛黄、或过时不愿再穿的衣服,是继续搁置在家还是直接丢弃,能否有更好的选择? 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提供的资料显示,如果我国废旧纺织品全部得到回收利用,年可提供化学纤维1200万吨、天然纤维600万吨,相当于节约原油2400万吨,减少耕地占用2000万亩,占全年棉花耕种面积的30%。旧衣物不再送得出去 “很早之前,从省一级直到社区都建立了社会捐助系统,依托救灾物资储备系统对大众的捐助物资进行管理及物流。过去大张旗鼓但这两年似乎销声匿迹了。”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副司长郭玉强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现在普通市民捐助的衣服如果不是非常新,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并不会接受。据介绍,目前,民政部在全国有3万多家慈善超市,每年能收到1亿件旧衣服,巨灾年份一般能收到10亿件旧衣服,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更是达到16.6亿件。但是,大量的废旧衣服却送不出去,导致一些慈善超市现在不敢回收废旧衣服。

“除一些非常新的衣服经过严格的清洗、消毒、分类打包等工序送到有需要的贫困地区以外,其余的我们正在联合有关单位研发制成生物纤维投入二次再利用。”郭玉强说。资源化还缺渠道和技术 “废旧纺织品回到资源化利用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环资委常务副主任孙淮滨介绍。我国每年在生产和消费环节产生2000万吨左右废旧纺织品,废旧服装是主要组成部分,而它们中的大多数最终都进了填埋场或是被焚烧掉。“在废旧纺织品的回收方面,包括聚酯类饮料瓶在内的化纤类回收相对成熟,已形成一年400万吨再生纤维产品的规模;对工业过程中产生的下脚料,比如裁剪服装的边角料等回收利用也形成了一的规模。”孙淮滨表示,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把老百姓家里的旧服装回到资源,一是渠道还没有完全畅通,二是技术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例如不同的纤维混纺如何分离、脱色还需加大技术攻关等。“以国外综合利用的经验来看,废旧纺织品可以得到高值化利用,不一定要回到纺织”。孙淮滨认为,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废旧纺织品再生产品被广泛应用在汽车内饰、医疗卫生、建筑材料等多方面。

因此,国内企业在加大技术研发的同时,更需要国家层面出台一系列的鼓励政策,对行业给予正确引导和支持。据孙淮滨透露,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近期将举办“旧衣零抛弃——品牌服装企业旧衣回收活动”,借此次活动探索在服装生产企业、服装消费者、慈善组织、研发机构、综合利用企业之间分工合作的闭环体系,让居民的衣柜得到充分释放的同时,也让废旧衣物有更好的归处。◆本报记者徐卫星。

利用 废物 行业

上一篇: 江西上饶一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幅为5.54%

下一篇: 工业用煤首遭环保新政专攻 焦化等占污排总量4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1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