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回应“核事故处理不当”检举 称没有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14 05:17:06

一系列更加严苛的环保法律、法规和标准也于近期实施。面对巨大的节能减排压力,钢铁企业的出路在哪里?在近日召开的2014年全国冶金能源环保生产技术会上,与会人员针对上述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面临哪些问题? ●六大问题制约绿色发展 我国钢铁工业绿色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产业规模大,总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总量大。二是节能技术仍需完善和开发。亟待开发低品质余热和炉渣显热回收利用技术,亟待解决煤气高效、高值利用问题和能源流网络优化问题。三是环保标准愈加严格,但缺乏技术、资金和管理支持。现有环保标准未能执行到位,主要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执法不到位,由此还造成企业间的不公平竞争。四是钢铁工业布局不合理,能源利用效率和污染控制水平多层次并存。五是钢铁产品出口量大,资源、能源消耗大,环境负荷高。六是绿色发展的产业化技术科技创新能力有待加强。钢铁研究总院教授 张春霞 ●面临两高两低问题 目前我国钢铁工业在节能环保方面面临着“两高两低”的问题,即产量高、能耗高、利润低、能效低。

受产能过剩、原燃料价格高等因素影响,钢铁行业出现大面积亏损。若将大中型、中小型钢铁企业一起考虑进去,我国钢铁工业目前能源利用效率比国际先进水平低10%~20%,钢铁能源成本占总成本的25%~30%。中冶南方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 潘国友 ●企业心态需调整 目前,各钢铁企业在节能改造项目中实施合同能源管理商业模式和机制情况进展不一。其根本原因是一些企业的经营管理和思想观念还不适应以市场为导向配置资源的发展形势和要求。一些大企业认为,自己不缺钱、不缺人,什么都能自己做。实则不然,由于观念、机制和专业素质等原因,很多企业看不见自身能效改进的差距和潜力。比如,有的企业担心暴露以往自身在技改设计、管理和生产中的问题,有的则缺少开展合同能源管理项目的平台、机制和人才。某大型钢铁企业环保部门负责人 深度调整出路何在? ●五步走提升能效 现在一提到节能,厂长的第一反应可能就是上一个节能的设备或者技术,就可以把能耗降下来。实际的情况并非如此。国际钢铁协会对能源利用的逐步提升提出了“五步走”的建议:第一步是进行有效率的管理和决策;第二步进行原材料质量的改进,在经济性的前提下,找到质量最好的原材料;第三步是保证工艺的可靠性,看所选用的工艺是不是最优化;第四步是改进操作的收得率;第五步才是节能技术的应用推广。

这五步对钢铁企业来讲是很重要的。首先进行自身情况的总体分析,改善操作、管理和工艺,最后一步才是具体技术的应用。国际钢铁协会代表 亨克·雷明克 ●废弃物消纳功能还没发挥 对于钢铁工业的三大功能,其制造功能已发挥得淋漓尽致,但能源转换功能和废弃物消纳功能,可以说是刚刚开始。企业节能环保发展应注重“三个力”的培养: 第一是技术领导力。中国钢铁企业应当在新形势下,对流程、产品、装备都要有新发现、新贡献。第二是成本的竞争力。如果技术成本高,竞争力是不够的。技术先进要和成本相配才能得到广泛应用。第三是持续发展的竞争力。拥有持续的价值创造能力,企业才有持续发展的竞争力。中国金属学会专家、教授 温燕明 业内优秀企业怎么做? ●加强事前控制和过程控制 做好能源管理的“事前控制”,由“事后管理”向“预防性管理”转变;加强“过程控制”,对重要的能源影响因素要分级控制、精细化管理,落实到车间、岗位、人员乃至具体的操作行为;积极开展对标挖潜活动;制订能源成本指标计划。

河北钢铁集团唐钢能源科技公司总经理 苏福源 ●考核严格 用好工具 建立健全节能减排统计、监测和考核3大体系,并将能耗降低和污染减排完成情况纳入经济责任责任制考核评价体系,实行严格的问责制和一票否决制;公司每年与重点单位签订年度节能减排目标责任书;开展全公司能源审计,着手建立能源管理体系。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引进了“能耗桥”能效提升管理工具。“能耗桥”是通过计算设备实际能耗与技术极限之间差值,找到损失能源的一种方法。通过集中培训、下厂培训等方式开展头脑风暴、“能耗桥”、战术执行计划等管理工具和工作方法的培训学习,各单位相关人员完成试点产线“能耗桥”和MIFA(物流与信息流分析)图的绘制,通过头脑风暴法列出问题树,形成不同层次的战术实施计划并实施。武钢集团 雷体新。

