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与施耐德电气组建合资公司 发力分布式能源市场


 发布时间:2020-10-19 23:11:46

风电和太阳能项目,没必要拿到北京来批 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转变政府职能。像风电、太阳能这种本身容量不大且非常分散的项目,是不是都要拿到中央层面来批?我一直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如果说像核电或者大的发电站,需要在选址和安全性方面做更多的政府审批的话,我觉得,风电和太阳能更多的应该放开给市场去决定。所以在新一届政府机构成立,讨论进一步放权的时候,围绕着要不要下放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展开了不小的争论。我认为这样的项目不必拿到北京来审批。现在又多了一个节能评估的环节,如果节能评估拿不到也得不到审批。这些太阳能和风力发电都拿到北京一个节能评估中心去评估,有必要吗?有的项目为了排队等评估一等几个月,你还能评出个风电、太阳能不节能的结论吗? 找出一个理由说不能放是很容易的。不同意取消由中央政府层面审批5万千瓦风电的人说,这涉及到新能源有补贴,一放,补贴就不好办了。

这个理由就是针对我这个意见讲的。实际上,这个补贴,能源局根本就管不着,历来是财政部在管,仅这一条也不存在风电、太阳能要拿到北京来批的理由。当然,这一点已经在取消审批事项中被大家接受了,就是风力发电和太阳能不必拿到国家能源局去批了,都放下去了。但是确有个别地方发改委反倒觉得不习惯。市场经济概念比较强的地区,像深圳和广东对这一决定可能很欢欣鼓舞,但是有的省份好像不批一下心里不踏实,跑到北京来一定要能源局下个文说这些项目不批了才行。所以说,转变观念也是一个不容易的事情。总之,我觉得,在新能源的发展中放松政府的控制和审批,已经迈出了新的一步。关于新能源的补贴,我认为,在一个行业非常弱小的情况下,政府给一点补贴,可能在某一个发展阶段是必不可少的。给补贴就好像吃西药,能治病,但是也有副作用,就是不求进取,躺在政府补贴的身上,不想进一步花大力气去降低生产成本。

另外,新能源发的电越多,补贴也要越多,当财政承受不了时,就制约了新能源的发展规模。所以给每度电多少钱的补贴,不如把这些钱拿出一部分用来支持新能源技术发展,或者给新能源发展创造降低成本的条件,这样可能更为公平。送出通道不畅也是新能源发展的障碍 另一个阻碍新能源发展的原因是送出通道不畅。这几年尽管新能源发展很快,但就比例来讲,仍然是一个小数字,风电只占总发电量的2%。就像一个大水池,一条涓涓溪流的涨和落并不会对这个大水池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新能源发的电放在全国这个大水池里不应有多大影响。弃风问题被炒得这么厉害,是因为在局部地区风电比例较高。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理论,说是风电等新能源不能超过本地区发电量的10%,超过了就会影响电网的稳定。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还是科学计算出来的?我更倾向于认为这个数字是拍脑袋想出来的。

在欧洲的西班牙、丹麦这些国家,风电比重早就超过20%了,电网不也在很好地运行吗?内蒙古实际上局部地区风力发电也已经超过了20%~30%。所以,并不是说一定不能高于10%。更大的问题是没有形成新能源消纳的机制。长期以来,大家抱怨的就是不能把内蒙古和河西走廊这些新能源丰富地区的清洁电送出来。随着新技术和智能电网的发展,在全国范围内消纳这点新能源应该是不成任何问题的。四川省的发电量有1700多亿度,其中水电有1200亿度;而火电的上网电价是每度0.49元,水电只有0.228元。今年1—8月,四川省电量外送395亿度,相当于减少受电地区煤炭消耗1343万吨,减排二氧化碳3760万吨、烟尘13.23万吨、灰渣376万吨,水力发电创造了巨大的价值。由于今年溪洛渡、向家坝、锦屏及金沙江中游水电站有机组相继投产,而输电线路规划和建设滞后,今年四川、云南有近100亿度水电弃水。

根据输电线路建设进度和水电机组投产情况,预计明年弃水将更严重,有可能弃水240亿度左右,这是巨大的浪费。究其原因,就是特高压输电长期争论、无人拍板,致使十二五规划已经过去3年了,而重要的输电规划还没有制定出来,输电线路应该怎么建定不下来,影响了清洁能源的输出。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中国新能源还能得到长足的发展。有人把可再生能源的集中式和分布式消纳对立起来,其实这两种方式从来都是相辅相成、因地制宜的。能分布式就地消纳当然要提倡分布式,特别是对于可再生能源分散、小型的地方可能更适合分布式发展。但对于甘肃河西走廊、内蒙古这些风力、太阳能资源丰富而电力市场又不大,适合搞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基地的地方,都要就地消纳不现实,完全可以为其他地区输出可再生能源,这些地方就应该搞一些集中式外送的基地。雾霾严重,应适当增加核电比重 我国核电去年只发了980亿度电,只占全国发电的1.97%,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

最多的是法国,要超过80%,美国大概要占16%。我国核电占的比重比世界平均数都要低不少。中国现在一共有17个反应堆在运行。近年中国的核电发展很大程度上受到福岛核事故的影响,但是可以把坏事变成好事,我们会更加重视核电的安全。大亚湾核电站在深圳生根发芽已经20多年了,一直保持着安全的记录。大亚湾的核电机组,在同行评比中绝大多数项目都是名列第一。也就是说如果重视安全,制度完备,设备先进,是可以做到核电安全的。现在雾霾如此严重,中国的能源结构中67%是煤,在下一步调整能源结构的过程中应该适当增加核电的比重。核电的发展又会给其他产业带来一系列进步,也会给企业提供很多商机。能源问题始终是我们经济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话题。过去,胡锦涛同志在听汇报的时候讲过一句话,就是“能源是生活资料,也是生产资料”。无论是家庭生活还是社会运转都离不开能源。在经济运行中,如果我们处置得当,能源将是更好的发展机遇。

在很多行业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能源发展仍然是个新兴项目,给众多企业带来了新的商机。而且我们现在能源结构的调整任务十分繁重。在我的任内就淘汰了7500万千瓦的小机组,现在虽然取得了很大进步,但是仍然还有不少落后机组在运转。特别是经过一轮淘汰以后,还有很多的自备电厂拥有不少小机组,这些小机组煤耗比较高,但由于自发自用,减少了税收环节,用电成本还是比外购的便宜。有些自备电厂是为了供热需要,应该提倡在工业园区搞集中供热。针对自备电厂的问题,应该有针对性地制定政策,鼓励淘汰自备电厂的高耗能小机组。如果全国现存的机组能够进行技术改革,脱硫脱硝,会使空气更加清洁,也会给更多的企业带来很大的商机。(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 张国宝)。

能源 施耐德 电气

上一篇: 生态治理进入估值提升通道 将理念通过制度嫁接产业

下一篇: 亚洲能源需求上升 世界原油价格将保持高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金风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233