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价格持续上行 新增产能将为市场“降温”


 发布时间:2020-11-26 10:29:35

据海关统计,1~9月我国煤炭进口2.03亿吨,同比增长36.3%,增幅连续6个月收窄;净进口1.96亿吨,同比增长42.9%。从变化趋势看,上半年,由于进口煤价格优势明显,煤炭进口量持续增长。进入下半年,国内煤炭价格大幅下跌,国内外煤炭价差缩小,进口煤市场持续走弱,自7月份以来,进口量持续下降,9月份跌破2000万吨整数关口,至1863万吨,同比下降18.6%,降幅较上月继续扩大。(中新网能源频道)。

A股市场中的煤炭板块集体上涨:靖远煤电率先涨停,大同煤业和中煤能源等也以小涨收盘。煤炭股的集体上涨与市场中的一则消息有密切关系。10月30日,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消息称,“《办法》取消了电煤重点合同,代之以中长期合同。而中长期合同煤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设置基础价格。” 这意味着,电煤彻底市场化今年应该就会体现。对此,记者昨日致电数位电力企业新闻发言人,但均未得到回复。准备就绪? 作为市场中为数不多的实行价格双轨制的商品之一,电煤一直是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争论的焦点。2008年到2011年,电煤价格的不断上涨让五大发电集团叫苦不迭。但2012年,随着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国内煤炭均价也由高峰时的800多元/吨降到了目前的600多元/吨。这让五大发电集团几乎不再“喊亏”及终结“电荒”的同时,也确实产生了一个契机:重点合约煤与市场中的煤价并轨,即让电煤彻底市场化。事实上,煤炭价格并轨一直为业界所关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经天亮曾提议,政府应减少对煤炭价格的干预,放开电煤价格,实现市场煤与重点电煤的并轨。今年9月底,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凤起就对外透露,中国政府即将取消对电煤价格的控制,“但将继续对电煤价格进行监控,以避免价格大幅波动”。

周凤起说,政府已为推出此项改革措施做好了准备,“根据改革计划,煤炭生产商和发电企业将签署至少5年期的合同,并每年协商价格”。电企期待 今年10月中旬,五大电力集团表示,“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将进一步加重发电企业经营负担”,因此,“亟需完善电煤并轨方案”。“电企的表态很正常。”一位券商分析师昨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因为,未来煤炭价格不可能一直这么低,一旦取消了政府监控,又可能会增加成本影响业绩。” 对此,经天亮曾建议,“在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之前,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科学确定联动频率和幅度。” 而代表电力企业态度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电联)10月30日在报告中坦承,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但中电联建议,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在此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值得注意的是,煤电联动的建议再次被中电联搬了出来。“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中电联建议,同时,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其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

中电联还认为,在建立市场化机制的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还要解决“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等问题。

总体上看,京津冀地区今冬天然气供应基本能够保障。但与此同时,监管发现采暖季供气紧张、调峰能力不足等问题,并建议进一步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采暖季供气紧张 数据显示,京津冀地区现有天然气用户约1276万户,主要包括居民用户、燃气电厂及其他工业用户等。2014年京津冀地区天然气用气量约为201.5亿方,同比增长9.2%。报告指出,各地在采取错峰用气、压减工业用气等措施基础上,分别制定了采购LNG计划。总体上看,基本能够保障今冬天然气供应。但与此同时,报告认为,京津冀地区天然气供应总体呈现非采暖季供应充足、采暖季供应紧张的特点。

特别是北京市2015年计划关停全部燃煤电厂,将导致天然气需求峰谷差进一步加大。北京市现有管网设施的天然气接收(下载)能力已接近极限,同时在气源落实方面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综合考虑天然气供需两方面因素,北京市2015-2016年供暖季天然气供应将面临较大压力。存在调峰能力不足等问题 报告披露,京津冀地区天然气供应存在几方面问题。首先是储气设施建设滞后,调峰能力不足。目前北京市最大峰谷差已达10:1,石家庄市最大峰谷差也达7:1,急需利用储气设施进行调峰。目前京津冀地区主要靠天津大港和华北永清地下储气库调峰,但该储气库调峰能力只有23亿方,无法满足京津冀地区冬季高峰时期调峰需求。

同时,随着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治理行动的实施,各地“煤改气”任务较重,气源落实压力较大。总体上看,京津冀地区“煤改气”工作由政府主管部门按资源情况有序推进,未出现明显的“一哄而上”和供需失衡现象,但天津市、河北省“煤改气”气源落实工作仍略显粗放。此外,由于市场管理和运作体系尚不完善,冬季气量确认工作还存在一些问题;部分燃气企业对天然气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工作不够重视。国家能源局提出,要加快天然气储备体系建设,增加调峰能力;规范开展“煤改气”项目气源落实工作;加强应急管理,提高天然气突发事件时的保障供应能力。

天然气价格机制待理顺 报告披露,目前天然气价格实行分级管理,门站价格由国家管理,销售价格由地方政府管理,多数地方没有建立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上游门站价格调整后下游销售价格存在疏导不及时现象,城镇燃气企业经营压力大。报告还指出,我国尚未系统建立起天然气季节性差价、可中断价格等差别价格政策,价格杠杆作用不能充分发挥。同时,居民与非居民用气交叉补贴,工业用气较稳定且冬季用气高峰需承担调峰责任,但价格与居民用气严重倒挂,不合理。此外,由于居民、工业用气价差的存在,部分城镇燃气经营企业民用气和工业用气比例等信息不透明,导致综合气价难以准确核定,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销售企业或上游企业经济效益。

为此,国家能源局提出,要进一步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在终端消费环节推行季节性差价、可中断气价等差别性气价政策。建立健全居民生活用气阶梯价格制度,在保障居民生活用气的前提下,利用价格杠杆,平抑峰谷差过大的问题。国家能源局还提出,要逐步放开上游油气资源开发市场,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从源头上增加天然气供应,建立天然气供应市场竞争格局;推进管网设施公平开放,依靠管网互联互通,增加市场活力,挖掘天然气增供潜力;建立、完善天然气资源交易平台,运用天然气短期、长期交易等市场化手段,提升天然气保障能力;利用国际油气价格持续走低有利时机,明确进口LNG接收站存储、气化价格政策,制定公开透明的管输价格形成机制,鼓励各类资本进入天然气供应环节。

煤炭 价格 内蒙古

上一篇: 上半年减排效果未达预期 氮氧化物排放量升6.17%

下一篇: 特变电工将启动配股再融资 拟募资40亿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