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护航南水进京 摸底中线两侧3km范围风险源


 发布时间:2021-04-12 20:58:19

穆迪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信贷政策将对小型钢铁企业产生压力。由于银行提高了对钢铁业等产能过剩行业的放贷标准,并减少对钢铁业的贷款,所以预计未来12-18个月钢铁企业的信贷环境依然紧张。因此,生产效率低下、资本基础薄弱的小型钢铁制造商的信用质量将进一步下降。大型钢铁企业(尤其是国企) 因其规模较大及银行融资渠道良好而受到较小的影响。但钢铁企业所发行债券的风险值得关注。德意志银行认为,中国银行(行情,问诊)业已经准备了充足的拨备,因此风险可控。今年五、六月份企业债和信托产品偿付高峰结束之后,市场对中国银行业的信心将逐渐恢复,届时投资者应将意识到实际违约率远低于预期水平,违约率平缓上升是纠正信贷定价以及高效资产配置的常规途径。

钢铁业企业债风险不可小觑 穆迪认为,环保、市场、信贷压力将淘汰小型钢铁企业。环保措施的执行力度加强,运营环境持续疲弱,以及银行对产能过剩行业的信贷政策收紧,这些因素推动了中国钢铁业的整合及小钢铁厂出局,因此大型钢铁公司将赢得市场份额,并提高竞争力。宝钢和武钢的市场份额和竞争力增长幅度将会最大,原因是在低效钢铁厂纷纷关闭的同时,上述公司在华南增加新的产能,但钢铁行业企业债违约的风险不可小觑。德意志银行的研报认为,截至2014年2月,市场上未清偿企业债券总量为人民币7.4万亿元,这22家发债企业发行的债务总额为286亿元,占企业债市场总规模的0.39%。

这些企业有65%来自产能过剩的行业,其中包括钢铁(39%)、采矿(20%)、金属(9%)和太阳能(2%)。德意志银行的分析显示,在2013年,37%的未清偿企业债为中国的上市银行所持有,同时这些银行给信托行业提供约36%所需资金。这表明上市银行有约人民币880亿元资产面临潜在违约风险。但这些银行总计高达8,190亿元的额外拨备足以给这些风险提供保障。中国银行业已经准备了充分的坏债储备金,小规模债券和信托违约对银行业应没有根本影响。市场信心将逐渐恢复 德意志银行的分析调研范围涉及2,400家中国企业债发行主体和13,000份集合信托产品。

调研发现这两个市场总信用风险规模为人民币2,370亿元,其中上市银行对这些风险的敞口为37%。中国银行业共拨备了8,190亿元超额准备金。德意志银行认为虽然2013年估算的影子银行总体规模高达人民币19.7万亿元,但是风险主要来自集合信托产品,其总规模为2.7万亿元,占信托市场规模的24.7%。通过对13,000款集合信托产品的研究分析,即使最极端的潜在违约率也仅为4.9%,这些情况大多出现于工业和商业板块。也就是说存在风险的资产规模不到1,320亿元。如果假设违约率与银行贷款1%的违约率相近,那么7.6万亿元的单一信托产品中将有60亿元资产是高风险资产。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认为,今年五、六月份企业债和信托产品偿付高峰结束之后,市场对中国银行业的信心将逐渐恢复,届时投资者应将意识到实际违约率远低于预期水平,违约率平缓上升是纠正信贷定价以及高效资产配置的常规途径。

南水北调官网倒计时,距离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还有112天。届时,来自丹江口水库的汩汩清水将穿越千里到达北京。中线正式通水后,将给受水区带来什么?水质将如何保障?水价是否会疯涨?对此记者进行了采访。一问:沿线怎样受益? 南水北调中线通水后,江水将从丹江口水库出发,出陶岔渠首闸,沿豫西南一路向北,穿过黄河,继续沿京广铁路西侧北上,蜿蜒流过1276公里,最终到达中线终点——北京。作为受水地区的北京,水资源严重匮乏。近10年来,北京每年形成的水资源量平均只有21亿立方米,而年用水总量达36亿立方米,巨大的用水缺口只能通过外省调水和超采地下水来缓解。南水进京,北京每年将有10.5亿立方米水“进账”,届时北京城市供水保障率将从目前的75%上升到95%,会大大缓解供水压力。根据规划,南水北调东、中、西三条线总调水规模448亿立方米,占长江年径流量的4.6%,大约相当于为北方地区增加了一条黄河的水量。