在日本福岛县大熊,记者们参观一处用来提取福岛第一核电站地下水样本的水井。新华社/美联 两年前,日本大地震中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两年后,再爆出核电站内放射性污水日入海300吨。此外,日本东京电力公司11日发表进一步消息说,在福岛第一核电站设置的空气测量仪测量出一定数值以上的放射性物质。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茂木敏充8月8日表示,日本经济产业省7日公开承认,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发生核泄漏事故的福岛第一核电站长期存在核污水外泄的问题,每天预计流入海洋的核污水多达300吨,日本政府将出面主导污水泄漏问题,日本政府已决定在2014年度预算中增加专项经费申请,用于解决核污水问题,如果上述预算申请获得通过,将是日本政府首次就此类问题投入国家经费。

7日,日本政府原子能灾害对策总部根据东京电力公司地下水位等数据,估计:福岛第一核电站1-4号机组周边每天流动着约1000吨地下水,其中约400吨流入反应堆厂房地下等。剩余600吨中约有300吨地下水流入与厂房相连的坑道后,遭滞留在其中的高活度污水污染,流向大海。日本经济产业省一位主管能源政策的官员也确认了这一点。茂木敏充表示,“目前,单凭东京电力公司的一己之力已经无法承担起全部责任,这一问题需要提升到国家层面进行解决。”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求经济产业省采取“多样的、快速的、有效的”解决措施,“公众非常关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污水问题,此事亟须解决。

我们不能把问题丢给东京电力公司,我们要制定确实有效的应对方案”。这一消息引发日本国内及国际舆论的震动。政府与企业难辞其咎 从媒体报道的各种细节来看,东京电力和日本政府在核污水泄漏问题上存在着拖拉隐瞒,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日本舆论认为,核污水外泄的问题不仅涉及日本民众用水和渔业安全,而且严重损害日本国际形象。茂木敏充8日公开指责说:“前政府时期几乎没有采取具体措施,对东电的监督也不够充分。”不过,《朝日新闻》同日表示,现政权对核污水问题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逃脱责任,节约政府预算而将收拾福岛核电站“烂摊子”的大部分负担推给东电,“并未对核泄漏的后期灾害后果予以足够的重视”。

《朝鲜日报》驻东京记者表示,东京电力2年前就表示,将修筑防止放射性污水泄漏的工程。然而有意见认为,污水流向大海的原因很可能是东京电力没有很好地落实这一工程。而核电站发生事故至今已经两年半,日本政府却一直袖手旁观,让核电站的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自行解决问题。在经产省核污水报告披露后,面对舆论的诘问,东电技术官员还表示“不了解情况,无法详细回答”,而有消息说,东电虽然早就了解污水外溢情况,但“并未公示详细数据”。上个月19日,东京电力公司就曾表示,该公司从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涡轮机厂房靠海一侧的观测井的地下水样本中,检测出了高浓度的放射性“锶90”和“氚”。

其中放射性锶浓度大约为每公升1000贝克勒尔,超过法定标准的30倍。不过之后,东京电力一直断然否认有任何污染水泄漏到了海洋中,尽管多项独立研究显示,附近海域的辐射水平表明情况与他们所说的不同。据报道,监测福岛近海核辐射水平的科学家们曾指出,持续的高辐射数据显示,核污染水在持续不断地流入大海,时间超过一年。东京海洋大学海洋学家神田穰太早前发表了一份研究,分析了东京电力自己公布的核电站附近海域的辐射水平读数。该研究得出结论称,这极有可能是因为核电站正在泄漏。《朝日新闻》7日称,东京大学生产技术研究所当日公开的一项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20公里海域内,海底泥土中的放射性物质含量较外部海域高出至少5-10倍,这佐证了核污水确实对周边海域形成污染。

本月10日,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员会主席田中俊一也曾表示,“海水中的放射性水平一直很高,而且污染还在继续,任何人也否认不了这一点,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直到上个月23号,东京电力公司才首次承认污水已经通过地下渗进大海。而政府方面则拖延到8月7日,才正式承认核污水流入大海。据日本新闻网报道,为了承担消息披露迟缓的责任,该公司的社长和副社长将被消减一个月薪水的10%作为处分。

直人 问题 东京

上一篇: 陕西启动空气重污染应急方案

下一篇: 曹慧泉代表:全国钢铁实际落后产能或超3亿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