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从生态智慧到生态伦理


 发布时间:2021-02-23 03:20:44

众所周知,世界正面临气候变化的挑战。然而,这个挑战的真正内涵却不为很多人所知。气候变化的深远影响并不在科学或技术层面,而体现在经济、社会以及治理体系与生态系统如何相互作用等方面。现有的经济、社会和治理体系并非为应对气候变化之类的新问题而设计。通常来说,政府体系主要致力于处理三方面问题:经济增长、提供安全以及社会福利。虽然不是每一个政府都成功完成了这三项任务,但从总体上说,政府至少都在尝试实现这些目标。气候变化议题则不同。它是一个新命题,并引出了一个新概念:人类正进入一个崭新且不稳定的时代。这一时期,人类是地球生态变化最主要的驱动者,即一些科学家所说的“人类纪”。

对于人类活动,地球可能会以一种潜在的灾难性方式做出反应。譬如,降雨形态改变、极端天气频发、海平面升高、各种新地域气候的形成,都将给人类生活带来严重影响。人类文明逐步进入与过去一万年截然不同的新时期。人们习惯于以国家总收入的增长情况来定义发展。然而,这样的增长并不能与人类福祉直接画等号。一旦人们的基本需求被满足,并且有了不错的收入,更多的物质满足无法让人们获得更多幸福感。新的经济思考应当明确这一点:经济活动并不只是物质财富的无限增长,而是为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服务的,它需要尊重人类赖以生存的社会与生态系统的完整性。面对挑战,如何才能设计出更有效的应对方式?其策略不应是单一的某项工程,而是各个层面均需有所行动。

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很必要,但这只是策略的一部分。更何况,这方面的转变并非要等到相关国际合约达成才能启动。一些可再生能源技术能够以分散的形式在各地加以应用,以适应当地自然环境。每一个社区都开展行动、与生态系统保持一种建设性关系至关重要。有效的气候治理需要各方有效表达意见,通过开放有效的沟通,将各种具体建议统一到同一目标。发展新型经济,使其朝着应对气候变化的方向转型,需要更多探索。世界范围内,我们看到了许多创新与试验,例如“转型的城镇”、清洁能源技术合作协议以及建立排放交易监督网等。当前,我们虽然已经很难让气候变化的脚步彻底停下来,但仍可通过调整社会、经济及治理系统来加以应对与控制。

气候变化就像一面镜子,人类可以从中看到自己的好坏。重要的是,即便在坏的一面很强势的时候,我们也有办法让它向好的一面发展。(作者分别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悉尼大学教授)。

里约热内卢会展中心会议大厅,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里约+20”峰会)主会场,面对百余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新西兰女孩布里塔妮宣布:“你们有72小时可以决定你的孩子、我的孩子以及我孩子的孩子的命运,计时已经开始。” 6月22日,倒计时结束之前,同样的位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代表各国决策者们,对女孩的呼声给出了有力的回应:“我们将沿着人类可持续发展之路坚定地走下去。” 这是对布里塔妮的承诺,更是对人类未来的承诺。这承诺写入了题为《我们憧憬的未来》的“里约+20”峰会成果文件。成果文件重申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为核心的里约精神,这在世界经济危机持续发酵、一些发达国家以此为由推脱责任的今天,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国际环发领域,矛盾错综复杂,利益相互交错。面对人类共同的未来,全球伙伴关系的建立对于永续发展至关重要,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是构建合作关系的基础。显而易见,没有理由让发展中国家在贫困中守护空气、森林和海洋资源,而发达国家却在享受公共环境产品时继续其过度生产和消费的习惯。

因此巴西总统罗塞夫说,“没有这一原则,奢谈共识”。众所周知,1992年里约环发大会是一个标杆,地球村人的环保意识从此日益提升。二十年后再出发,然而向何处去?此次里约峰会提出了绿色经济的政策选项。作为人类对传统不可持续发展方式的一种反思,绿色经济理念是对可持续发展“三大支柱”经济、社会与环境的有效整合,诠释了社会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统一的可能性。一些专家甚至预言,绿色发展将成为后危机时代全球发展的重要趋势。尽管会议没有明确阐述“绿色经济”的定义,但是面对这一全新领域,与会者对概念的外围进行了必要限定,例如必须有助于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不应对援助附加不必要的条件,不应成为限制贸易的借口等。这些限定条件的提出,基于各国特别是发展中成员对于未知规则的疑虑,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问题上不断提升的话语权。从石器时代到农业社会再到工业经济时代,任何一次人类经济社会转型无不在客观环境的压力和主观认识的提升中缓慢实现,有时受制于对旧模式的依赖和限制,多经历了漫长的实践、适应、调整甚至后退的过程。

但是历史证明,量变质变的转换需要时间和意愿的累积,人类向着更高文明迈进的趋势不可逆转。从二十年前里约环发大会提出的“我们共同的未来”,到今天“我们憧憬的未来”,定语的调整表明了认识的转变。在此过程中,二十年人口与环境压力的叠加、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政治意愿的累积交互作用,正促使着今天与会的全球领导者开始从责任共担、应对危机的被动中迈向主动谋划、开创未来的新阶段。人们注意到,本次峰会,各国围绕绿色经济和“机制框架”两大主题提交了多达上千条新动议、新设计和新诉求,参与者竞相表达自己对未来的愿景、期望抑或不满。然而,要把这些“我”所憧憬的未来最终汇聚成“我们”所憧憬的未来,需要的不仅如潘基文所说的,“超越局部的私利”,更重要的是“把意愿化为行动”。峰会已经结束,为人类升级发展模式的倒计时已经开始,抓紧行动,时间无多!(新华社记者 叶书宏 刘连祥)。

仁民 生态 人类

上一篇: 核反应堆替代锅炉 供暖增加新选择

下一篇: 高盛报告称明年大宗商品需求疲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