其中,已建的东、中线一期工程调水规模183亿立方米,受益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河北、河南、湖北、江苏、山东、安徽8省市,直接受益人口1.1亿人,间接受益人口超过2亿人。据测算,在南水北调水与当地水源联合供水、相互补充的情况下,中线各受水城市的生活供水保证率将提高到95%以上,工业供水保证率在90%以上。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实施以后,由于水资源的增加,通过严格控制地下水开采,北方地区每年能够减少超采地下水50亿立方米左右,北京市可以从根本上杜绝超采问题。二问:水质有保障吗? 专家称,与东线的治污相比,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保护好水源不受污染,确保一渠清水输入豫冀津京。为确保供水水质,中线水源区河南、湖北、陕西3省积极实施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规划,投资建设城镇污水和垃圾处理设施,关停污染企业2000多家。

除了水源地,对于进京前的1000多公里明渠水质将有哪些保障措施?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南水北调总干渠两侧设置了截流沟和导流沟,防止外部洪沥水进入干渠,同时还在总干渠沿线两侧划定一级、二级水源保护区,开口线外两侧设置隔离带、架设防护网,防止人为污染。“针对上游渠道可能发生的突发性污染事件,我们在水质统一监测的基础上设立了三道防线。”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何凤慈介绍,第一道防线设立在北拒马河渠首处,第二道防线设在永定河大宁调压池处,第三道防线设立在团城湖调节池及各水厂分水口。三道防线,第一关最重要。北京的输水通道基本为暗涵,江水自进入地下管涵后,基本就杜绝了人为污染。三问:水价会大幅上涨吗? 随着江水抵京一天天临近,有关“水价”大涨的猜测,也开始流传起来。对此,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孙国升表示,国家发改委一直在对水价组织核定,根据已经进行的两次水价工作会的全成本核算,预计到北京的口门水价,也就是成本价每吨不超过3元钱。

孙国升解释说,居民水价包括原水、水资源费和污水处理费等项目,而口门水价就相当于原水的部分,和目前1.7元/吨的原水价格相比,“南水”的原水价格相对较高。他表示,超出部分是政府补贴还是居民分摊,相关部门正在研究中,进京后最终的居民水价,还需要通过相关程序来确定。实际上,2002年《南水北调总体规划》中就确定了东、中线一期工程的供水水价,至今又过去了十多年,由于物价上涨、工程投资增加等,当时制定的水价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分析说,水价的制定不仅要考虑工程的投资、运行成本和企业利润等,还要考虑受水区的承受能力和用水习惯。北京师范大学水科学研究院院长许新宜指出,合理的水价政策是保证工程良性运行的关键,应严格按照“还贷、保本、微利”的原则制定水价标准,特别是在还贷期,水价必须满足还贷要求,避免国家和工程管理单位背上包袱。

其次,要根据工程实际运行成本的变化情况,适时调整水价,比如国家实行贴息贷款政策,水价有可能降低一些。除此之外,还应充分发挥水价的杠杆作用,以此提高全民节水意识、促进全社会节约用水和防污治污。(光明日报记者李慧) 南水北调大事记 1952年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第一次提出了南水北调的宏伟设想。1978年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 兴建把长江水引到黄河以北的南水北调工程。1996年成立南水北调工程审查委员会。2002年国务院正式批复《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东线工程开工。2003年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中线工程开工。2005年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丹江口水利枢纽加高工程、穿黄工程开工建设。2008年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建成通水。丹江口库区移民试点工作全面启动。

2011年南水北调中线干线黄河南段连线建设全面开工, 标志着整个中线干线主体工程全部开工。2012年移民搬迁任务全部完成。南水北调中线水质保护中心正式成立。2013年中线干线主体工程完工、工程全线贯通。

中线 工程 风险

上一篇: 中国发布能源政策白皮书 明确能源发展八方针

下一篇: 今迎第41个世界环境日 绿色消费正在改变生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0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