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诉WTO稀土裁决期限将至 出口限制存废难料


 发布时间:2021-02-23 03:20:33

在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CWP2017)开幕式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表示,风电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需要在新能源当中率先摆脱补贴依赖。基本思路就是分类型、分领域、分区域的逐步退出,在2020年至2022年基本上实现风电不依赖补贴发展。过去五年,全球特别是中国风电产业取得快速发展。2012年全球风电总装机2.8亿千瓦,目前已经接近5亿千瓦。中国风电装机容量也从6千万千瓦,发展到现在已经接近2012年的3倍。但挑战也不容忽视,限电便是其中之一。“中国风电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比重约为4%,而从全球范围来看,一些国家风电发电量已经达到全部发电量的10%以上。”梁志鹏表示,今年中国首次在政府报告中把解决可再生能源利用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提出,因此各级地方政府、电网企业和发电企业,以及电力用户都在把消纳风电和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作为一项重要工作。

今年前三季度,全国风电的弃风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个百分点。“我相信到2020年,中国弃水、弃光的问题将会得到基本的解决。” 上海电气风电集团总裁金孝龙认为,弃风限电很大原因在于风电、能源数字化没做好。从能源消费端到生产端都要实现数字化,这样风电与火电才能形成好的互补。第二个挑战则是风电价格依然较高。在国家能源局的计划中,退出补贴方面可分为三种应用类型。首先是已经形成较大规模的陆上风电,需要通过技术进步和市场化的机制创新,率先使部分资源优越的地区风电能够尽快实现不依赖补贴发展。其次是海上风电,“现在装机规模已经达到150万千瓦,速度还在加快,但也是技术难度最大的,中国还面临着标准不健全、产业体系不完善、政府管理服务不到位等问题。不过,我们都在努力,今后五年海上风电将是中国风电发展的重要领域。”梁志鹏称。最后是分散式风电。与欧洲不同,中国走了一条以集中式风电为主率先发展的道路。

当前在加快发展分散式风电的同时,也遇到了诸多困难。梁志鹏坦言,不仅面临土地条件制约,在电网接入方面尚存诸多困难。“最近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完善有关的政策和政府服务,使分散式能源风电获得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梁志鹏称。梁志鹏表示,未来政府部门将更好地落实支持风电发展的政策;改善电网企业在接入和运行方面的服务;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使其更好地支持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更好地落实可再生能源保障性收购政策,在电力体制改革的背景下,促进可再生能源获得更好发展;在推进风电技术革新的同时,减少非技术成本,使中国的风电成本快速降低。记者 王璐。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知程度很高,但对极端天气的准备不足。这一名为亚洲气候变化研究的项目,由英国国际发展部资助,英国广播公司媒体行动中心执行完成。该项目于2012年初同时在孟加拉、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和越南7个亚洲国家展开,历时10个月,收集分析了各国公众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看法,从而了解各国社会各阶层不同群体的环保意识和理念。在中国项目中,项目小组以问卷调查、访谈等形式调查了北京、四川和广东三个地区大约5000名受访对象,结果显示,绝大多数受访者对气候变化问题有着较多认知,有56%的受访者意识到在过去10年间一些极端天气明显增多,但只有12%的受访者对极端天气有所准备。调查表明,在过去10年,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环境污染,81%的受访者对气候和环境变化对身体健康造成的影响表示担心。与此同时,人们节能减排的意识也在逐步提高,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愿意使用公共交通,注意减少能源消耗。

调查指出,中国政府近年对环境问题逐渐重视,这一做法与民众对气候变化以及环境问题认知程度的提高相呼应。调查数据也表明,中国民众对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充满信心,有83%的受访者相信政府会处理好这一问题,这一比例明显高于印度(43%)和巴基斯坦(15%)等国。(记者刘海英)。

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和供养庞大的人口,中国必须调和两种强劲的、正在交汇的趋势:能源需求和资源短缺。这一紧张态势的一个主要例子是中国的煤炭开发和供水系统。世界资源研究所的一份新分析报告显示,中国拟兴建的燃煤电厂半数以上会建在水资源紧缺指数较高或极高的地区。如果修建这些电厂,会进一步消耗已十分短缺的资源,对中国农田、其他产业和居民的水安全构成威胁。截至2012年7月,中国政府计划在中国各地修建363座燃煤电厂,这些电厂的装机容量加起来将超过5.57亿千瓦。

这相当于燃煤电厂的装机容量提高了近75%。中国已名列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耗国,占全球煤炭使用量的近50%。利用世界资源研究所的《“水道”全球水风险地图》,我们在中国的水资源紧缺地图上列出了这些拟建的燃煤电厂的位置。我们发现中国的新燃煤电厂有51%将建在水资源紧缺指数较高或极高的地区。这一发现格外令人忧虑的原因在于,煤炭相关产业———采矿、煤化工和发电———极端耗水。煤矿用水来开采、冲洗和加工煤,而燃煤电厂要构建蒸汽-冷却发电系统也需要水。如果拟建的电厂全部建成,到2015年,煤炭行业———包括采矿、化工和发电———每年可能要抽取多达100亿立方米的水。

这比每年可从黄河抽取的水量的四分之一还要多。中国政府概述了水资源管理的三大目标,称为“三条红线”。这三条“线”的目标是:到2030年,将年用水总量控制在7000亿立方米以内,灌溉水有效利用率提高到60%,保护水质以最大限度促进可持续发展。取得水资源和能源的平衡是中国煤炭开发的核心问题,上述数量、效率和质量目标是朝解决这一问题迈进的第一步。要达到控制用水量的目标,中国需要放慢煤炭开发速度,将大幅节水和提高效率的项目引入煤炭行业。中国会在技术没有大幅升级的情况下增建燃煤电厂并越过水资源的红线目标吗?还是它会小心管理水资源,甚而控制燃煤电厂的装机容量?在决策时优先考虑水资源管理将使中国在平衡其相互抵触的经济和资源需求时处于更有利的位置。

稀土 中国 政策

上一篇: 成品油价格调整再度“暂缓”

下一篇: 大气污染物排放新国标:用硬标准管住火电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